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6章 请匠人

第三十六章 请匠人

“娘,我有办法,您看这是什么?”灵儿掏出几锭碎银子放桌上。

爹娘见之都吓了一跳,老娘赶紧站起,冲到门口往外看了看,然后啪一声关上门,“灵儿,你哪来这些东西?”

灵儿做低头认错状:“娘,其实…其实上次送小妹妹回家时,小妹妹他娘偷偷往我兜里塞了几个碎银子,我当时没在意,以为只是些小零嘴儿,回来后才发现是银子。当时我已经给了您六百文,再拿出来怕您骂我,所以…所以就……”

爹娘对望一眼,老爹道:“什么六百文?”

老娘赶紧解释,“老头子,你别怪灵儿,是我不让她说的!就是上次灵儿走丢那次,她送个小丫头回家,那丫头爹娘给她的酬谢银子,我本想让她换回去的,可家里……唉!”

灵儿巴巴的望着老爹,不会他也要自己还回去吧?

她赶紧道:“爹、娘,您看咱们这屋子,墙上那么宽的裂缝、屋顶也稀稀拉拉的,要是冬天来场大风或下场大雪什么的,肯定顶不住。

这银子虽然得的有些不光彩,可也是人家自愿给的!要不咱们先用这银子盖两间屋子,至少把这个冬天凑合过去,等以后有钱再慢慢还人家,好不好啊,爹、娘?”

灵儿眨巴着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二老,老娘微微眼红,老爹长叹一声:“都怪我这身子不中用,给不了你们好日子,反而连累了你们!”

“爹,快别这么说,要不是您,灵儿早就不在这世上了!咱们盖房子吧,好不好?”

灵儿说了几遍,爹娘总算叹口气,点头同意了!于是一家人开始商量怎么盖房子的问题,如此一直讨论到傍晚,眼看村里人都还是收拾东西回家了,灵儿才带着老娘像做贼一般偷偷摸摸出了院子往后山去。

二人到了废院,老娘看那破败情形,连连嘀咕:“唉,这种地方怎能住人啊!灵儿,你怎么把个老人家带这地方来?”

灵儿干笑两声,记得先前一直是老娘反对徐大夫来自家住来着!灵儿找到先前安置徐大夫的地方,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她四下转转,一边找一边喊:“徐大夫,您在哪儿了?我是灵儿啊,徐大夫……”

寻了半天依然不见人的灵儿有些着急了,这老爷子不会自己一走就偷偷溜了吧!这种天气他一个老人家能上哪儿去?灵儿跟老娘招呼一声,便跑出院子冲进树林一边喊一边寻人,直到天快黑尽了,老娘追过来:“灵儿、灵儿,快来看,这是什么?”

灵儿回头,见老娘手上拿张洗得发白的破布,仔细看,正是徐大夫的包袱布,她接过细看,见上面用木炭正楷字写着:“多谢丫头,老夫辞别,送上药方三张,望他日还能再见!”

下面是用正楷字列出的药方,上面每味药的别名、功效、形状甚至是否需要晾晒、晾晒几日都写得清楚,而且是根据病情轻重列的三个不同的方子。稍稍留心就会发现,这正是老爹的药方!

云舒心中叹息,老娘急道:“怎么了,灵儿,那位徐大夫了?”

“娘,徐大夫怕连累我们,自己走了!他把爹爹的药方、需要的草药都告诉我了!以后咱们按这药方给爹爹配药就行!”

老娘怔愣片刻,也是一声轻叹:“没想到这位老大哥真是个好人!灵儿,别担心,好人自有好报,他不会有事的!天快黑了,咱们先回去吧!”

灵儿一边走一边回头看那院子,心中一片惆怅。回家后,老爹听说徐大夫留言离去也是一阵唏嘘,说是有机会一定要见见那位老哥。次日一大早,老娘安顿好老爹,准备了一大堆东西,拎着去村里请盖房子的匠人。

灵儿坚持要去,老娘犹豫良久,最后还是老爹发话,老娘才松了口,不过她一出门就嘀嘀咕咕唠叨:“灵儿啊,待会儿进了村子除了称呼人别多嘴,跟在娘背后就是,别到处乱跑……”

灵儿嘴上应得欢,心里早把那多嘴的颜二娘骂了个遍。母女二人进了村子,熟识的村人纷纷上前招呼,老娘乐呵呵的应了,灵儿也依着老娘的意思乖巧的称呼一声,便规规矩矩站在后面。

村人看老娘难得一次喜笑颜开,还拎着那么多东西都有些好奇,一妇人玩笑道:“杨大娘,什么事儿把您高兴成这样?不会是给傻妞儿相了户好人家吧?”

老娘呵呵笑道:“哪有!我们家灵儿今年才七岁不到,找什么人家啊!不过是家里房子太破旧了,想找几个匠人帮忙重新砌间屋子而已!”

妇人闻言万分惊讶,“杨大娘,盖房子可要不少钱,你家发财了?”

灵儿赶紧抢过话头:“没有、没有啦,我们家房子太破旧,墙上的缝儿都能伸进一个拳头去,屋顶也时常漏雨,爹爹说天气越来越凉了,得抓紧时间整修整修,否则冬天肯定挨不过,对吧,娘?”

灵儿对着老娘直眨眼,老娘怔愣片刻,干笑着点头:“是啊是啊,只是整修而已!”

“整修也得花不少钱啊,杨大娘……”

“婶婶,不好意思,我们赶时间,以后再说啊!娘,快走吧,爹爹一个人在家了,咱们得快点儿赶回去!”灵儿催促着拉着老娘快步走开,那妇人还在后面扯着嗓子喊:“哎,杨大娘,别走啊,我家孩子他爹就会盖房子,回来商量商量啊!”

老娘闻言想停步,灵儿拽着她道:“娘,不是说好去找小虎子他爷爷吗?走吧走吧!”

灵儿拉着老娘走出一段距离,老娘道:“灵儿啊,咱们家要盖房子的事儿,大家伙儿迟早都会知道,你干嘛不让娘说啊?”

灵儿干笑两声:“娘,灵儿不是不让您说,只是觉得咱家房子还没动工,村里就闹得沸沸扬扬,要是传出去别人还真以为咱家发大财了!咱们家房子简陋,又离村里有些距离,要是招来贼人就麻烦了!还是盖好了再说吧!”

老娘吓了一跳,“那…那咱们还是不盖了吧!走走,灵儿,咱们现在就回去!”

“别,别啊!娘,方才你话都放出去了,现在就算不盖房子,人家也会盯着咱们,还不如光明正大的盖了,要不冬天没法儿过啊!”

“那…那别人若再问银钱从哪儿来怎么办?”

“这个……”灵儿想了想道:“娘,不如这样吧,反正您以前就跟大家伙儿说过,上回我走丢那次遇上位贵人,咱们就说那银子是从那位贵人家借来的好不好?”

老娘想了想,一拍巴掌道:“对啊,这银子本就是借来的,以后有钱了咱们一定得还人家!好,就这么说,灵儿,待会儿见了虎子他爷爷可别说漏嘴了啊!”

灵儿附和两句,跟着老娘继续往小虎子爷爷家去,顺便有意无意的跟老娘说起工价、材料价格等事宜,也当给她打个预防针,免得待会儿人家要多少她就给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