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2章 破庙争执

第三十二章 破庙争执

灵儿家自然什么都没有,老爹猜的果然没错,幸好爹娘和自己都没抱多大希望,确认了消息她也不觉得气愤或者难过,淡笑着对曾大娘道谢:“嗯,是啊!可能因为我爹娘不姓王吧,没关系,总会有办法的,多谢曾大娘了!”

灵儿背着背篓蹦蹦跳跳的往村口去,曾大娘在门口站了半晌,摇头叹道:“唉!没想到这丫头真有开窍的一天!可惜她家那境况,也不知她老爹老娘还能撑多久!”

灵儿出了村子,也不忙着去镇上,而是一边走一边当真挖起野菜来,到镇上时那背篓里已经蓬蓬松松装了小半背!

现在是中午,镇口的小摊贩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徐半仙的摊位没人。灵儿算算时间,咦,今天应该是老爷子出摊的日子,怎么没来?不会出事了吧?

于是她一路小跑冲上小山坡,刚到破庙前,就听里面几个男人的咒骂声和叮叮当当砸东西的声音!灵儿吓了一跳,赶紧躲到断壁后,偷偷往里看去,见几个衣衫破烂、头发凌乱的男子正一边往外扔东西一边大骂:

“该死的老东西,老子的地盘都敢占,他娘的再不走老子打断你的腿!”

而同样一身凌乱的徐半仙则吊着一个男子胳膊大喊:“我的药,还我!我的药!”

男子将手中的草药往外一扔,骂骂咧咧道:“药!哼,一把烂草,兄弟们,给我把这些烂草都扔了,踩烂了,免得这老神棍又拿去骗人!”

另几个男子当真将草药全扔到院中一阵乱踩,徐半仙颤抖着扑上去:“不要踩,不要踩,那是救人命的东西啊!不要踩!”

方才下令之人转过身来,双手叉腰:“哼,什么救人命的东西?要人命的东西还差不多!徐半仙,你以为你换个地方换个装束咱们就认不出你?你不就是二十年前在省城医死人那个大名鼎鼎的徐开明?怎么,大牢还没坐够?还想继续害人,再进大牢去?嘿嘿,你这种人也只有大牢容得下你!兄弟们,给我把他扔出去!”

灵儿见那些人果然要动手,徐半仙这老胳膊老腿儿的怎么经得起他们折腾,她赶紧放下背篓,捡了根木棍子冲进去:“住手!”

男子们回头来看,见只是个穷酸小丫头,没放在心上,继续去拖徐半仙。情急之下灵儿冲上去对着几个男子胳膊一人一棒,男子痛得直叫唤,抱着胳膊连连后退!

领头的男子一怔,觑着眼打量灵儿一番,“小丫头,这老头子是个骗子,我们是为民除害,你别多管闲事!”

灵儿拿着棍子挡在徐半仙前面:“我只知道他的药能救我爹,你们欺负他,我就要管!”

“什么?他的药能救你爹?小丫头,你莫要是这老骗子骗了吧,这老东西以前就打着大夫的幌子四处骗人,他看过的病人十有九死,我劝你还是去医馆看大夫的好!”

云舒将棍子横在身前:“他能不能治好我爹我自己清楚,不用你管!”

几个男子面面相觑,末了那领头之人挥挥手道:“随便你,你爹要是被这老骗子医死了可别怪咱们没提醒你!还有,这破庙历来是咱们兄弟的地盘儿,镇上人都知道,你要稀罕这老骗子,就快快带他走,要再敢来抢咱们地盘,别怪咱们不客气!”

“哼,一个破庙而已,谁稀罕!”灵儿蹲下身子:“徐大夫,怎么样?能站起来不?”

“药,我的药!”徐半仙万分心疼的抓着地上的药草,老泪纵横!灵儿看得难过,好一番安慰后,才把他扶出破庙。二人靠着断墙休息片刻,灵儿往里面看看,见那几个男子正在收拾东西。

方才没注意,现在仔细看才发现,那些男子个个瘦得如皮包骨,而且有老有少,要么是瘸子,要么瞎了一只眼,或者身上带着伤!他们手里都有一根竹棒、一只破碗,唯独方才那领头之人穿得体面些,其他人的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精神萎靡、行动迟缓!

灵儿正在猜想这群人的身份,突闻徐半仙叹道:“唉,他们也是些可怜人!”

灵儿低头:“徐大夫,方才他们那么欺负你,你还帮他们说话?”

“算了,不过一些乞丐而已,这地方原本就是他们的落脚点,是我占了人家地盘,骂几句没什么!”

“他们还毁了你的药了,你不心疼?”

“唉,罢了罢了,那些草药本身也值不了几个钱,毁了重新挖就是!”

灵儿惊讶的望着他,没想到这傲慢自大的徐老头子居然也有如此谦和善良的一面!老头子似乎注意到灵儿的目光,不自在的偏开头道:“我不过是可怜他们而已!”

灵儿笑道:“徐大夫,你可怜别人,别人可未必会可怜你啊!”

“哼!都是些俗人,老夫不与他们计较!”

灵儿乐了,都这样子了还老夫了!她故意眨着眼道:“请问这位老夫子,今后有何打算?可有落脚地啊?”

徐大夫怔愣一下,目光沿着山下游走一圈,最后落到不远处与天相接的苍茫山上:“唉,罢了罢了,既然此处也容不下我这孤老头子,不如进山做个隐士也好!”

灵儿看看苍茫山方向,想了想道:“徐大夫,苍茫山树大林深,里面野兽众多,即便您找着合适的住处,那衣物吃食怎么办?难道你也要学猎户打猎吃肉穿皮毛不成?还有啊,那苍茫山马上就要封山了,当心你进得去出不来啊!”

“呸呸呸,死丫头,说点儿吉利话行不行?我何时说了要现在进苍茫山了?”

“现在不去何时去?”

“我……继续挖药卖药好了!”

灵儿沉默,方才那人也说了,别说附近镇子,怕是附近几个县、几个州府的人都知道他的大名,连乞丐都认识他,还有什么地方可去的?不管他到哪儿,被认出来也是迟早的事儿!唉,这老爷子年纪跟自己老爹有得一拼,没想到混得比老爹还惨!

灵儿心中一时同情之心大盛,要是能帮帮着老爷子就好了!突然,她眼珠一转,试探着道:“徐大夫,我爹娘年纪与你相仿,身体又不好,特别是爹爹,每天都要吃药。

如果……您不嫌弃的话,不如去我家住几个月,一来可以给爹娘看病,帮他们调理身体;二来可以陪爹爹说说话、解解闷,三来我们也省了抓药看病的钱,那钱就抵您的生活费如何?”

徐半仙闻言有些惊讶,半晌后不确定的问:“你当真愿意让我去你家?”

“是啊是啊,只是家中贫困简陋,吃得也一般,怕是比这破庙强不到哪儿去,徐大夫莫要嫌弃才是!”

徐半仙依然不可置信道:“你爹娘可知我过去的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