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5章 家庭会议

第三十五章 家庭会议

颜二娘一通告状把外面的灵儿气得不行,她捡了几颗小石子儿,悄悄离开院子好一段距离,躲到一颗大树后,然后放下背篓,瞄准颜二娘后背扔石子儿。

颜二娘说得正欢,感觉背上一痛,那力道跟有人站在背后直接来上一拳差不多!她哎呦一声跳起来,回身看居然空无一人!

杨老婆子停下动作,回头看她:“怎么了?颜儿媳妇?”

“好像…好像有人在打我!”

杨老婆子四下看看,“没人啊!颜二媳妇,这院里就你我和老头子三人,没人打你啊!”

颜二娘一脸狐疑,四下巡视几圈,摸着自己疼痛的后背,嘀嘀咕咕坐回去。她屁股还没挨着板凳,背上又是一痛,比方才那下还重!颜二媳妇惊叫一声跳起来:“谁?”

她有些惊慌的四下查看,除了院中这三人,周围一片寂静,杨老婆子也有些惊讶,她想了想道:“颜二媳妇,你…你在跟谁说话?”

“我……杨大娘,方才又有人打我!”

杨老婆子皱眉巡视几圈,摇头道:“颜二媳妇,莫不是你受了寒,病了?”

颜二娘摸摸额头,嘀咕道:“不烫啊!哎呦~~”,她一下子冲到杨老婆子身后:“杨大娘,真有人打我,就…就在我背后!”

杨老婆子也吓了一跳,停顿片刻,赶紧放了碗,冲进屋里抱出一堆香烛钱纸,塞给颜二娘道:“颜二媳妇,快,快给山神拜拜,认个错,快啊!”

颜二娘愣了一下,赶紧接过,当真在院中跪拜一番,然后匆匆出了院子。s173言情小说吧她揉着发痛的后背一边走一边嘀咕:“大白天的,真是见了鬼了,哼!这姓杨的院子就是晦气,说不定那个傻丫头就是被恶鬼附身了呢!”

躲在树上的灵儿听得清楚,捻了石子儿对着颜二娘一阵砸,吓得她惊叫连连,一边阿弥陀佛、山神赎罪一边往村里跑,直到她进了村子看不见人影儿才放过她!

灵儿拍拍手,撇撇嘴嘀咕:“哼,三八婆,再敢说本小姐闲话,本小姐要你好看!”

她西里呼噜从树上滑下来,背了藏在草堆后的背篓,调整下表情,蹦蹦跳跳往家去。灵儿推开院门,乐呵呵的喊:“爹,娘,我回来了!”

这次老娘没以往那么热情,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轻声应道:“哦,回来了?饭菜在锅里蒸着了,去吃吧!”,然后她便只顾一勺一勺给老爹喂药了。

灵儿耸耸肩,老娘肯定是听了颜二娘的话,心里正犯嘀咕了。她当什么事儿都没有,放了背篓,笑嘻嘻的应了,自己跑去厨房端饭菜。

揭开锅盖,里面是一碗米饭,外加一盘炒野菜,野菜里没有一点儿肉腥,不过看上去油应该还是放够了的!她心中一叹,对了,上次买的肉已经吃完了,给自己都只留野菜,老娘吃得肯定是炒菜后的刷锅水泡饭,唯一的肉片当然是留给老爹了!

灵儿端出饭菜放灶沿儿上,拿了筷子就开始吃,虽然是野菜,吃起来还真香,她刨两口饭,发现碗底居然还有两块肉片!灵儿回头,见院中满脸皱纹的老爹老娘动作缓慢,一个慢慢喂药一个乖乖张嘴,那场面异常和谐,灵儿心中一感动,眼睛酸酸的。

灵儿吞吞口水,张大嘴把饭菜扒个精光,往灶台上一放,准备搭凳子洗碗,老娘道:“别端凳子了,我来吧!”

灵儿回头,见老娘皱着眉头进来,拿起灵儿吃过的碗仔细看了看,将碗上的饭粒儿舔干净后才放进锅里去洗。

灵儿想了想道:“娘,我挖了好多野菜和草药回来了!”

老娘头也不抬,嗯了一声,灵儿又道:“娘,我今天去镇口时没见着那位行脚大夫!”

老娘顿了一下,眉头皱得更紧:“那…那你爹的药了?”

“没买着,这是您早上给我的钱!”灵儿掏出钱袋儿还给老娘,老娘愣愣的望着钱袋儿良久,长叹一声:“哎,这就是命啊!算了,灵儿,以后你就留在家里,别到处乱跑,明儿我去镇上药铺里抓药!”

“别啊,娘,虽然没买着药,不过我有个更好的办法,娘,咱们出去跟爹爹一起商量商量怎么样?”

老娘皱眉看她:“灵儿,你爹还在生病,咱们不能让他跟着担心……”

“娘,咱们家什么境况,爹爹最清楚不过了,咱们越是瞒着他,他越是不安心,还不如直接告诉他的好!”

“咳咳~~”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咳嗽,二人回头,见老爹正站在门口,二人赶紧把他扶进来坐下,老爹休息半缓缓道:“老婆子,灵儿说得对,咱们是一家人,有事一起商量!”

老娘没办法,只好应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开了第一次家庭会议。

灵儿斟酌半晌,道:“爹、娘,你们可还记得上次我说过一个在省城医死人的大夫,大家都叫他徐半仙,说他是骗子,其实…其实…他就是卖我便宜草药那行脚大夫!”

“什么!骗子的药你也敢买!”老娘惊了一下,老爹抬抬手道:“老婆子,坐下,听灵儿说完!”

灵儿一边察言观色一边讲自己遇到徐半仙的前前后后一一道来,也没隐瞒中午就把他接到了后山的破院子里,老娘一直很惊讶,老爹却很平静。

灵儿说完,犹豫道:“爹,娘,灵儿觉得…觉得徐大夫不是坏人,所以…所以……”

老爹长叹一声,“唉,人一辈子谁没个落难的时候!灵儿,他娘,待会儿你们就去后山把那位徐大夫请回家来吧!”

“那怎么行?老头子,咱们在村里本来就是外姓人,灵儿前些天又得罪了王员外一家,万一村里人认出那位…那位大夫,咱们在村里就待不下去了啊!”

老爹看着老娘道:“他娘,想当年咱们四处漂泊的时候,那日子多辛苦?咱们当时还算年轻力壮又是两个人,如今那位老哥一把年纪,又孤寡无依,要是没人帮忙,他怕是挨不过这个冬天,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先把人接回来再说吧!”

老娘张张嘴还要说什么,灵儿赶紧道:“娘,徐大夫来咱们家也不是白住的,他会看病会认草药还会配药,他来了,爹的药就有着落了!您想想,要是去药铺,每包药二十文,只能用两天,一天就是十文,咱们就把十文钱折成徐大夫的食宿费。

一来他有了落脚之处,二来爹爹看病的钱也省了,三来我还可以跟他学些东西,以后说不定我自己就会给爹爹配药了呢,怎么想都是好处,你就答应了吧!”

“这个…这个……”老娘犹豫半晌,“那村里人怎么办?咱们家就三间破屋子,没地方住啊!”

“娘,我有办法,您看这是什么?”灵儿掏出几锭碎银子放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