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58章 赶人

第五十八章 赶人

“你们说够了没有?”桂奶奶沉声道。

四媳妇见她脸色不好,赶紧住嘴,可三媳妇依然喋喋不休:“娘,咱们家那金三样得早点儿换,那金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跌了呢,到时候就不划算了!娘…那个……”

三媳妇总算发现气氛不对,她停嘴四下看看,见大家都闭嘴不语,二媳妇正对她直眨眼,桂奶奶脸色铁青,她干笑两声:“呵呵,娘,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

“出去!”桂奶奶厉声道。

三媳妇顿了顿,脸上一阵发红,她尴尬的笑笑:“娘,那个…我……”

“你给我出去!”桂奶奶黑着脸哗啦一下站起来,三媳妇被吓得后退两步,赶紧解释:“娘,您别生气,我…不关我的事,是…对了,是杨家那扫把星乱传闲话,我……”

桂奶奶二话不说,大步流星向院角走去,大家还没明白过来,她拎起扫帚就向三媳妇腿上扫去:“给我滚,滚出去!”

“娘,您别生气啊!哎呀,娘,您怎么打我啊?不管我的事啊!”三媳妇一边躲一边大喊,最后还是三媳妇两个儿子跑去拉住桂奶奶求情,她相公一边赔礼一边拉着媳妇出门。等三媳妇走后,桂奶奶拄着扫帚眼睛一扫,二媳妇和四媳妇都低下头去。

桂奶奶道:“二媳妇、四媳妇,你们是不是也冲着那金三样来的?”

二媳妇缓缓站起来轻轻一蹲:“媳妇不敢!”

四媳妇干笑两声:“哪能啊!娘,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我是来看鹏儿和雁儿的!”

桂奶奶冷哼一声:“不管你们是不是冲那几样东西来的,我今天就明明白白告诉你们。金三样我以前确实有。

不过三年前,你们大舅舅买地,二舅舅盖房子,三舅舅娶媳妇都需要钱,他们小时候对我百般爱护,需要用钱时我不能藏着掖着,当时就把金三样一人一件分给了他们,现在我和你们爹只剩下点儿棺材本儿,你们是不是想把我们的棺材板子也分了去?”

院子里安静半晌,最后还是老村长的大女儿王家洁和她大女儿范怀琴把桂奶奶劝回屋里。二媳妇和三媳妇找个由头,拉了自家男人带着孩子匆匆离开院子。

所谓人走茶凉,那群人一走,这小院子又显得有些空旷了,院中几桌酒席一片狼藉,也没人收拾。灵儿环顾一圈,见一直没发话的老村长正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今天虽然天气不错,但毕竟是冬天,在院中待久了容易受凉。

于是她上前,招呼月儿,还有院中那一脸茫然的十四五岁少年,三人合力一起把老村长弄回屋里。等他们从房里出来,见厨房门口的月儿大姐范怀琴正对自己招手:“灵儿,过来!”

灵儿稍稍犹豫,向厨房走去,月儿也跟了上来:“大姐,你找灵儿干什么?”

范怀琴瞪她一眼:“你还好意思说,今天这事儿全是你惹出来的,待会再跟你算账!”

月儿惊讶道:“啊?我哪有惹祸啊?大姐,你好过分,人家说的都是真话嘛!你看,外婆一说没了金子,几个舅母都跑了,她们明明就是贪心嘛,还怪灵儿头上,真讨厌!”

“还说!去,给我收拾桌子去!小勇,你也去帮忙,给我看着她,别让她过来!”方才的少年应诺一声,月儿小嘴翘得老高,嘟囔道:“收就收嘛,干嘛还要三哥看着人家?”

灵儿跟着范怀琴进了厨房,见桂奶奶和她大女儿手拉着手坐在一起,二人脸色都不好看,都是愁眉苦脸的样子。范怀琴道:“外婆,娘,别生气了,几位舅母就那德性,犯不着跟她们生气!灵儿,来,过来!”

范怀琴将灵儿推到二人面前,桂奶奶抬头看她,勉强笑笑,将她拉到身边,拍着她的手道:“灵儿,方才委屈你了!”

灵儿摇头道:“没关系!桂奶奶,金三样的事真不是我说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桂奶奶摸摸她的脸:“好孩子,奶奶知道!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是我那几个媳妇对不起你,奶奶…奶奶帮她们给你道个歉,你别往心里去,啊!”

灵儿赶紧摆手:“不用不用,桂奶奶相信灵儿就好了!”

范怀琴道:“哎呀,外婆,你帮她们道什么歉啊?舅母她们多大的人了,孩子都比灵儿大,明明自己心眼儿多,事到临头却往孩子身上推,真是……”

“琴儿,别胡说,她们是你舅母,是长辈!”范怀琴她娘一本正经道,范怀琴耸耸肩,抿抿嘴,偏头嘀咕:“她们哪有长辈的样儿!”

范怀琴他娘轻叹一声,桂奶奶也有些难过,低头不语,灵儿想了想道:“桂奶奶,以后……以后灵儿还可以来跟夫子学识字么?”

桂奶奶顿了顿:“当然可以,灵儿啊,你可别听她们瞎说,以后一定得来!你不知道自从你来后,老头子精神好了许多,每日你一走他就摇头叹气,说可惜你是个女娃娃,要是男娃娃,定是个状元之才!”

范怀琴惊讶道:“啊?不会吧,外婆,外公对学生向来严厉,难得夸一次人!灵儿才来一个多月,还是个女娃娃,外公这么看重灵儿,莫非她有什么过人之处?”

“老头子说这丫头心思灵透,学东西快,具体如何我也不太清楚!”

范怀琴偏头将灵儿上下打量一番,笑呵呵道:“小灵儿,我外公一般不收女学生,当年我求他那么多次,他都只教我认字,不让我叫他夫子了,说说看,你都用了什么办法?”

灵儿尴尬的笑笑:“琴大姐过奖了,灵儿只是说想读书识字,以后可以照顾爹娘不受欺负,兴许夫子是可怜灵儿才答应的吧!”

“哦?是吗?哎呀,对了,娘,咱们月儿的事不是一直没办法解决吗?我看……要不就让月儿留下,和灵儿一起跟外公读书识字,学个两三年,等赵家那边死了心,再把月儿接回去,给她寻个好人家如何?”

月儿的事?莫非月儿遇到麻烦了?桂奶奶立刻紧张起来:“什么赵家,大妞儿,月儿出了什么事?”

范怀琴他娘道:“娘,月儿没事儿,您别担心!”

“没事儿怎会吓得家都不敢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