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49章 记账

第四十九章 记账

老娘又从集市上买了好多东西回来,在大树下堆了好大一堆,幸好有荣叔的牛车帮忙,否则这么多东西根本弄不回去。母女二人回到家中已是午时过了,那时老爹正坐在院中编背篓,见二人买这么多东西嘴上唠叨着要省着点儿用,脸上却是满满的欢喜。

一家吃了顿丰盛的午餐,又收拾了一下午的东西,傍晚开始围在堂屋里算账,灵儿主动担任起记账的任务,找了张草纸,捡了根碳棒,老娘每报一个数儿,她就在草纸上煞有介事的写画:

谷子五升八文钱,糙米三升七文钱,谷子十升十八文,棉花半斤十文,甘薯十斤四文钱,猪肉三斤二十文……

老娘买的东西散碎,又专拣人家卖剩下的,自然东边几斤西边几斤,她也只能靠记忆慢慢叙述,按一般方式要记下这么多东西肯定不易。灵儿干脆画了个表格,每样东西列一竖列,标上数量价格,最后再算总数儿。

最后算下来,谷子两百三十五升,糙米一百二十升,小计七百五十文;甘薯、豆子等杂粮重量不等,小计二百文;棉花、布料、针线、尺子工具等小计五百二十文,另外猪肉、腊肉、猪骨头等小计二百一十文,合计一千六百八十文,剩下三百二十文。

老娘清点完剩余的铜钱,抬头看灵儿,灵儿立刻报出各项数目,老夫妻怔愣片刻,低头默算良久,又把铜钱数了两遍,老娘惊讶道:“对上了!他爹,对上了!”

老爹也有些惊讶的看着灵儿,灵儿不明所以:“爹、娘,这些东西够咱们过冬了不?”

老爹抚须点头道:“够了,灵儿,把你记账那张单子给爹看看!”

灵儿看看草纸,上面全是用阿拉伯数字记记的数字,还有算式,爹娘应该看不懂吧?她有些惴惴的把草纸递给老爹,老爹拿着草纸皱眉端详了半晌,老娘也凑过去看看,稀奇道:“灵儿,这是些什么东西?你从哪儿学来的?”

灵儿想了想道:“我方才记账,一下笔,这些符号就从脑子里跳了出来,我想……兴许是天坑中那个仙人教我的吧?”

爹娘对望一眼,然后同时转头看向灵儿,那目光有些怪异。灵儿干笑两声:“爹、娘,真是仙人教我的,他说……学会了有好处,就那么一挥袖子,我脑袋里就有这些东西了!”

老娘道:“好灵儿,娘不是不信你,娘是…是高兴啊!呵呵!”

老爹微微点头,之后又是一声长叹,老娘道:“老头子,仙人赐给咱们这么好个闺女,你叹什么气啊?”

“哎,我说可惜灵儿是个女娃,要是男娃定能考取功名、入仕为官、造福一方啊!”

“老头子,你就别贪心了!谁说只有男娃才能造福一方?咱们家灵儿这么能干,小小年纪就让咱们俩跟着享福了不是?”

老爹呵呵笑道:“说来也是,做人不能太贪心!灵儿啊,仙人给你如此恩惠,你须得善用,只能助人,不可害人,知道否?”

灵儿嘴上应诺,心下却直犯嘀咕,心想什么狗屁仙人,我就是那仙人!

老娘起身在新买的东西里翻腾一阵,半晌后拎出两个布袋,一个包袱,还有一匹布。将其一一摆桌上。

“他爹,你看,这是我今儿特意挑的好东西。两个布袋各有五斤精米、五斤黄豆,包袱里是两斤上等棉花,还有这匹青布。这些拿去孝敬村长老人家,顺便请他有空时教咱们灵儿认认字,你看成不?东西够不够?”

老爹将桌上物品一一翻看一遍,想了想道:“老村长对咱们向来不错,上次盖新房办酒席时人家又送来两大坛子好酒,家里不是还有三百来文盈余吗?咱们再加一百文当束脩吧!”

老娘点头:“这个倒好说!只是咱们家灵儿虽然开了窍,有些小聪明,但毕竟是女娃,不知老村长他愿不愿意收啊?”

老爹若有所思的看看灵儿,沉吟片刻道:“灵儿啊,老村长是咱们村儿的秀才,见多识广、办事公道、德高望重,但有一条,他从来不教女娃念书,听说当年县城有个大富之家愿意出十两银子一个月的束脩请他去教几位小姐,他都没同意!你……”

“爹爹放心,灵儿明天一定好好表现,让老村长心甘情愿的收下灵儿!”

第二天依然是大雾天,爹娘本想吃了饭就去,灵儿看外面又冷又潮,她知道老村长身体不好,时常咳嗽,便要求等雾气散了去,而她自己却拉着老娘进厨房,非要老娘教自己熬生姜红糖水。

等巳时过后,雾气消散、太阳出来,一家人带上东西、拎着一罐子红糖水去村长家。这一路上自然免不了村人探头探脑的观望以及多嘴妇人问东问西,灵儿先前就跟爹娘套好口风,应付起他们也算容易。

他们刚到村长家院门口,就听里面老村长一长串剧烈的咳嗽声,然后是个老太太嘀嘀咕咕的念叨:“叫你不要出门,不要去管闲事,你偏偏不听,这下好了,一受凉就咳嗽,喝了两个月的汤药全都白瞎了,唉~~~”

“你个妇道人家知道什么,咳咳~~~我~~咳~~我身为村长~~咳咳咳~~~”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你是村长,你什么事儿都要管,唉!”

一家人在门口面面相觑半晌,等里面声音稍稍安静些才敲门,开门的是个五十来岁、头发花白却健壮精干的老太太,她见了一家人立刻热情道:“哎呀,这不是杨老弟和大妹子吗?哎呀,傻妞儿也来了啊,进来,快进来!”

一家人进了院子,爹娘把礼物交给老太太,老太太有些惊讶,嘴上说着客气话,手上推脱几下还是把东西全都收了,然后笑呵呵的给一家人倒茶说客气话。

灵儿顺势拿了个空茶碗,拎着罐子到老村长面前:“村长爷爷,听说您受了寒经常咳嗽,您看,我给您熬了生姜红糖水,可以止咳祛风,现在温度正好,您趁热喝了吧!”

灵儿倒了半碗红糖水递给老村长,老村长看看灵儿,又看看那碗,似乎有些犹豫?灵儿想了想,自己先押上一口,又递过去:“爷爷不怕,一点儿都不苦,可甜了!上次我生病,爹娘就是熬这个给我喝,两天就好了!”

村长娘子笑呵呵的过来:“哎呀,傻妞儿果然开窍了,会熬红糖水了!老头子,大妹子说这是小丫头今早亲自熬了大半个时辰才做好的,你就喝了吧!”

村长接了碗,想了想道:“傻妞儿,你……”

“村长爷爷,我叫灵儿,不叫傻妞儿!”

村长笑笑,“嗯,灵儿这名字好,你为何要熬红糖水给我了?”

“村长爷爷,爹娘说您是大好人,能识文断字,懂好多大道理,灵儿想跟学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