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53章 金三样

第五十三章 金三样

小丫头皱起小脸,眼中含泪:“奶奶,您答应雁儿,要什么就给什么的,雁儿要金子,金三样,要金子!”

桂奶奶皱起眉头想了想,板着脸道:“雁儿别胡闹,奶奶没有金三样!”

“骗人,奶奶明明就有,呜呜~~雁儿就喜欢金子嘛!”小丫头说哭就哭,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桂奶奶看孙女那可怜样儿,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安慰道:“雁儿乖,不哭不哭,奶奶给雁儿买头花儿、做漂亮衣服好不好?”

小丫头挣扎着小身子哭闹:“不要不要,我就要金子,就要金子嘛!”

“胡闹!咱们普通人家,哪有什么金子!”老村长从书房出来,板着脸瞪着雁儿。小丫头似乎被吓着了,一抽噎差点儿没缓过气儿来。

她哥哥鹏儿见了老村长,立刻站好恭恭敬敬的行礼:“爷爷别生气,妹妹小、不懂事,她是听隔壁如兰婶子说奶奶有套金三样的首饰,一见光就亮光闪闪的,可好看了,妹妹才想要的!爹娘都嘱咐过我们不许说的,妹妹一时没记住,请爷爷奶奶不要责怪妹妹!”

桂奶奶看老村长一眼,叹口气道:“算了吧,老头子,孩子小,不懂事,听别人乱嚼舌根而已!”

老村长轻哼一声倒没说什么,桂奶奶帮依然还在抽噎的雁儿擦擦眼泪,低声道:“雁儿啊,那都是别人乱嚼舌根传的闲话,别信她们,啊!”

桂奶奶想了想又道:“鹏儿啊,你回去告诉你娘,奶奶这儿要真有好东西,以后都是留给你们这些子孙的,带不进土里去,叫她别挖空心思惦记了,啊!”

小男孩有些紧张,结结巴巴道:“没…没有!奶奶,娘什么都没说!”

桂奶奶笑笑,没再提这事儿,帮雁儿洗了手擦了脸,把她牵到小桌子前,用筷子夹了油果子沾点儿糖喂给雁儿,又道:“鹏儿、灵儿,你们也快吃,这油果子要趁热沾了糖才好吃,待会儿凉了就硬了,快吃,啊!”

原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可三天后的傍晚,灵儿回到家中,老娘招呼她去帮忙提糯米,打算去小虎子家借用石磨糯米面。

这里的习惯是过年前后一定要吃糯米粉面做成的汤圆,预示一家团团圆圆,来年日子也过得圆圆满满,灵儿家因为穷已经好些年没吃过汤圆了,这次老娘特地去村里换了二三十斤的糯米,说要把前些年漏的全都补上,只是磨汤圆面这个活儿比较麻烦。

灵儿家没有石磨,自然只能去别家借用,因村里有石磨的人家并不多,每副石磨都有人排队等着用,老娘等了四五天才轮到,便催着灵儿快去,争取今晚把这二三十斤糯米全磨出来。

灵儿力气大的事儿在村里也有些传言,不过她不敢表现得过火,就跟老娘换着推磨,每次自己推的时候就叫上小虎子帮忙,小虎子也不用使多大劲儿,只用搭把手就是。

如此忙活了一个时辰,那糯米才磨完一半,此时天色渐暗,已有妇人吃了饭四处窜门子,小虎子家也来了不少,有站着闲聊的,也有好心来帮灵儿母女搭把手的,不过她们嘴上一个都没闲着,笑呵呵的说些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话。

其他的倒没什么,倒是几个妇人神秘兮兮的议论引起了灵儿的注意:“哎,你们听说了吗?老村长家的桂婶子有套金三样儿,金步摇、金耳环、金镯子,都是足金的了,一见光就金光闪闪的,可扎眼了呢!”

“不会吧?老村长分家时家产田地全都分光了,哪还有什么金三样儿?”

“嗨,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东西是桂婶子当年的陪嫁,自然不能算作家产了!”

“陪嫁?!桂婶子家什么来历啊?咱们镇能陪得起金三样儿的可没几家!”

“听我婆婆说,桂婶子娘家当年可是省城附近的大地主了,那陪嫁箱子个个装得满满当当的,一打开全是些上等好货,金银首饰也不少,不过就这套金三样最出彩,不仅样式好,分量足,听说还有些来历了!”

“什么来历?”

“你就瞎掰吧,村长家虽然境况好些,不过人家老村长开了那么多年的私塾,每年束脩都能收不少,家里还有不少田地,那是人家祖上传下来的,说得人家像是靠嫁妆过日子似的!”

“我可没瞎说啊!那金三样儿什么来历我不清楚,不过桂婶子娘家不俗,村里的老人都知道,你不信去问问看啊!”

几个妇人叽叽咕咕争论一番,大多是满怀质疑,有媳妇道:“朱大嫂,你说桂婶子娘家殷实,我怎么没见人家娘舅穿金戴银,反而满身补丁了,看样子比桂婶子家差多了!”

“嗨,这个还不简单,自然是她娘家败了呗,听说十几年前惹了个什么官司,搞得他们全家倾家荡产的,桂婶子把自己陪嫁全都填进去了,就留了那套金三样儿!”

虎子娘嗤笑一声:“朱大嫂,看你那样儿,说得好像见过那金三样儿似的!就算人家桂婶子真有那金三样儿,也是人家自己的东西,你那么着急干啥?”

最先透出口风的朱大嫂红着脸道:“我哪有着急啊,是你们自己不信逼我说的嘛!我是在想啊,老村长已经给几个儿子分了家,那套金三样儿最后会落到谁头上?那套东西可不是俗物,少说也能值好几百两银子了!”

“几百两银子!没那么多吧?”

“肯定有,前些日子我娘家妹子想去打对金耳环,一问价,那金子比以前涨了好几倍,现在要十五两银子才能换一两金子了,听说还要涨!”

“是吗?那金子可真值钱了!桂婶子几个媳妇有福气啰!”

“这个难说啊,当初分家时,桂婶子几个儿子媳妇个个推三阻四,不愿跟老人家住,我看桂婶子未必舍得把好东西给他们!”

“桂婶子一把年纪了,不给儿孙还能给谁?”

“别忘了,桂婶子还有两个闺女了!”

“对啊!要是我有那好东西,儿子媳妇那样对我,我也不给他们,给闺女去!”

“不能吧?给闺女不是落到外人手里了?”

“瞧你这话说的,闺女算什么外人?桂婶子那东西不也是从娘家带来的?”

“不能,我看就算桂婶子自己愿意,她那几个儿子儿媳也不会答应!”

“是啊是啊,难怪这几日我看桂婶子那四媳妇老往他们院子跑了,听说她把自己一对儿女都留在了桂婶子身边,不会就是冲着那金三样儿去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