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9章 勤勤恳恳

第三十九章 勤勤恳恳

背着背篓的灵儿穿梭在茂密的树林之间,靠近村子这边的林子里树木虽多却又矮又小,难得找到一两颗稍微大点儿的,只能当柴禾不能当木材,更不可能做房梁,即便有合适的也极有可能是有主的,砍了多半会招来麻烦!

灵儿估量一番,觉得林子里没什么好东西,干脆出了林子,顺着树林边缘往苍茫山方向走,因为那边阳光好,容易寻到野菜草药。

果不其然,她一边走一边挖,一路下来,收获颇丰,直到接近午时,她停下来休息,啃完老娘给准备的干粮,看看那满满一背篓混杂在一起的草药和野菜,仔细回想徐老爷子给的药方。

很好,老爹的药方十六味草药已经找齐十二种,再有四种就齐全了!提起药方,灵儿忍不住又要对徐老爷子感谢一番,因为他开的方子明显都是附近常见的草药,所以自己找起来才这么轻松,如此可以为家里省下多大一笔开销啊!

灵儿感叹一番,找个空旷之地,把背篓里的东西全倒出来,仔细将草药分了出来,晾晒在大石块儿上,待会儿回来再收,然后将野菜找个隐秘之处藏起来,如此就可以背着空背篓前行了。

她伸个大大的懒腰,继续往苍茫山方向进发。和平年代就是好,农民大多能吃饱穿暖,挖野菜的也就少了,她每挖满一背篓就找个隐秘之地把野菜藏好再继续前行,等她真正到达苍茫山脚下,已经是下午申时中刻左右,而她的背篓已是第五次被填满了!

灵儿放下背篓,擦擦额上的汗水,目光顺着苍茫山体一点儿一点儿往上移动,那高高的大山就像直通天庭的天梯一般,巍峨神秘、望不到尽头!而山上林木繁茂,越往上树木越粗实高大,林间时不时传来的怪叫声听着有些瘆人!

灵儿回头看看王家村方向,从这里到自己家的距离大概有三四里,正常步行要二十多分钟,现在离天黑最多还有一个时辰,看来今天是来不及砍树了,就当初次探路吧!

明儿早点儿出发,最好能探出条没人走过的路,还要为自己砍下的木材找个安全的地方存放,等那些窥探之人散了,再找机会搬回家去。s173言情小说吧

灵儿打定主意,在自己看中的一棵树上做了记号,然后一路往回走,每走一百米做个记号,如此走走停停三刻钟才到家。灵儿一到家,放了背篓就重新背个大背篓去收没背完的野菜和草药,如此一直忙到天擦黑儿,总算把今天的劳动成果全弄回了家。

老娘看到院子里满满当当几大背篓的野菜,乐得合不拢嘴儿,直说明天开始就要把野菜做成腌菜或干菜,这几大背篓足够一家人吃上一个月了!

灵儿看家里情况尚好,虽然还有心怀不轨者在附近转悠,也有多事的妇人过来闲话,但并不影响一家人过日子,她也就放心了,每日早出晚归,安安心心做自己的事情。

现在已是十月初,十月底苍茫山封山,十一月就要开始下雪了!之后便是严寒的深冬,一直要维持到明年二月,时间不多,得好好计划计划。

她花了五天时间一边挖野菜一边探路,这五天收获颇丰:首先,老爹的草药已经凑齐了,灵儿已经按徐大夫的配方配了一副熬给老爹吃,效果似乎还不错,老娘见药方起效算是长长松了口气。

然后,家里能用的背篓、篮子、簸箕等全都装满了野菜,老娘现在每日都乐呵呵的在院中清洗打理野菜;而老爹只要精神稍好些,就到院中坐着,用灵儿给他准备好的竹条慢慢编竹篮。

最重要的一点,灵儿已经从幽暗的灌木丛树林中探出一条从自家通往苍茫山的小道,这条路基本无人行走,灵儿打算以后砍下的木材就走这条路扛回家,至于存放地点,就选在当初打算安顿徐大夫的那个破院子。

接下来,灵儿打算用十天的时间去苍茫山砍树,树干打理干净后扛回破院子藏好;枝桠打成捆,搬回家存着冬天用;要是有多的,她打算想办法把柴禾运到附近镇子去换些米粮银钱,如此这个冬天就有着落了!

出发前一天晚上,灵儿把自己的想法跟爹娘说了说,二人闻言都有些担心,怕她的小身子受不住,特别是老娘,一说起来就抹泪,总觉得自己无用,让灵儿吃了苦!不过眼下家里就这状况,夫妻俩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由着她去了!

第二日早上天没亮,老娘就起床,把家里米缸打得空空的,煮了好大一锅白米饭,然后将家里唯一一小团肥肉煮熟剁成肉末儿包进饭团儿里捏紧,用油纸包上。

做完这些,她又忙着去翻旧衣服,专门挑些结实软和的布料出来,照灵儿手脚四肢的尺寸赶着缝制护手、护腕、护膝,凡是容易磨损的地方她都恨不得缝上十层八层,把她包裹得严严实实。

灵儿起床时看到的就是老娘坐在窗前全神贯注穿针走线的身影,她心下一阵感动,更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早点儿把房子盖起来。

灵儿辰时初出发,先上了后山,确认无人跟随后,才窜进树林子,走上自己找好的那条林间小路。到了苍茫山,她把工具一样一样摆出来:斧头、锯子、柴刀、镰刀、长绳,摆了一串,然后开始挑选木材动手。

尽管在家的时候老爹就教过她砍树的技巧以及各种工具的用法,但真正操作起来还是有些难度。灵儿花了一上午时间才砍倒一颗直径二十公分的木材,虽然慢却让她对工具的使用有了不少心得。

午饭是老娘准备的香香的饭团子,下午的活儿是把砍倒的树木修整干净,把枝桠剃下来,砍断打成捆做柴禾,然后再把这些东西搬回去。

这活儿说起来就几句话,做起来却问题多多,比如说木柴太长,一根有二三十米、一两百斤,灵儿扛起来并不费力,但在弯弯曲曲的小树林里行走却是相当碍事,最后灵儿是把树干锯成几截儿才弄回去的。

然后就是搬柴禾,没想到看起来不大的一棵树,剃下的枝桠居然能打成扎扎实实三大捆柴,这要挑去镇上,兴许能卖个五六十文了!原本以为砍柴是个辛苦活儿,没想到这么容易,那…以后自家的生计问题不就解决了?

灵儿一想就高兴,乐呵呵的扛着柴禾像蚂蚁搬玉米一般并不费力却跑得飞快!

她可能不知道,她今天干的这些活儿,一个成年壮汉一天都未必干得完了!何况这么大捆的湿柴禾,一捆至少一两百斤,挑到镇上得费不少力气,对一般人来说挣钱并没她想象的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