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52章 四媳妇

第五十二章 四媳妇

村长四媳妇来逛了几次,用几个肉饼便把自己一对儿女送到了村长家。原本是说让两个孩子跟灵儿一样,每日早晚前去即可。可桂奶奶说早晚天气凉,偶尔刮风下雪的,冻着孩子不好,让两个孩子就住奶奶家,这段日子跟爷爷奶奶过。

四媳妇表面上为难的推辞,灵儿分明感应到她满满的兴奋。啧啧,这四媳妇真有心眼儿。村长一共三儿两女,最大和最小的都是女儿,都已远嫁外地;中间三个儿子各自成家生子,当初他们本是住在同一大院里的,就是这四媳妇撺掇着要分家。

她家相公最小,按惯例村长老夫妻应该跟他家一起过的,可她推来推去就是不同意,要么就只要桂奶奶跟她过,老村长跟兄长家去。因为桂奶奶身强体健,干活不比男人差,可老村长身体却一直不好,每天不干活,要喝药,还时常贴补村里贫户。

兄弟媳妇几个商量老久都没结果,感觉都把老村长当累赘!老村长一气之下,把家产田地分成四份儿,三个儿子每家一份,自己老两口一份儿。院子也是,愿住老房子的每人一两银子,不愿住的给三两银子自己找地方盖去,你愿意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结果很让人失望,三个儿子没一个愿意住老房子的,全都搬了出去,盖了新房。村长觉得院子太大太空旷,便将自己常住的几间屋子筑起院墙单独隔离出来,其他的半卖半送给了村里的贫困。

当然老房子廉价卖出去时几个媳妇依然有意见,对价钱太低嘀咕抱怨不说,还想分卖房子的钱,结果村长来一句:“谁跟我们老两口同住直到我们驾鹤西去,卖院子的钱就给谁!”,结果大家都不吱声儿了!

老两口为分家这事儿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老村长的病情也曾一味加重,甚至差点儿真的驾鹤西去,幸好他挺了过来。不过之后,几个媳妇想让桂奶奶帮忙带孙子,桂奶奶都一口否决,直到这两年老村长身体好了些,才偶尔给孙子们开开小灶,教点儿东西。

如今老村长收了灵儿这个学生,四媳妇就趁机把自己一对儿女送来,灵儿原本以为她是不甘心自己这个外人得了老两口的好处,想让自己儿女也分一杯羹。可几天下来,她发现四媳妇的心眼儿比想象中还多。

瞧瞧,灵儿前脚刚进门,那四媳妇后脚就进来了,她见了灵儿又是那句话:“哎呀,傻妞儿啊,你怎么又来了?束脩交了没?”

灵儿笑笑:“四婶婶好,已经交给桂奶奶了!”

“哦?是吗?啧啧,没想到你家穷成那样,还交得起束脩!哎,傻妞儿,听说你上次出门遇上贵人,借了不少钱给你,那贵人是哪个村儿的?我怎么没遇上这种好事?”

“婶婶家境殷实,您当别人的贵人还差不多,哪需要贵人啊?婶婶,我去练字了!”

四媳妇撇撇嘴嘀咕:“女孩子家家,学什么识字啊……”接着她一扭一扭的去看自己那对儿女,然后就一直围在桂奶奶身边陪着笑脸说话,可她转来转去,也没见她帮把手出点儿力!

等老村长教完三个孩子今天要学的东西,让几人自己练习,他回屋休息一阵。四媳妇偷偷摸摸的出来,贼兮兮的扫两眼厨房和书房,又看一眼灵儿,把她那对儿女拉到一旁,低声嘀咕着什么。

灵儿装作低头练字,耳朵拉得老长想听他们说什么,可惜他们声音小,听不清楚,断断续续听到个什么金三样……你奶奶什么的。

桂奶奶端盆水出来倒,见那母子几人缩在墙角,便大声道:“四媳妇,你干嘛了?”

四媳妇吓了一跳,一下子站起来,结结巴巴的干笑道:“呵呵,娘!没…没什么!就…就是叫鹏儿、雁儿好好学,要听你们的话!”

桂奶奶看两个孩子一眼:“鹏儿底子好,老头子昨晚还夸了他几句,雁儿太小,就让她跟着玩儿吧,学不学都没关系!”

“呵呵,是啊是啊,本来我也不想让雁儿来的,可她留在家里没孩子陪她玩,就爱到处乱跑,我怕她被欺负,所以送过来,正好跟…跟傻妞儿搭个伴儿!傻妞儿,你可得多多照应照应我们家雁儿!”

灵儿笑眯眯的应诺一声:“好的,四婶!”

那小丫头却嘟起嘴道:“才不要,我不要跟傻瓜玩儿,要不我也会变成傻瓜的!”

灵儿抽抽嘴角,四媳妇看灵儿一眼,故意训斥道:“雁儿,不许胡说,虽然傻妞儿以前是有些傻,可她现在不傻了,还会识字写字了,你要好好跟灵儿姐姐学知道吗?”

小丫头不情愿的嘟起嘴跑开,小男孩倒是礼貌:“奶奶、娘亲放心,鹏儿会好好照顾妹妹的!”

“嗯,那就好,鹏儿,好生学,啊!早点儿给咱们老王家考个功名回来!”

“是,奶奶!”小男孩乖巧的应诺,还行了个礼。

桂奶奶满意的点点头,看看四媳妇道:“四媳妇,马上就年关了,你家屋子收拾了没有?床单被单洗了没有?棉被晒了没有?今天天气不错,有空就回去干点活儿,别东窜西窜的,鹏儿和雁儿有我看着,你不用担心,去忙你的吧!”

四媳妇有些尴尬,“哦,呵呵,好啊,媳妇正准备回去了!那就麻烦娘和爹了,我明天再来看他们!”

桂奶奶挥挥手道:“去吧去吧!”然后拿着盆子进了厨房。四媳妇站了会儿,听了会儿厨房的动静,拉着两个孩子道:“鹏儿、雁儿,记得娘方才的话,早点儿问,别忘了啊!”

两个孩子应诺,将四媳妇送到门口,然后小男孩把小女孩拉到一旁,在她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什么。他一回头,见灵儿正望着他,先是一愣,然后板起脸凶巴巴道:“看什么看?哼,傻子!”

灵儿一愣,这是小男孩儿来这里五天后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先前他们兄妹俩一直把自己当空气,原本以为他们只是怕生,不好意思跟自己说话而已,原来…是瞧不上自己!灵儿自嘲的笑笑,低头练字。

好一阵过后,桂奶奶端着几个盘子出来,笑呵呵的招呼道:“灵儿、鹏儿、雁儿,来,吃油果子了,刚刚出锅的,可香了,快来快来!”

那对兄妹欢呼一声冲过去,桂奶奶拉着他们洗了手才给吃,小男孩对小女孩打个眼色,小女孩娇滴滴道:“奶奶,雁儿马上就要过生了,您给雁儿礼物不?”

桂奶奶笑呵呵道:“给,当然给,咱们雁儿马上就四岁了,要成大姑娘啰!”

“奶奶,我可以自己选礼物么?”

“好啊,雁儿喜欢什么?”

“雁儿喜欢的奶奶都给么?”

桂奶奶随口道:“呵呵,是啊,只要奶奶有的,雁儿要什么给什么!”

“我要金子!”

桂奶奶一愣:“什么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