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57章 冤大头

第五十七章 冤大头

“月儿姐、月儿姐!”灵儿连唤数声,月儿头也不回,一溜烟儿的跑远了!灵儿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是不是该追上去?

旁边的妇人道:“哎,灵儿,方才那丫头是谁啊?好像不是咱们村儿的人吧?”

又一妇人道:“那丫头看着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一般!哎呀,对了,听说家洁大姐今儿早上就带着一大家子回来了!那丫头莫非是老村长的外孙女?”

“啊?外孙女!是不是啊?那…那咱们方才那话要是传到老村长耳里,会不会……”

“嗨!怕什么啊?这话又不是咱们传出来的,咱们都是听别人说的,再说这事儿大伙儿都知道,老村长知道也不会把咱们怎样!”

“糊涂啊你,老村长自然不会把咱们怎样,可他那几个儿媳妇,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到时候怕是……”

灵儿趁着妇人议论的空当瞧瞧溜走,在小巷口犹豫片刻,还是往老村长家跑去。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等她到达老村长家时,见院门大开,里面却鸦雀无声。

她几步冲到门口,院中之人齐刷刷的看过来,站在桂奶奶面前的月儿回头看到灵儿,大声道:“奶奶,不信你问灵儿,方才她也听到了!”

灵儿一愣,遭了!自己来得真不是时候,她想退出去,四媳妇一声大喝:“站住!”

灵儿停下,一脸茫然的望着她:“四婶婶好,四婶婶有事吗?”

“哼!谁是你四婶婶,我婆家姓王,娘家姓唐,跟你杨家有何关系!”

灵儿脸色变了变,努力压下怒气,想转身就走,可对方却不放过她:“你跑什么跑?心虚了是不是?”

灵儿心下恼怒,上前一步道:“我杨灵儿做事凭天地良心,有什么好心虚的?”

“呵,好一个天地良心!想当年你爹娘乞讨到我们村儿,差点儿饿死,要不是咱们爹娘先善,给他们饭吃,又收留了他们,你们一家子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可怜了!

如今爹又破例收你个女娃娃当学生,教你识字念书,娘什么好东西都给你,没想到你是头喂不饱的白眼狼!我们家的事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到处传闲话!”

灵儿气急:“我什么时候指指点点,传你们闲话了?四婶婶不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咱们娘有金三样儿这事儿村里能有几个人知道?之前那么多年都没人提过,怎么你才来几天,村里就传得沸沸扬扬?说什么我们惦记娘的好东西,我看是你自己不安好心吧?

哼,女孩子家家,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借着识字的由头拉关系,你以为你乖巧了、嘴甜了,咱们娘就能把金三样儿给你?做梦!你要搞清楚,你姓杨不姓王,不管你耍多少小心眼,娘的东西就算不给咱们鹏儿雁儿也轮不到你!”

灵儿简直要气炸了,自己不过是跟月儿过来看看状况,没想到就被人家莫名其妙污蔑成心怀不轨、不安好心,甚至想贪图人家的钱财!

她捏紧拳头咬牙切齿的瞪着四媳妇,四媳妇冷笑一声,转头对桂奶奶道:“娘,都说外人靠不住,您还不信!您看,这小妮子才来几天,居然就把咱们家的家底儿摸得清清楚楚,还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现在啊,咱们村人人都知道您有套价值千金的金三样!”

“我不知道桂奶奶有金三样,不是我传的闲话!”灵儿气得大吼。s173言情小说吧

三媳妇嘿嘿一笑:“哎呀,这小妮子脾气还挺倔,这时候了还不认账!

爹、娘,我早就打听清楚了,就是这小妮子使坏!昨晚她和她娘在小虎子家磨糯米面时,还跟村里那些爱嚼舌根的说,您当年的陪嫁可丰厚了,要不是舅舅家出了事,贴了些出去,咱们家说不定不比王员外家差了!幸好您老有先见之明,把金三样留下了!

娘啊,我听说现在市面上的金子都涨价了,原来十两银子就能兑一两金子,上个月月底就涨到十五两银一两金,听说昨儿个已经涨到十八两银一两金了!

您看,金三样儿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了,每逢过年又是小偷泛滥的时节,要不…咱们…”

桂奶奶眯起眼看她,三媳妇呵呵干笑两声,拉拉二媳妇道:“二嫂,你也说说看!”

二媳妇柔柔的笑道:“嗯,三弟妹说得有点儿道理,不过我什么都听娘的,娘说怎样就怎样!”

四媳妇道:“娘,我让我大哥打听过了,听说这次金子涨价是因为京城大主子要造一批金器,一时凑不齐才涨的,不过现在这价儿已经到尽头了,一旦金子凑足,立马就会跌价儿,要不…咱们把那金三样换成银子……如此能多得好多银子了!”

三媳妇更是两眼放光:“真的?四弟妹,这消息可靠不?娘,要不咱们就……”

桂奶奶抬眼:“你们是要我把我的嫁妆拿出来换成银子,然后你们好分?”

“是啊是啊!哦,不是不是,我是说…是说…呵呵!那个……”三媳妇结结巴巴,四媳妇道:“娘,我们意思是您先换那金三样成银子保管着,手里也宽裕些不是?我们这也是为您好啊!”

“是啊是啊!我就是这个意思!”三媳妇与四媳妇一唱一和,二媳妇虽没说话,微微低着头,眼睛却时不时瞟向老村长、桂奶奶和王家洁。

院子里沉默下来,大家都在看桂奶奶,等她发话,月儿突然气呼呼的喊道:“三舅母、四舅母,你们果然是贪图我外婆的银子来的!你们坏心眼儿!”

四媳妇一拍巴掌道:“哎呀,小月儿啊,你可错怪你四舅母我了,这事儿以前我真不知道,都是听别人传的,要不是……”她四下看看,指着灵儿道:“要不是这小妮子乱嚼舌根,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事儿了!”

三媳妇也赶紧撇清关系:“是啊是啊,我到昨儿半夜才听说这事儿了,爹、娘,您知道我和家才都是老实人,哪有那么多坏心思啊?我们今天来只是想看看大姐,金三样儿这事儿要不是月儿丫头提起来,我都记不得了!”

两个媳妇把责任全往灵儿身上推,其间还不忘劝老太太拿金子去换银子。灵儿开始非常生气,甚至恼怒得想揍人,可气过之后,又觉得好笑,她倒要看看,这两个妇人如何唱双簧,如何让自己当冤大头,如何把所有责任推到自己这个六岁小丫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