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4章 八婆告状

第三十四章 八婆告状

灵儿带着徐半仙专门捡些行人稀少的小路慢慢往王家村方向去,顺便在路上挖挖野菜、找找草药什么的。有了徐半仙的指点,灵儿不仅多认识了许多野菜,还认得了几样老爹药方中必须的草药,如此一路走走停停挖过去,还没到王家村,她的背篓已经装得满满当当!

到了村子附近,灵儿换个方向,从村子侧面的山路上了后山,转过天坑,好不容易到了先前说的那个废弃小院。之前灵儿只是远远看见,随口问了娘亲一句,远看似乎还像座房子,到了近处才发现,这院子真正是破旧得不行,比先前的破庙还不如!

院子看上去挺大,屋子也多,可那墙壁本就是由黄泥塌实而成,寿命最多不过十年,这院子长久无人居住更未维护,现在基本全部垮塌。找来找去,别说有房顶的,就算能勉强挡风的都找不出一间!

二人在院中呆立良久,听徐半仙一声长叹,灵儿不好意思道:“徐大夫,那个…之前只看到这边有个院子,远看似乎还不错,以为能整理出来,没想到……要不您先到我家将就几天,等我找人来帮忙搭好两间小屋,您再搬过来?”

“不行,来之前咱们就说好了,我老头子一个,活不了几天了,不能再给你添麻烦!”

“不麻烦,我家也就那样,几间破屋子而已,不过总算有个屋顶,能挡个风什么的!”

灵儿劝说良久,老爷子始终不同意,无奈灵儿只好帮他整理出个围墙勉强有一人多高的角落,往上面搭两块木板,铺点儿茅草应付一下。

走之前徐大夫叫住灵儿,让她拿出上次那本《百草集》,翻出几页来告诉她哪些是杨老爹药方里需要的药材,如何用,何处容易采到等等,让灵儿回去的时候留意一下。灵儿谢过,告别徐大夫,背着一背篓的东西匆匆回家去。

灵儿到自家附近时,远远便听院中有年轻女人说话的声音,到了近前,视线越过院子低矮的竹栅栏,能看见一个女人翘着二郎腿坐在院子正中,一边嗑瓜子儿一边笑嘻嘻的跟爹娘说话。仔细看,那不是上午出去时找茬儿的颜二娘是谁?

灵儿蹲下身子,慢慢挪到竹栅栏下,想听听这女人到底在说什么?

颜二娘磕着瓜子儿道:“哎呦,杨大娘,你们家灵儿那么聪明能干,你还忙活什么啊?坐下来歇会儿呗!”

杨老婆子笑道:“灵儿再能干也是个孩子,这是大人的活儿,我不干就没人干了!”

“啧啧,杨大娘,一个捡来的孩子,你犯得着这么心疼她吗?以前她呆呆傻傻听不懂话也就算了,现在她不是开窍了吗?您就不该惯着她!孩子又怎样?村里哪家的孩子是生来就什么都能干的?你慢慢教她不就是了?

唉,也就您心善对她那么好,要是换了别人,别说养她,一知道她是个傻子,肯定立刻把她扔回河里去!”

杨老婆子脚下一顿,脸色有点儿难看,她张张嘴想说什么,突听旁边一阵吭哧吭哧的咳嗽,老婆子赶紧扔了东西跑过去:“他爹、他爹,你怎么了?”

杨老爷子捂着胸口咳嗽好一阵才缓过劲儿了,杨老婆子一边安慰他一边抚着他坐好,然后手忙脚乱的去盛药喂他!

颜二娘一直翘着二郎腿斜着眼睛看着,见老爹咳嗽得厉害一句好话没有,反而一脸幸灾乐祸的嗑瓜子儿,灵儿简直恨得牙痒痒!

颜二娘见杨老爹缓过劲儿来,赶紧收了瓜子儿,故作一脸关心道:“杨大伯,您没事儿吧?哎呦,这灵儿真是的,一大早就见她出去买药,这都未时过了,怎么还不回来?哎呀,莫不是又遇上个什么人贩子,被抓走了吧?”

正在喝药的老爹一呛,又是一阵咳嗽,老娘有些生气了,一边帮老爹抚背一边略带责备道:“颜二媳妇,你别瞎说,我们家灵儿何时被人贩子抓走过?”

颜二娘笑眯眯道:“哎呀,杨大娘,跟我有什么好隐瞒的?上次灵儿在镇上走丢那次,一去就是两三天,听说她走丢那天啊,正好有伙人贩子在镇上转悠,那天之后就离开了镇子,还带着一辆蒙了黑布的大马车!

说来也怪了,那群人贩子都不是善茬儿,灵儿回来后没几天就听说那群家伙全死在了临城山半山腰的破庙里!啧啧,死得那个惨哦,听着都吓人!……”

趴在外面偷听的灵儿越听心越往下沉,怎么回事?颜二娘一个极少出村儿的普通妇人怎么知道这事儿?她来这里说又是什么意思?莫非人贩子的同伙儿已经追查到自己身上?甚至怀疑他们的死跟自己有关!……灵儿一想就全身发凉。

“颜二媳妇,那人贩子尽干缺德事,迟早会有那一天,他们死不死的关我们什么事?”

颜二媳妇一顿,呵呵笑道:“呵呵,也是,杨大娘莫生气,我只是觉得灵儿走丢那天正好是人贩子来咱们镇子那天,心里想着灵儿会不会见过……”

“没有!我家灵儿是好心送个小姑娘回家,人家给她吃好穿好还给了酬谢银子,人贩子能对她那么好?”

颜二娘闻言眼睛一亮:“哦?是吗?杨大娘,我看灵儿穿回来那套衣服还真不错,就像量身定做的一般,那……人家给的酬谢银子也不少吧?”

杨老太太顿了顿,低头道:“没多少,也就几百文而已,我都拿去还债了,剩下的给老头子买了药,已经没几文钱了!唉,咱们冬衣棉被还没着落了!”

“呵呵,杨大娘莫急,听说前几天王员外孙子那事儿,带头抢钱的可是你家灵儿,一千多文钱撒了一地,她肯定抢了不少,至少够置办冬衣了吧!杨大娘,灵儿没跟你说?”

杨老太太停下动作,狐疑的看向颜二娘,颜二娘一脸惊讶道:“杨大娘,您不会真不知道吧?那么大的事儿,老员外和老村长都来了,虎子娘跟冯嫂子吵得脸红脖子粗的,最后还是老员外心善,不做追究反而给村里每家每户发棉衣棉被还有粮食!

啧啧,老员外真是好人啊!照理说灵儿也不小了,她干嘛就非得跟富贵那小子过不去了?老员外平时对咱们那么照顾,就算他孙子有时调皮捣蛋一下,大家忍忍也就过了。

村里那么多孩子,人家个个跟富贵小子处得好好的,怎么一到灵儿这儿,每次不是吵架就是打架的!唉,灵儿还是个丫头了,这么野下去怎么找婆家哦!

杨大娘,您别怪我说话直,您辛辛苦苦养大灵儿这孩子,以后还指着她找个好人家给你们养老了!可这样下去不行啊,她名声坏了哪户人家敢要啊?我真觉得您该好好管教管教你家灵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