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61章 走散

第六十一章 走散

月儿气坏了,怒道:“你是哪家的野孩子,报上名来,我让我外公找你娘算账去!”

那孩子双手环胸不屑的打量月儿:“凭什么告诉你?哼!你外公算老几,我才不怕了!”

小虎子喊道:“王小强,月儿她外公是老村长,你带头在这儿找事儿,当心我们告诉老村长,让他找你爹训话去!”

那群孩子闻言有些怯了,面面相觑后其中一个偷偷撤退,其他小孩见之也不声不响的作鸟兽散,剩下王小强着急的大喊:“哎、哎,别走啊!你们吃了我的桂花糕的!哎……”

月儿嗤笑道:“喂,王小强,你家桂花糕不够好啊,人家都不听你的!”

王小强气得满脸通红,想发狠又有些怯懦,他指着三人一边后退一边结结巴巴的威胁:“你…你们等着!”

月儿故意往前跑几步,吓得王小强啊一声转身就跑。月儿乐得哈哈大笑:“瞧瞧,就他那点儿能耐,还想欺负人了!”

灵儿过去拉她:“算了,月儿姐,时辰不早了,咱们快走吧!”

三人在村里小巷间穿行,灵儿注意到村里人不管男女老幼,看到自己表情都有些不自然,自己一走过他们就凑到一起嘀嘀咕咕,甚至背后指指点点。

灵儿装作没看见,跟着二人一路出了村子,等走出一段距离,灵儿道:“月儿姐,小虎子,是不是村里人都在说是我把桂奶奶有金三样的事传出来的?”

前面的月儿驻足回头,看看灵儿脸色,尴尬的笑笑,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他们都忙着准备过年了,哪有时间说这些闲话,对吧,小虎子?”

小虎子顿了一下,讷讷的点头嗯了一声,看他们的表情,灵儿心里有数,轻叹一声:“爹说得没错,人言可畏,我以后还是少进村子的好!”

三人静默片刻,月儿有些愧疚的挽起她胳膊:“灵儿,你别难过了,都怪我不好,我不该听风就是雨,听到消息就跑去问舅母们!舅母们更可恶,她们怎么可以……”

月儿顿了顿,晃晃灵儿胳膊:“灵儿,你就原谅我吧!”

灵儿抿嘴笑笑:“没什么,月儿姐,我从没生过你的气,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呵呵,没办法,谁叫我们一家是外姓人了,还好我们家在村头不在村子里面!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走吧,月儿姐,小虎子,咱们去镇上吃大包子!”

“好啊好啊,镇口靠右第三家那铺子的肉包子最好吃了,灵儿,我请你吃包子吧!”

小虎子追上来:“好啊好啊,我要吃五个!”

月儿小嘴一撅:“哼,想得美,我只请灵儿吃,你想吃自个儿买去!”

三人乐呵呵的往镇上去,到了镇口,他们发现那个农人们平时赶集的大广场被改成了年货市场。广场被一列一列的摊位分隔开来,摊位上不管卖什么东西,都挂满了红灯笼,扎上了大红布花,远远看去,红艳艳的一片,当真喜气。

如此热闹的气氛,三人自然不能错过,新奇的这里看看、那里瞧瞧,遇上自己喜欢的少不了停下来多看一会儿。因此,他们进入集市没一会儿,等灵儿从一个卖针线绣品的摊位上站起来,发现月儿和小虎子早已不见踪影!

真是的,这两个家伙怎么自己跑了?灵儿一边走一边张望一边喊二人的名字。待她寻过一列又一列摊位,几乎把整个广场转了个遍,依然没见二人影子,这下她急了!

遭了,每逢年底热闹时节,这集市正是小偷人贩猖獗的时候,出来前老娘还千叮呤万嘱咐了,自己上次不还上过一次当,灵儿和小虎子莫不是被人贩子盯上了吧!这可怎么办?灵儿心里一阵发紧!

她在原地呆立片刻,四下看看,跑路边找了根一米左右的结实木棍试试手,然后把木棍当拐杖沿着摊位慢慢走。这次她没有再喊二人名字,而是一边仔细搜寻,一边全神戒备的注意四周。

待她走到摊位靠镇口的位置时,突见前方围了好大一圈人,大家闹哄哄的对里面指指点点,似乎发生了什么事。灵儿稍稍犹豫,还是走过去,从人群的缝隙间钻了进去。

待她进到最里面,见两个三十多岁的成年男女正拉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骂骂咧咧。听其内容,似乎这是一家人,成年男女就是小男孩的爹娘,他们正在训斥不听话想要糖人儿的孩子。

可孩子一想说话,那女人就啪一巴掌扇过去,大骂道:“老娘为你省吃俭用,如今家里买年货的钱都没了,你还要这要那,让你不听话!走,跟老娘回去,看老娘不收拾你!”

女人一边打一边拖着孩子走,男人则假惺惺的劝说几句,又对众人拱手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娘子性子急,大家让让、大家让让!”

眼看一家子就要出了人群,那男孩突然挣脱女人的手,顶着猪头一般的脸哭喊道:“他们不是我爹娘,他们…呜呜呜……”

女人捂住孩子的嘴,又往孩子屁股上使劲抽几巴掌,骂道:“死小子,老娘白养你这么大,为个糖人儿连亲娘都不认了!让开让开,回去跟你算账!”

围观者议论纷纷,显然不知道双方谁真谁假,有人喊道:“喂,你们两个,大过年的干嘛把孩子打得那么狠?这孩子莫非不是你们生的?”

男人赶紧陪着笑脸道:“哪能啊?这位大哥说笑了,都怪我们平时太宠这小子了,一见吃的就走不动道儿!呵呵,我们回去一定好好调教、好好调教!”

眼看那对夫妻拖着孩子离了人群就要走远,灵儿突然发现小男孩挣扎时掉了个东西出。她跑过去捡起来,是块晶莹剔透的白玉,上面一个‘文’字,看成色似乎很值钱。

再看那一家子,夫妻穿的只是普通布衣,那孩子虽然全身脏污,仔细看依然能看出是件做工上等的绸布棉袍。灵儿捏紧手中棍子追上去:“叔叔婶婶等等!”

二人回头,男人有些慌张,女人一脸不爽,打量灵儿一番,给男人使个眼色,男人笑呵呵道:“小丫头,有事吗?”同时他看似无意的转到灵儿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