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40章 木材价格

第四十章 木材价格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灵儿每日背着背篓带上工具出门,别人问她她都说是挖野菜,大家看杨家院子里野菜越来越多,也就没往其他方面想,纷纷笑呵呵的夸赞灵儿能干。

实际上灵儿自然是去苍茫山砍树打柴了,顺便还要给老爹找草药,家里的野菜已经足够一家人过冬了,有些草药还差些分量。

今天是砍树开始的第十天,早饭时,老娘问:“灵儿啊,你忙活了那么多天,木材应该足够了吧?其实咱们一共三间房,只要主梁是树干就行,其他的可以用竹子代替,我看你今天别去砍树了,跟娘一起去河边砍竹子吧?”

灵儿心里合计合计,自己前三天每天砍一棵树,然后是两天三颗,算起来应该有十二颗了。每颗树按照房梁的大概长度截断,至少能截断成三截儿,那么可以做房梁的木材至少有将近四十根,真真是足够了!

但过不了几天苍茫山就要封山了,灵儿还想多砍些柴禾弄去镇上卖钱过冬了,所以她打算再去砍两天。

灵儿道:“娘,我知道,可这几天都是阴天,没出太阳,虎子爷爷那里的泥胚肯定没做好。木材不嫌多,除了房梁,咱们家也该有几件像样的家具了!灵儿再努力一把,多砍几根结实的大树,等房子盖好了,就请木匠回来给你们做一张大大的木床,再铺上厚厚的棉被,睡起来一定舒服!”

老娘脸上微红:“不用不用,咱们老夫老妻都快入土的人了,还要什么新床?还是先做两张像样儿的桌椅柜子的好!”

灵儿点头:“好,那我再加把劲儿,把桌椅柜子的份儿也算上!”

早饭后,灵儿出门,先去破院子看看自己的木柴和柴禾,看看那码成小山一样的粗大木材,灵儿心中一阵激动,看,这是自己一个人的劳动成果了,要放以前,简直是想都不敢想,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勤劳的一面。

她喜滋滋的背着背篓往苍茫山去,到苍茫山脚下时发现今天似乎与往常有些不同?她想了想,停下来,拿块破布把砍树的工具全盖上,手里拿着挖草药的小锄头,像普通的村里小姑娘般往山上走。

才走几步,听一汉子吆喝:“喂,那丫头,站住!”

灵儿转头,见斜上方平地上几个光着膀子的汉子正扛着斧头一手叉腰凶巴巴的望着自己,灵儿吓了一跳,莫是遇上土匪了吧?她努力镇定,一脸无辜道:“怎么了,叔叔?”

“丫头,山上林子深、野兽多,不长草,要挖野菜去小山头上挖,别来这里,快走吧、快走吧!”

原来不是打劫的,灵儿松了口气,她想了想道:“可是…我不是来挖野菜的,我是来挖草药的,他们说治我爹的那种草药就苍茫山上有!”

“挖草药?”汉子们将灵儿打量一番,哈哈大笑,灵儿不解道:“叔叔们笑什么?”

一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道:“小丫头,你不是半林镇的人吧?呵呵,看你叫声叔叔,不妨告诉你,这山脚下的农户全是靠打柴、狩猎、挖草药为生,山脚这一片他们每日每月都有人背着背篓走来走去,除半山腰以上,这苍茫山上的草药哪还有你的份儿?”

灵儿想了想,礼貌的对那汉子鞠一躬:“谢谢叔叔!”

“呵呵,不谢不谢,快走吧,路上小心些,当心别被木材砸着了!”

灵儿本想转身离开,一听木材又停下,回头,果然见几个汉子举起斧头开始合砍一颗一人环抱的大树!原来他们也是樵夫!灵儿不忧反喜,干脆背着背篓咚咚咚跑上去。

上了那块平地,灵儿见工具摆了一地,件件锋利结实,不仅兴致满满的伸手去摸。

“别动!小丫头,你怎么回来了?”络腮胡子上前,将锋利的工具收了起来,放进专门的工具背篓里。

“叔叔,原来你们也是樵夫啊?”

络腮胡子一顿,想了想道:“嗯,也算吧!”

“什么叫也算了?不是樵夫才砍树的吗?哎,叔叔,你们这么多人就砍一颗树啊?”

旁边一面相清秀却一身肌肉的年轻人抹抹汗水道:“嘿,小丫头,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以为砍树很容易啊?就现在这颗,我们三个人能用两个时辰把它砍倒就不错了!接着还要剃枝桠、打理干净运回去,今天的活儿多着了,别来捣乱,快走开!”

灵儿打量那年轻人一番,陪着笑脸道:“叔叔,你们费那么大劲儿,三个人一天才砍一颗树,那这棵树是不是很值钱啊?”

年轻人回头看灵儿一眼:“啧啧,小小年纪,就一身铜臭味儿!现在的年轻人真是……”

看年轻人摇头晃脑的样子宛如一个书生般,络腮胡子笑道:“呵呵,丫头,别理他,他就这样,明明是个木匠,却偏要把自己弄成个书生一般到处骗人!

来,大叔告诉你,这一棵树值不值钱啊,得看树木种类、树干粗细、生长年轮……,唉,说多了你也不懂。

比如这棵桉树,虽然常见,却难得长得这么粗直,只要它粗细超过一尺,价钱每丈至少在一两银子以上,上面稍细的另外计价。整棵树弄下来少说也能值个二三两银子吧!”

“三…三两银子!”灵儿两眼放光,年轻人轻哼一声:“瞧瞧她那样儿,大哥,别跟她废话,快干活儿吧!”

络腮胡子擦擦汗水提起斧头道:“丫头,快回去吧,这山上不平静,眼看就要封山了,到处都是砍树的,当心砸着你!快走吧!”

“哎,等等,大叔,一尺以下的树值钱不?”

“当然,不过凡是树木,每小一圈价格就要折几倍。比如这颗树,若只有半尺粗细,整整一颗算下来能得三五百文就算不错了!”

“三五百文?……”灵儿惊讶的捂住嘴巴,络腮胡子笑道:“是啊,差得多了吧?”

灵儿点头如捣蒜,她不是惊讶价钱差得太多,而是惊讶自己前些天居然每天都搬了三五百文钱回去!太好了、太好了,咱们这个冬天有着落了!兴奋的灵儿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她大喊一声谢谢叔叔,便兴冲冲的一溜烟儿往山下跑。

几个汉子往下看了两眼,年轻人道:“大哥,你看那丫头,方才赶都赶不走,现在跑得比兔子还快,你是不是又给她什么好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