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48章 采购

第四十八章 采购

灵儿家的新屋子盖起来后,原来那两间老屋子看起来就非常破旧了!灵儿见里面已经空了,便建议把几间破屋子推倒,只留下厨房,等开了春天气好了再盖两间。

可爹娘却说那老屋住了好多年,看着亲热,拆了心里空落落的。一家人商量一番,决定请人把旧屋屋顶检修一下,再用几根木料加固四角和梁柱,老屋暂时就当做柴房或杂物房来用,如此灵儿寄放在后山荒院中的柴禾也有了存放之处。

接着,灵儿花了三天时间把后山的柴禾全搬回来,整齐的堆放在老屋里。那柴禾风干了半个月,重量比以前轻了许多,堆码起来居然也占了整整一间老屋!

爹娘见之都目瞪口呆,要知道他们夫妻俩这么多年,年年入冬前都要进山打柴,可两人从没弄回过这么多柴禾!没想到自家那个呆傻了六年的傻妞儿居然如此能干,老夫妻一想就高兴,每日更是乐呵呵的合不拢嘴。

等到了冬月十五赶集这天,灵儿和老娘依然先熬好药、安顿好老爹,然后一起进村里去虎子爷爷家找荣叔,打算搭他的牛车去镇上。他们到时小虎和她爹娘早就到了,牛车上已经放了几框子东西。

灵儿上车后,小虎子凑过来小声道:“哎,灵儿,听说了吗?王员外家那小子在县城又惹祸了!”

灵儿想了想,原来他说的是那个小霸王王富贵,灵儿无所谓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他不惹祸才是怪事!”

“你就不想知道他惹了什么祸?”

“惹了什么祸?”

“嘿嘿,听说他爹送他去县城最好的学堂念书,那夫子是咱们县最有名的夫子,年轻时中过举人,还做过官儿了,他的学生都是些富家少爷了。

王富贵在咱们这乡下地方作威作福惯了,去了学堂还是那副模样,没几天就被学堂里的少爷们整得屁股尿流的跑回去,嗤~~~一想就好笑!”

“他那脾气,迟早会有人教训他,这算什么惹祸?”

小虎子顿了顿,“这个还没完了,他跑回家不想上学,被老员外修理了一顿,又送去学堂。不知为什么,他才去了半天,又跟那群少爷闹起来,还一把火烧了学堂了!”

“啊?烧学堂?伤着人了不?”

“是啊,不知道伤着人没有,不过夫子和其他少爷的家人都很生气了!嘿嘿,我看这个年老员外家肯定过不安宁!哦,对了,王富贵昨天就被送回村儿了,我见着他了,灰头土脸的样子,狼狈得很了!”

“死小子,胡说什么?老员外家过不安宁,咱们也没安宁日子!”

“哎呦、哎呦,娘,松手松手,我的耳朵快点了!”

“死小子,去了镇上机灵点儿,把东西看好了,要敢丢一样,老娘把你耳朵切下来下酒喝!”

“呜~~~知道了,娘!”小虎子揉着耳朵怯生生的应了,素来听说虎子娘泼辣厉害,以前一直没机会见识,这次算是领会了!

虎子娘见灵儿愣愣的望着自己,呵呵一笑,“灵儿啊,你虎子哥是愣头儿青,什么都不懂,成天就知道瞎闹,你别跟他学,啊!”

灵儿轻轻一笑,微微点头:“知道了,福婶!”

一行人坐着牛车晃晃悠悠的到了镇口,此时天色还没全亮,四周开始起雾,可见度只有十来米,却丝毫不影响人们赶集的热情,小贩们的吆喝声、农人们的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镇口广场上摆满了地摊,跟第一次来时一样热闹。

今天灵儿母女来只为置办过冬物品,没有售卖之物,其他人都要去市集上摆摊儿,大家相互别过,老娘牵着灵儿颠着小脚护着怀里的钱袋儿在人群中穿梭。

市集上的人实在太多,几乎是脚挨着脚慢慢移动。老娘想从农人那里买些棉花、棉布,回家自己做棉袄棉被,如此能比去铺子里买现成的至少便宜一半。

二人从辰时初一直逛到巳时中刻,人群才渐渐松散了些,有的卖完东西准备回家,有的去镇子里面买市集上没有的东西。老娘转来转去货比几十家,见人家东西快卖完了,赶紧上去议价,大家都知道卖剩下到最后的东西,不管质量好坏价格都要便宜好多!

老娘东拼西凑买剩米剩谷子,这家十来斤,那家二十来斤,不知不觉就把能装一两百来斤的麻布袋装得满满的;棉花也是东家半斤、西家两家,好坏优劣参杂在一起,足有将近二十斤了!

虽然灵儿搬走这些重量没有问题,可那二十斤的棉花装起来比母女两人的体积还大,走在集市上非常扎眼。灵儿四下看看,见集市边缘有一排大树,不少人在那里休息闲聊,便建议把东西搬过去,一人看着,另一个再去采购。

老娘同意,灵儿扛着一两百斤的大麻袋,老娘背着看似很大包实际却只有二十斤的棉花往边上去,幸好大家都以为灵儿背的也是棉花,否则肯定会有好一番**!

本来灵儿想让老娘看着东西自己去逛,老娘去不放心,硬要灵儿留下来,还千叮呤万嘱咐一番才一步三回头的走开。灵儿只好留下,坐在麻袋上四下张望,很快她发现大树下坐着闲聊的汉子们不少都是卖柴的樵夫!他们不是闲聊,是在议价,柴禾就在旁边。

灵儿特地留意了柴禾的价格,凡是问价的,樵夫要价都是五十文一担,当然那是要价,真心想买的人一般会停下围着成捆的柴禾摸摸看看翻翻,一番讨价还价下来,大概在二十五文左右成交!

二十五文,好像涨价了耶!方才那两捆还没自家的大而实在了,做饭的话一般只能用十天,灵儿对旁边的樵夫道:“大叔,现在的柴禾怎么这么贵?”

汉子不满的瞥灵儿一眼:“哪里贵?嫌贵去镇上买炭啊,最差的五文一斤,五斤能用五天就不错了,还动不动熄火,当心饭煮不熟,冻死你!”

汉子说完冷哼一声,拿起扁担绳子走开,灵儿对那人吐吐舌头做个鬼脸,切~~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一担柴禾?我家多的是,比你那个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