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46章 乔迁宴

第四十六章 乔迁宴

灵儿和小虎子又花了两天时间把三间屋子的地基整理出来,理论上来说接下来该做的事情就是往地基坑里铺陈能够承受房屋重量的硬物,这里没有钢筋混凝土,最好就是用条石代替。

可条石不是天生就有的,得靠人力开凿修整出来,灵儿再有力气,再有本事,毕竟不是石匠,只能望着后山那些几栋房子大的整石望洋兴叹。

爹娘见她把地基坑挖好后便每日背着手在院中转悠,时不时对着后山一声长叹,那愁眉苦脸的样子比忧国忧民的老学究还一本正经!

老娘几次问她,她都摇头不语,继续叹息,直到这日,老爹道:“灵儿啊,咱们地基坑挖好有两天了,听你娘说虎子爷爷那边的泥胚也做得差不多了,等晾干就可以用了!我让你娘待会儿去村里请几个人来夯地基,你累了一段日子,就在家歇息几天吧!”

灵儿一顿:“爹,地基没有条石怎么弄?”

老爹一愣,想了想道:“为什么要用条石?咱们村儿的房子,除了王员外家用条石做过地基,其他都是请人夯实即可!”

“夯地基?那是什么?”

老爹呵呵笑道:“傻丫头,莫非这几日你就是在为地基之事发愁?那条石不是一般人家用得起的……”

老爹解释一遍,灵儿恍然大悟,原来这里的房屋地基跟现代不同,首先依然是挖出地基坑,然后把挖出来的土填上薄薄一层,由几个汉子合力用特殊工具把地基坑中的泥土夯得死死的,其硬度坎比山石,其间可以视情况加点儿水或砂石等以便增强地基的硬度粘度,如此一层一层夯上来,直到与地面平齐即可。s173言情小说吧

老爹道:“灵儿啊,接下来的活儿是要几个汉子合力才能干的,你上次卖木材的钱足够咱们盖房子用了,后面这些天你就帮你娘跑跑腿儿、烧烧水吧,其他的让大人们干!”

灵儿默然,原本以为自己穿越而来,自然什么都懂,万事不求人,琢磨几天差点儿误了时节!以后可得多问问爹娘长辈,这里的人虽然生活简朴,懂得不多,但每个年代的人都有自己的智慧,日积月累才有现代文明,自己对他们应该更多些尊重才是。

其后的半个月,爹娘请来盖房子的匠人,夯实地基、砌墙做门窗、上房梁、定隔板,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忙活了大半个月的灵儿突然停下来很不习惯,每日除了帮老爹熬药,帮老娘跑腿儿外,一有空就拖着小虎子去河边砍硬直的竹子抬回来,这个自然是用来顶替屋顶隔板的。如果请人的话可能又要多付两三天的工钱,如此也能省下个将近一百文,够一家人大半个月的伙食费了!

如此紧赶慢赶,屋子总算在十一月初五这天完全盖好,明日就该宴请村民匠人了。晚上一家人围在一起算账:

夯地基四人一天共一百文,做泥胚砌墙三间屋子共一两二钱银子,上房梁、钉隔板、盖稻草四人三天四百文,再加上伙食费、材料费,一共整好二两银子。

老娘喜出望外的长长松口气:“太好了,原本以为要三四两银子,如今咱们整好二两银子就盖成了!唉,这个冬天总算不用担惊受怕了!”

老爹也微微松口气:“是啊,多亏咱们家灵儿,要不那地基、房梁、隔板算下来可能还得一两银子!他娘啊,家里还剩不少银子吧?等明儿办完酒席,你去村里找全大哥,借他牛车用用,你和灵儿一起去镇上置办些过冬之物吧!

对了,灵儿年纪小,不能冻着,记得买两斤好点儿的棉花回来,给咱们灵儿做件漂亮的棉袄!”

老娘笑道:“知道了、知道了!我早就想着这事儿了!我算算啊,咱们还剩三两八百文,要买米、买面、油盐酱醋、腊肉……,还要置办棉被、冬衣……”

老娘细细碎碎的算着帐,时不时用根炭棒在草纸上用她自己发明的符号记着帐,灵儿静静的听着,看着那草纸和碳棒,突然道:“爹、娘,灵儿想要笔墨纸,可以么?”

二人一顿,互相对望一眼,老娘道:“灵儿啊,那是书生才用的东西,你要来干什么?”

“娘,灵儿也想识字,想学算账,以后出去别人就骗不了灵儿了!娘,我不要多好的,就地摊上最便宜的那种,能用就成,好不好嘛,娘?”灵儿一阵撒娇。

老夫妻俩犹豫半晌,老爹道:“虽然女娃娃识字的少,不过咱们家就灵儿一个,让她多学点儿也好!”

老娘皱眉道:“他爹啊,只有大户人家的闺女才会认字看书,咱们这样的人家……别人会不会说闲话啊?”

老爹摇头道:“他娘啊,你何时计较起别人的闲话来了?咱们带着灵儿这么多年,听的闲话还少吗?灵儿啊,这事儿我做主了,下次让你娘去镇上给你买笔墨纸砚,有空我再去找找老村长,求他帮帮忙,教你认认字,可好?”

灵儿高兴得一把抱住老爹胳膊,喜滋滋道:“还是爹爹好!”老娘看着二人,无奈的微微摇头,不过脸上却是满含包容喜悦的微笑。

第二天是灵儿家乔迁新房的喜宴,虎子娘和另外几个妇人早早前来,乐呵呵的跟爹娘道喜,送上礼物后,娘亲和虎子娘去镇上买东西,几个婶子留下来帮忙,顺便参观参观灵儿家的新房子。

虽然只是三间普普通通的空房子,外形跟村里房子一模一样,毫无出彩之处,妇人们还是满眼羡慕的啧啧称赞,也有妇人玩笑着问灵儿盖房子花了多少钱,钱从何来?还有多少盈余等等?

灵儿按一家人事先商量好的口风一一应答,妇人们见问不出什么来,也不往心里去,乐呵呵的说起其他闲话。

半个时辰后,老娘和虎子娘坐着荣叔的牛车拉了一大堆粮食蔬菜回来,妇人们纷纷上前帮忙,摘菜的摘菜,做饭的做饭,看火的看火,大家自己动手办起酒席来。

比起两个月前庆祝灵儿开窍那次的宴席来,这次更加热闹,人们更加热情,家家都带了礼物,却无人再带不能穿的旧衣服、缺口的粗瓷碗、漏水的铁锅之类的东西,多送些粮食鸡蛋什么,跟走其他亲戚一样。

爹娘见之打心眼儿里高兴,笑成菊花儿的老脸就没展开过!别以为这礼物只是几斤粮食,这至少说明村人不再把自家当成施舍怜悯的对象,而是正常的普通邻里、王家村的一员,这不正是爹娘所一直期望的吗?

他们在王家村定居多年,可作为外姓人的他们一直是村人可怜同情的对象,他们自己也感觉寄人篱下、低人一等,这下他们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