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3章 灾星

第三十三章 灾星

灵儿想了想:“我上次大概跟他们提过一点儿,虽然没全说,不过他们都是善良明理之人,肯定不会反对的。放心吧,徐大夫,您见了他们就知道了!”

徐半仙犹豫半晌,最后还是在灵儿的劝说之下跟着下了山。到镇口时还没收完摊的小贩见了徐半仙和灵儿在一起,都很惊讶,这些日子徐半仙的事情早就在镇上传开了,只要来赶过集的人都听说过,所以他现在基本不摆摊,就靠挖草药卖草药度日。

灵儿本想马上就回去的,可看老爷子脚步虚浮、脸色蜡黄,见着吃的就吞口水,好像几天没吃饭了一般!她想了想,找个阴凉处放下背篓,让老爷子帮忙守着,自己一个人咚咚往镇子里跑,打算去买点儿吃食给老爷子填肚子。

正好一进镇子,牌坊旁边就有个小饭馆,灵儿跑过去要了一碗稀粥,外加两个大包子,跟老板知会一声,便端着碗拿着包子往徐半仙方向去。她晃晃荡荡的把碗递给老爷子:“徐大夫,来,吃点儿东西吧!”

徐半仙老脸上微微发红,有些尴尬的推辞:“不…不用,我…我吃过早饭!”

“呵呵,吃过也再吃点儿,我家离这里还有好几里路了,要是走到半路饿了没力气了,那时候想吃都没得吃了,我也背不动您啊!来,吃吧吃吧,买都买了,不吃浪费!”

徐半仙又推辞一番,最后还是接了。他拿着包子轻轻一咬,那肉香味儿顿时飘散出来,他表情一顿,张大嘴猛咬几口,草草咀嚼两下就往肚里吞,似乎完全忘了顾忌形象。

直到整整一个大肉包下肚,他才反应过来,脸上异常尴尬,不过那目光却紧盯着灵儿手上另一个肉包!灵儿笑眯眯的递上稀粥:“徐大夫,来,先喝点儿粥,休息一下再吃!”

灵儿伺候徐半仙吃饭的过程周围众人都看在眼里,个个一脸惊讶的样子,甚至相互交头接耳对灵儿和徐半仙指指点点。

灵儿完全不予理会,等他吃完,再拿着空碗咚咚咚跑回去还饭馆老板。好心的小贩们忍不住叫住她:“哎,小姑娘,你不知道那老头子害死过不少人?他一身晦气,谁跟他沾边儿谁倒霉,这种人大家都避之不及,你怎么还给他吃的?”

灵儿笑眯眯道:“谢谢叔叔,我看他就是一位老人家而已,没见他害人啊!而且我爹吃了他配的药,身体越来越好了,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爹娘说他是我们家的恩人了!”

小贩惊道:“啊?你爹还敢吃他配的药!小丫头,你可别上当啊,当心吃出病来!”

“呵呵,不会,我爹爹本来就一身病,吃了他的药病情好多了!而且药店一副药二三十文,他只要五文一副,剩下的钱都够咱们一家过日子了!”

“不会吧?小丫头,你是哪家的孩子?家住何处啊?最近爹娘没来赶集吧?”

“我家就在附近,爹爹一直生病在家,娘亲也在家照顾,没来赶集,不过叔叔放心,我以后会经常来赶集的,要是爹爹病好了,一定会告诉您的!”

灵儿说完快步跑开,小贩不可思议道:“居然真有人敢用徐半仙的药?”

旁边一大娘道:“嘿,她这是才开始,小丫头不听劝,迟早要遭殃,不信咱们等着瞧!”

灵儿还了碗回到原地,见徐半仙正半眯着眼靠在树干上休息,“徐大夫,好了,咱们走吧!”

徐半仙不动,也不睁眼,灵儿叫他几次,他才淡淡道:“小姑娘,谢谢你的好意,你自己回去吧!”

“啊?你不去我家了?”

“我是灾星,去谁家谁家倒霉,你是我出狱后第一个不嫌弃老头子的,老头子不能害了你,你走吧!”

灵儿皱眉:“那破庙已经被乞丐们占了,你打算上哪儿去?”

老爷子半眯起眼望天,半晌后一声长叹:“唉!走到哪儿算哪儿吧,只可惜老夫一生医术却无传人,唉~~~”

看这位老人家一脸迷茫绝望的样子,灵儿心中一痛,她突然想起家中的老父亲。她站起来拍拍衣服,扶着徐半仙胳膊一提,竟然生生把他提了起来,然后她将背篓搭在身上,驾着他就往前走。

徐半仙急道:“干什么?丫头,你带我上哪儿去?”

“你不是说走到哪儿算哪儿吗?到我家也一样!”

“不,不行,我不能害你啊!”

“我命硬,不怕被人害!”……

一老一少斗着嘴缓缓离开镇子,走出老长一段距离,徐半仙喘着气道:“行了行了,丫头,快放开我,我这把老骨头快被你拖散架了!”

灵儿让他坐下休息,蹲在他身前道:“徐大夫,你走这么点儿路就累成这样,你那些草药怎么挖回来的?”

一提这个徐半仙就一脸心痛道:“唉,我出狱后就开始一边游走一边挖草药,起早贪黑几个月才得那么一点儿,却被那群无知小子毁了,唉~~”

“没关系没关系,你看我身强体健跑得快力气大,你要什么药,我给你挖来就是!”

老头子打量灵儿一番,摇头叹气道:“丫头啊,老头子知道是个好丫头,不过你私自带老头子回家,怕是要给家里招麻烦啊!”

“不会不会,我爹娘人更好!”

“就算你爹娘不说,那村里人了?”

他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灵儿,对了,自家在王家村本来就是外姓人,平时就没少受排挤,要是让他们知道徐半仙的事,肯定要闹上门来,到时候爹娘就难过了!

灵儿走来走去,皱着眉头想办法,徐半仙叹道:“唉,罢了罢了,我还是回镇上去吧!”

“等等,徐大夫!我记得…..我家后山那天坑对面有座废弃的小院子,听娘说那里是王家村与邻近两个村的交界处,又靠近苍茫山方向,平时都没人去那里,很清静的!不如…委屈您先到那里凑合几天,以后再想办法如何?”

“这个……”

“徐大夫,您身无分文,镇上大家都认识您,您回去也没地方住啊!就这样吧,走吧走吧!”

“丫头啊,那地方离你家远不远啊?万一被人看见怎么办啊?”

“不远,你回去换身儿衣服,换个姓名,村里人问起我就说你是我爹爹失散多年的大哥,就算认出你来,你又没住村里,他们也不敢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