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47章 贺礼

第四十七章 贺礼

酒席很热闹也很顺利,村里绝大部分人家都来了,老村长也来了,同时还带来两大坛子酒,男人们正好趁此喝个痛快。

而原本准备的粮食肉菜根本不够,老娘又跑了一趟镇上,还跟村里关系好的媳妇婆子‘借’了不少蔬菜、咸菜,甚至把早先腌制的用来过冬的野菜都搬上了桌儿,这才勉勉强强让大家吃饱喝足!

如此忙忙碌碌,直到太阳都快下山了,喝得醉醺醺的男人们才被各自的家人陆陆续续扶回去,灵儿跟着老娘收拾到天黑才把院子打扫干净,然后请今儿白天帮忙的媳妇们吃了晚饭,将她们一个一个送到门口,这宴席才算真正结束。

老娘回到新盖的东屋,疲惫的坐到床沿上揉捏酸疼的胳膊和膝盖,**的老爹道:“老婆子,辛苦你了!”

老娘呵呵笑道:“有什么好辛苦的?咱们搬新房子是大喜事儿,要是这种好事儿天天有,我宁愿天天都辛苦!”

灵儿上前帮老娘一边捶肩一边道:“娘,办酒席可花钱了,天天这样闹,哪儿受得了啊?对了,娘,今天买粮食肉菜一共花了多少钱啊?”

老娘想了想:“还好,第一次去花了八百文,第二次大概五百文左右吧!”

“啊!那么多!娘,您真舍得,有那个钱请人吃饭还不如拿来多盖两间屋子,要不拿去做几件像样的家具也好啊!真不划算!以后可别再办这种酒席了!”

“呵,你这丫头,真是掉钱眼儿里了!你只看到咱们花的钱,没见人家叔伯婶娘们来时都送过礼吗?别的不说,人家老村长送的那两坛子酒都要值一两银子了!”

灵儿撇撇嘴嘀咕:“再值钱又怎样?还不是被那群酒鬼喝光了,我连一滴都没尝到!”

老娘好笑的直摇头,却不知该如何劝服这嘴硬的小丫头,老爹道:“灵儿啊,爹知道你现在开窍了、聪明了、会心疼孝敬爹娘了,但做人不能太计较,得知道感恩啊!这些年要不是大家照顾,我们一家无根无底,也不知道能漂泊到哪儿去,能活几天?

以前村里别人家盖房子封顶乔迁之时,我和你娘也有带着你去道贺,人家好酒好肉招待咱们。咱们家穷,难得办回宴席,就上回你开窍那次办宴席,还是大家伙儿给凑的粮食肉菜了!既然现在咱们手头有些结余了,自然也该好好招待人家啊,知道吗?”

爹娘的想法灵儿自然清楚,她也不好顶撞,老实的点头:“是,灵儿知道了!娘,咱们就剩二两银子了,买了吃食、制了冬衣棉被,还能有剩不?”

“能!放心吧,灵儿,娘早就合计好了,保证少不了你的花棉袄!”

灵儿干笑两声,“那娘亲一定记得给我买纸墨笔砚哦!”

“呵呵,好,没问题!”

次日,一家人将昨日收的礼物拿出来清点分类,其实村人们送的礼物并不多,昨天吃饭的人坐了几轮,少说也有二十桌,可这些礼物,是在不像有五六十户人家的东西。

灵儿心里嘀咕:这些人故意来混饭吃的吧?难怪比上次多那么多,这些东西加一起能有三五百文就不错了,办酒宴真亏,下次一定不办了,要办也只请熟识的、有来往的或者帮过忙的人,免得那些平时见了招呼都不打、一有便宜就来占的人浑水摸鱼!

灵儿心里那么想,手上却没停,把礼物各自分类,因为东西实在太杂,新盖的堂屋里摆了四五个簸箕,谷子、糙米、精米、麦子、豆子、菜种子……各式各样,这些多簸箕似乎还不够用!没办法,先凑合凑合吧!

粮食清点完毕,估量一下,谷子最多,约四五十斤;糙米其次,约二三十斤;其他每样一点儿,加起来不会超过二十斤。如果这算成银钱的话,谷子两文一斤,算一百文;糙米三文一斤,算五十文吧;其他的中和一下,算五文一斤,也是一百文,总共二百五十文。再加上几块蔬菜腊肉,应该能有三百文。

老娘似乎很高兴,乐呵呵道:“这么多东西,够咱们一家子吃一两个月了!灵儿,来,帮娘把东西收袋子里!”

灵儿端着簸箕小心翼翼的往袋子里倒粮食,问道:“娘,咱们把粮食全混一起了,也没记个账,不知哪些是哪家送的,以后咱们怎么还礼啊?”

老娘顿了顿,询问的看向老爹,老爹想了想,“是啊,早知道就该找个识字的记下账!”

老娘放下布袋站起来:“唉,都怪我高兴糊涂了!以前村里跟咱们有来往的人家不是很多,一般都能记个大概,谁知道昨天来那么多人,我一着急就忘了这茬儿!他爹,咱们东西都拆完了,怎么办啊?”

二人愁眉苦脸半晌,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老爹道:“要不,以后咱们都按惯例还礼吧!”

灵儿不赞同道:“爹,娘,那样不太好吧?我明明看见朱大婶一家来了六口人,只送了两斤谷子;虎子奶奶家来三口人,一下子就送了五斤谷子、两斤黄豆,还有一块腊肉了!要都两家都一样的还礼,就算虎子奶奶家不计较,咱们心里也不过去啊!”

二人闻言点头赞同,而后又是愁眉不展的样子,灵儿故意不得不小声的嘀咕:“唉,要是我会识字记账就好了!”

二老看看灵儿,老爹叹道:“是啊,可惜咱们一家都不识字,要是有个识字的就没这些事儿了!他娘,要不,我待会儿就带灵儿去老村长家走一趟?”

老娘想了想道:“咱们什么都没准备,就这么空手去怎么好意思?人家老村长昨日还送了两大坛酒来了!我看还是等下次赶集,待我准备好礼物再去吧!”

灵儿安了心,见堆放贺礼的墙角还有几个木匣子,像是装点心用的。她一个一个的打开,其中三个匣子里确实是点心,剩下最后一个黑匣子,灵儿刚打开立刻被里面的东西吓了一跳,她惊呼一声扔掉盒子,里面的东西滚了出来。

爹娘闻声看来,“怎么了?……”当老娘看清地上的东西,吓得脸都白了!反应过来的灵儿赶紧扶着坐下,冲过去捡起地上的东西就要往外扔。

“等等!”老爹喊道:“灵儿,拿过来给我看看!”

灵儿看看老爹,见老爹一脸严肃,她只好找张草纸隔着把那东西捡起来。老爹接过端详片刻,又用草纸擦了擦,松口气道:“灵儿、他娘,没事,不过是几根甘薯而已!”

“甘薯!”灵儿凑过去看,老爹已经抹掉上面的墨汁,轻轻一划,甘薯汁慢慢浸出来,果然是甘薯!

灵儿拍拍胸口松口气,方才打开时,那甘薯被人用墨汁画上了人的五官,再加上红红的甘薯皮,乍一看,就像巫术里用来扎针的小人儿一般,所以她和老娘才会被吓到!

灵儿咬牙切齿道:“哪个混蛋送这种东西来吓人,要让我知道肯定饶不了他,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