农女奋斗记

第31章 学干活儿

第三十一章 学干活儿

次日一大早,灵儿吃过早饭,便跟老娘一起收拾屋子,等院中露水干了,又跟老娘一起扶老爹到院中休息。不知是不是心情好的缘故,老爹前两天还病怏怏的起不了床,今早一醒气色就很不错,早就吵着要二人扶他去院中了!

为了不让老爹又去编竹货,灵儿主动找些力气活儿来干,比如劈柴啊、搬东西啊、编栅栏之类的!灵儿做这些并不吃力,因为只要她吃饱了就有的是力气,只是那技巧方法非常欠缺,这正好成了老爹的工作。

老爹在一旁看着时不时指指点点,比如那劈柴,不是只靠蛮力就好的,须得用点儿巧劲儿,选好角度,一斧头下去,木柴正好劈开,又不会到处乱飞;其他的讨巧之处更多,父女俩一个教得认真,一个学得认真,有时做得太差还要挨训!

老娘出来见了,笑眯眯的提醒道:“老头子,灵儿才七岁不到,是咱们闺女了,你别以为有点儿力气就能当儿子使!”

老爹一梗脖子:“闺女又怎样?咱们家一个闺女比人家十个儿子还强!你瞧,那么粗的柴禾,十五六岁的小伙子都劈不动,我家闺女一斧头下去就解决了!哼,我看要是来个比晒,就算村里的壮小伙子都未必比得过!”

灵儿抽抽嘴角,看看外面,压低声音道:“爹,娘,小声些,这事儿不能说,不能说!”

老娘赶紧捂住嘴,然后对着后山一阵请罪。老爹有些悻悻,看得出来,他确实是想有个儿子,如今见自家闺女比儿子还能干自然高兴,恨不得满世界宣扬一把。可现在什么都不能说,他自然觉得憋屈,不过这种心情很快就被灵儿出色表现带来的喜悦盖过了。

买药回来这几日灵儿一直在家跟爹娘学干活儿,自从老夫妻知道灵儿力气大于常人,又聪明好学且一学就懂后,对她越来越放心,不再什么都管束着她、念叨着她,有时偶尔还会问问她的意见。

如此灵儿也算松了口气,爹娘总算不再把自己当傻妞儿那般小心翼翼的教导看护了,现在自己在他们眼里应该算小大人了吧?嘿嘿,他们很快会发现自己这个小大人比真正的大人还出色,自己原本就是大人嘛!

药铺抓来的药只用了一包,灵儿就让老爹停药两天后,开始用徐半仙的药包先熬半包试试,吃了一日后并无意外,她又用了大半包的量,然后是一整包。

结果让灵儿和老娘都很高兴,徐半仙的药包没有问题,而且老爹自己说吃完这药后身上的疼痛似乎消得更快!

老娘趁着老爹休息的功夫把灵儿拉到一边,偷偷塞给她二百文钱,小声道:“灵儿啊,既然那行脚大夫的草药管用,你现在就去找他买药,这些钱能买多少买多少!”

灵儿惊讶道:“娘,这么多钱,全换成药了,咱们就没多少钱过冬了,冬衣棉被和粮食还没着落了,再说那大夫就住在镇口破庙里,要的时候去找他买不就是了?拿回来放久了、潮了也不能用啊!”

“傻丫头,行脚大夫都是走街串巷卖药看病的,他们居无定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走了!要是下次找不着人,还要去药店配药,这二百文只够买十副,刚入冬就没了!

听娘的,快去!背个背篓去,把药包放下面,用油纸盖住,上面再放点儿野菜盖住,要是村里人问起,你就说是去挖野菜的,啊!……”老娘一边往背篓里装东西一边忙活,嘴上嘀嘀咕咕的念叨着。

灵儿点头应着,心想已经快十天没去镇上了,是该去看看了!这些天中午依然大太阳,早晚却开始起雾,挺凉的了,也不知老爷子是否挨得住?

“娘,我看那行脚大夫都五六十岁了还孤寡一人,连个住处都没有,衣服单薄还满是补丁!咱们家不是还有些叔伯婶娘们送来的旧衣服吗?要不我给他带两件去?”

老娘想了想:“好,你等着,我去找两件厚点儿的!”

老娘在一堆衣服里翻翻捡捡,其实这些衣服早就破旧得不成样子,件件洗得发白还满是补丁,挑哪件都一样,不过看老娘似乎还是有点儿心疼的样子!尽管如此,老娘还是挑出两套相对较好的衣服包了放背篓里,又叮嘱灵儿一番,才送她出门。

灵儿背着背篓喜滋滋的进村,见人就礼貌的招呼,大家回应得很热情,个个满脸喜气的样子,就像过年一般!连平时对自己爱答不理的颜二娘都一边磕着瓜子儿一边跟灵儿打招呼:

“哎呦,这不是老杨头儿家的傻妞儿吗?啧啧,瞧瞧、瞧瞧,这丫头打理打理还真像个不错的丫头,哪像以前那个口水滴答、四处要吃食的傻子啊?”

灵儿抽抽嘴角,鞠个躬想要跑开,听颜二娘又道:“哎,傻妞儿,别走啊!来,过来过来,陪二婶说说话!”

“不了,二婶,我娘让我去挖野菜了,天黑前得挖满一背篓才能回家!”

“啊?挖野菜,你认得哪些是野菜吗?别挖些茅草回来牛都不吃!”

灵儿眼皮跳跳,这颜二娘,想找事儿不成?她板着脸道:“二婶,灵儿不是傻妞儿,是正常人,娘亲早就教过灵儿认野菜了,挖回来的肯定能吃,不必您操心!”

颜二娘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灵儿一转头,昂首挺胸的走开,一条巷子都快过了,才听颜二娘大声嚷道:“哟呵,一个外姓傻丫头,居然敢在老娘面前翘尾巴,老娘……”

灵儿才懒得理她,自己走自己的,旁边一妇人伸手往巷子另一头看看,把灵儿拉到一旁:“灵儿啊,你方才招惹那颜二娘了?”

灵儿看她一眼,这妇人娘家姓曾,他男人排行老大,虽与自家来往上,也不算坏人,灵儿笑眯眯道:“曾大娘好,我没招惹她,只是说灵儿不会把茅草当野菜而已!”

曾大娘警惕的四下看看,小声道:“哎呦,你这傻丫头,以后少跟她说话,她嘴碎,最爱说人闲话,又跟王员外那媳妇要好,人家正愁没机会教训你了!”

灵儿一眨眼,难怪那颜二娘没事儿找事儿了,原来是为这个!呵,王冯氏上次吃了亏,赔了面子还赔银子,肯定很不爽吧,事后知道此事最初根源在自己身上,肯定恨死自己了!灵儿突然想起那棉衣棉被粮食之事,问道:“曾大娘,员外说的棉衣棉被粮食发了么?”

曾大娘点头:“发了一床棉被、一担粮食,其他的还在赶制,十月初才发,傻妞儿,你们家没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