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60章 三人行

第六十章 三人行

为了避嫌,灵儿被爹娘约束在家中,连村里都不能去,百无聊赖的她除了每日帮爹娘干活,就是在屋中练字。

她每每练字的时候,家里就很安静,一家人围坐在堂屋里,中间放个炭盆,老爹做些编竹器的手上活儿,娘亲忙着缝缝补补,屋里只有炭盆中时而发出的啪啪声。

而她每写完一张纸,老娘就会笑眯眯的接过去左看右看,又拿给老爹看,啧啧赞道:“他爹,快看,咱们灵儿又写新字了,跟上篇不一样了!灵儿,这个念什么来着?”

尽管老娘时常把纸张拿错方向,她满满的幸福笑脸还是让灵儿感动,还要故作一本正经的跟老娘讲解一番。

如此过了三天,腊月二十三过小年,灵儿跟着老爹老娘开始忙着打扫房屋、清理器具、洗头沐浴、贴对联门神什么的,一直忙到下午,灵儿洗了头正在院中晒着暖阳晾干,突闻门口有响动,她回头去看,见小虎子在竹门外探头探脑。

灵儿跑过去开门:“小虎子,你怎么来了?”

小虎子道:“呵呵,灵儿,好几天没见你去村里了,我们来看看你!”

“你们?还有谁啊?”灵儿四下看看,突然小虎子背后跳出一个人来:“嘻嘻,还有我啦!”

“月儿姐,你怎么来了?”

月儿翘起小嘴:“灵儿,你不够意思,人家特地来看你,你都不让人家进院子!”

灵儿赶紧让开,把二人请进院子,老娘闻声出来,见了二人,笑呵呵的热情招呼,又把家里准备的干果零食全端出来。小虎子不好意思的连连跟老娘说不用不用,月儿却毫不客气,笑嘻嘻的道谢一声,一屁股坐椅子上。

她一边吃着米糕一边四下张望,然后笑呵呵道:“哇!灵儿,你家变化好大,上次我来你们家就几间破房子,都快倒了,家里什么都没有!嘻嘻,这次一下子就变成了新房子,真不错!嗯,要是再添些桌子椅子什么的就更好了!”

灵儿打个哈哈应付过去,“月儿姐,你娘和大姐他们还在夫子家么?”

“走了走了,昨天下午才走的,要不我早就来找你了!嘻嘻,灵儿,告诉你个好消息,以后我就一直住外公外婆家,不走了!咱们以后天天跟着外公读书识字,天天一起玩儿,你说好不好?”

这消息灵儿早就知道,月儿这丫头大大咧咧,没什么心眼,心地善良、待人热情又好打抱不平,是个不错的好姑娘,值得交朋友,有她在身边,以后的日子也没那么无聊了,灵儿当然高兴。

月儿又道:“对了,灵儿,待会儿我回去跟外公说,等过完年,小虎子也来跟咱们一起念书,到时候咱们三个就更热闹了!”

“啊?”灵儿愣了一下,为何要让小虎子来?他不是已经念过书辍学了吗?再说月儿之所以被她娘留下就是为了让她避嫌,现在又拉个小虎子进来,他娘知道了……

灵儿犹豫道:“月儿,你……何时跟小虎子这么熟稔?再说小虎子已经念过书了,福婶那里怕是不同意!”

月儿抬起下巴一手叉腰得意道:“嘿嘿,小虎子是我的手下败将,我跟他老早就熟得很了!福婶那里我刚才去说了,她一口答应,还挺高兴的了!”

“啊?”

小虎子挠挠脑袋,不好意思道:“呵呵,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月儿姐,你就别说了!其实我娘一直想让我跟着老村长念书来着,可惜他老人家身体不好!镇上的学堂束脩太贵,又有点儿远,我不想去,我娘就没管我了!”

“哦,这样!那…夫子那边同意不?”

月儿愣了一下,看看小虎子,小虎子也是一脸茫然,月儿想了想,拍拍小虎子胸口道:“放心,没事儿!外公连灵儿都愿意收,肯定也会收下你的!”

灵儿干笑两声,怎么觉得这丫头在贬低自己了?自己这特殊的身份,可不是小虎子这愣小子可以比的!算了,既然这丫头喜欢当老大大包大揽,就让她去试试看吧!

二人在灵儿家说笑玩闹,又帮老娘干活儿洗衣服,直到傍晚太阳落山才回去。接下来几天,这两个家伙只要没事儿就老往灵儿家跑,而且总是一起来,开始灵儿还有些担心村里人说闲话,不过多几天,三人一起待习惯了,她又没进村子去,也不觉得什么!

腊月二十八,本不是赶集的日子,但已到年关,大家都要准备年货,镇上天天都很热闹,天天都像赶集,灵儿、月儿和小虎子三人约好今儿上午一起去镇上转转。

老娘本不想让灵儿去的,可耐不住月儿甜言蜜语软磨硬泡,再加上家里确实需要购置些东西,最后只得勉强答应。老娘塞给灵儿一百文钱,嘱咐她买条猪尾巴、几斤猪肉并一些针线,又千叮呤万嘱咐,亲自把三人送到院门口。

要去镇上就必须经过村子,灵儿跟着月儿和小虎子往村里走。进了村子才发现,这几天村里当真好热闹,所有的门板门框上都贴了红红的对联门神,不少院子门口还挂了喜庆的大红灯笼,孩子们个个穿着新衣服喜气洋洋的凑到一起玩闹嬉戏,妇人们打扮一新三五成群一边说笑一边攀比,男人们也个个打扮得整整齐齐出门互相拱手说吉利话!

灵儿第一次切身感受到这古朴热闹的过节气氛,心下满满都是欢喜,在她正好奇兴奋的四下张望时,突觉头上一痛,她哎呦一声捂住额头。

月儿停下:“怎么了,灵儿?”

灵儿揉揉脑门,低头看看地上还在滚动的石子儿,四下搜寻一番,发现巷尾一群孩子正望着自己的方向拍着手哦哦起哄。月儿立刻明白过来,双手叉腰,气呼呼的指着那群孩子喊道:“喂,你们干什么?”

孩子们齐声唱道:“傻妞儿、傻妞儿,大傻子,没人要的野孩子!”

“胡说什么,灵儿现在已经好了,你们才是群大傻子了!”

小孩中一个十岁左右、个头挺高的男孩站出来道:“喂,外来的,我们王家村的事不要你管,你让开!”

“不让又怎样?”

“哼!不让连你一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