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51章 肉饼

第五十一章 肉饼

自从老村长答应教灵儿读书识字后,灵儿每日一大早吃完饭就往老村长家跑。老村长说读书识字要循序渐进,不能一口吃个大胖子,因此他每日最多只教二十来个字。

认字对灵儿来说一点儿不难,只是繁简体的区别,但写字却是个大问题,她得从握笔、坐姿开始慢慢学。在老村长那里,她除了帮村长老两口端茶倒水跑跑腿儿逗逗笑,其余时间都在练字中。

因灵儿力气大跑得快嘴又甜,自然很得这对老夫妻喜爱。一个月下来,村长娘子几乎把灵儿当亲孙女一般疼爱,有什么好吃的、好用的,亲孙子有的灵儿肯定有,亲孙子没有的灵儿也有,因村子娘子娘家姓桂,所以灵儿也改了称呼,直接叫桂奶奶。

当然万事都有好有坏,灵儿在村长老两口这里受到重视喜爱,很快便引得某些人不爽。这不,以往几个月都不登一次门的四媳妇又来的,同来的当然少不了她的一对子女。村长家这位四媳妇最是嘴甜,为人处世最为圆滑,当然也最会做样子。

她还没进门,就听她咯咯的笑道:“鹏儿、雁儿,快叫爷爷奶奶开门!”

桂奶奶此时正在厨房忙活,村长坐在院中看书,灵儿在练字。桂奶奶一时忙不过来,便喊道:“灵儿啊,你去给你四婶开下门!”

灵儿应诺一声,站起来咚咚跑向院门口,踮起脚尖儿拨开门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四媳妇一手托着盘子一手甩着手帕笑呵呵的进来:“爹、娘,媳妇今早烙了几个肉饼子……傻妞儿!怎么又是你啊?”

桂奶奶一边用围裙擦手一边匆匆出来,见了一对孙子自然高兴,对他们拍拍手道:“哎呀,鹏儿、雁儿,又来看奶奶了?过来过来,让奶奶抱抱!”

两孩子甜甜的叫声奶奶扑上去,桂奶奶一边一个,搂着孙子孙女好一番亲热。四媳妇斜灵儿一眼,不高兴的嘀咕了句什么,然后满脸堆笑端着盘子上去:“爹、娘,媳妇刚烙的肉饼子,特地送来给你们尝尝!”

“哦,好啊,放下吧!四媳妇有心了!”桂奶奶指指灵儿练字那张桌子,示意她放下。四媳妇过去,见上面摆着纸墨笔砚,还有灵儿写得歪歪扭扭的字,扑哧一声笑出来:“傻妞儿,你练了一个月的字,怎么还这么难看啊?我看啊,你是没那个命,就别折腾了!”

灵儿心里虽不高兴,但对方毕竟是村长的儿媳,自然不能因半句玩笑话顶撞她。她笑呵呵道:“谢四婶提点,灵儿知道自己手笨,不过夫子说勤能补拙,只要灵儿多加练习,肯定能写出一手好字的!”

“哎呀,女孩子家家,不能考功名不能入仕途,认那么多字儿干嘛?有这时间还不如多学学针线女红、炒菜做饭,以后嫁个好人家才是正道儿!您说是吧,娘?”

桂奶奶抬头看她一眼,“四媳妇,你们一家子今年的冬衣做好了?”

四媳妇一愣,呵呵笑道:“娘,您明明知道我最不会拿针,不过没关系,我娘早把冬衣冬袄棉被送来了,哦,对了,还有爹娘的了,看我这记性,下次一定带来!”

桂奶奶没答话,却小声嘀咕:“唉,几件冬衣都要娘家做,娘家还能给做一辈子啊!有空也不多学学,成天跟些多嘴的妇人说三道四像什么话?”

四媳妇被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接话,倒是她女儿拉着桂奶奶撒娇道:“奶奶,我要吃肉饼子!”

桂奶奶摸摸她脑袋,笑呵呵道:“好,好!奶奶马上给雁儿肉饼子吃,啊!”

然后她牵着一对孙子坐到灵儿写字的小凳上,掀开盖着的手帕,一阵肉香顿时飘散出来。虽然不太喜欢这个四媳妇,不过她每次带的吃食确实不错,也不知是不是她做的?

三岁的小丫头雁儿一见肉饼伸手就要去抓,他哥哥、与灵儿同年的鹏儿拉住她的手道:“妹妹,这是娘孝敬爷爷奶奶的,咱们不能吃!”

桂奶奶满意的点点头,摸摸小男孩脑袋:“鹏儿越来越懂事了,真乖!”

小女孩赶紧把手收回来,咬着手指抬头巴巴的望着老太太:“奶奶,雁儿也懂事、雁儿也乖,可是雁儿还想吃饼饼!”

桂奶奶乐得呵呵直笑,将二人搂在怀里:“好,好!雁儿也乖,奶奶给雁儿吃饼!”

老太太把手在围裙上撑几下擦干净,数数肉饼,一共四个,她环顾一圈,将第一个肉饼给了孙子鹏儿,第二个给了孙女雁儿。

四媳妇赶紧道:“娘,别给他们,这是特地孝敬您和爹的,他们在家吃了好几个,就是嘴馋,他们拿着也吃不完!鹏儿、雁儿,快给爷爷奶奶!”

孙子鹏儿有些不舍的递回去,可雁儿那个已经被咬了一小口,听她娘这么说,依然依依不舍的拿着饼子不松手,桂奶奶笑道:“我们老了,牙掉了,吃不动了,孩子喜欢就让他们吃吧!”

“家里还有了!”

“家里是家里,奶奶这儿是奶奶这儿,这肉饼不是给我们的,这事儿我做主,鹏儿、雁儿,吃吧!慢慢吃,别噎着啊!”

四媳妇嘴上说着孩子不懂规矩,嘴太馋,脸上却是很满意的。桂奶奶看盘子里还剩两个,便对灵儿招招手,灵儿过去,她用围裙给灵儿擦擦手,塞了个饼子给她,笑眯眯道:“来,灵儿也吃,热乎着了!”

灵儿推辞:“不用了,桂奶奶,我早饭吃得饱饱的,现在还撑着了!”

但桂奶奶很坚持,硬是把饼子塞她手里,还不停的催她快吃。四媳妇脸色非常不好看,对着灵儿后背直放眼刀子。她站了会儿,又挂上笑脸道:“爹,您身子一直不好,连学堂都没开了,干嘛还收个女娃子来费心啊?”

老村长抬头看她一眼,视线又回到书本上,淡淡道:“她愿意学!”

四媳妇一愣,嗤笑一声:“愿意学!村里愿意学的孩子多了去了,也没见爹收其他孩子啊!咱们王家那么多孩子,干嘛收个外姓的傻妞儿来教啊?您这费心费神的,又贴东西又包午饭的,他们家穷成那样,交得起束脩吗?”

村长有些不耐烦的看她一眼,没答话,四媳妇撇撇嘴:“爹,您看现在年底了,鹏儿学堂也放假了,要不…鹏儿也来跟你学学?”

村长不置可否道:“随便,他愿意来就来吧!”

四媳妇眼珠一转:“爹,您看一个是教,两个也是教,要不…咱们雁儿也来跟您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