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67章 有奸情

第六十七章 有奸情

赶走了村里的调皮小子,灵儿心情大好的拍拍手,心里想着这办法真好用,以后那群小孩要再敢使坏,就装鬼去吓唬他们,看他们还敢不敢乱来。

她扯扯衣裙,回头打量王声婉姐弟一番,想了想道:“婉儿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你娘了?”一提起他娘婉儿就有些难过的垂眼低头,灵儿眨眨眼,莫非他娘出事了?

半晌后,婉儿低声道:“我娘在我爹坟前,一直没回来,我想带弟弟去叫她回家吃饭!”

灵儿看看日头,果然午时过了,这丫头真够能干的,不但要照顾弟弟,还要做家务,做好了饭还得去找她娘!啧啧,她那娘也太不称职了吧?

灵儿想想,反正自己也不饿,回家也没事儿干,不如陪她走一趟,“婉儿姐,我跟你一起去吧,要是路上有人敢欺负你,我帮你忙!”

婉儿目光闪了闪,张张嘴似乎想拒绝,她停顿片刻,又点点头:“谢谢你,灵儿!”

“不谢不谢,乡里乡亲的应该互相帮助,来,小永儿,灵儿姐姐牵你好不好?”

“好!”小男孩嘴里包着糖,主动向灵儿伸出手,三人一起穿过村子,向侧后方的山坡上去。婉儿他爹的新坟在那半山腰的树林子边,远远就能看见坟前挂的白帆随风飘动,坟堆周围几个白色大花圈,地上白白的一片,应该是下葬时洒的纸钱。

他们爬上山坡到了近前,见坟前空地上并没有人,灵儿道:“婉儿姐,你娘不在了,她是不是已经回去了?”

婉儿四下看看,确实不见人影,她走到坟前跪下,给她爹磕几个头,嘀嘀咕咕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站起来,缓步围着坟堆转上一圈,一脸哀伤的样子。

灵儿没去打扰她,牵着小永儿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半晌后,婉儿回来,脸色很不好看,眼圈微微发红,她吸吸鼻子道:“灵儿,弟弟,走,咱们回去吧!”

灵儿点头:“好,月儿姐,你走前面吧,我来牵小永儿!”

婉儿走到前面,灵儿牵着小永儿的手慢慢跟上,才走几步,突闻旁边树丛中有沙沙声。灵儿回头看去,见树林旁灌木丛中一道黑影闪过,不知是什么野物?她吓了一跳,一把抱起小永儿快步去追前面的婉儿。

可此时小永儿却突然大喊:“娘,娘!”

婉儿和灵儿同时停下脚步,四下看看,婉儿道:“弟弟,娘在哪儿了?”

小永儿指着后方那丛灌木丛,“那里!”

二人伸长脖子王那边张望,没见人啊,就是一个大大的灌木丛!婉儿皱眉道:“弟弟,娘没在那里,别瞎说!来,过来,姐姐背你!”

婉儿把小永儿接过去,背在背上,慢慢下山,不过小永儿却一直回头盯着那灌木丛猛瞧。灵儿跟着走了几步,总觉得不对劲,待下山过了两个拐角,她停下道:“哎呀,婉儿姐,我的荷包掉了!我回去找找,你们先回去吧!”

“哎,灵儿,灵儿!”

“你们先走,我马上就来!”灵儿背对他们挥挥手,快步往新坟方向跑去。

待快到新坟处时,她矮着身子故意避开那丛灌木丛,转到小路旁边的土沟里蹲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方才那位置。

半刻钟后,那灌木丛轻轻晃了晃,然后一个男人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来,他警惕的四下打量,等了好一阵,似乎确认周围没人,才从灌木丛中爬出来,一边整理凌乱的衣裳一边对灌木丛低声道:“都走了,快出来吧!”

片刻后,一个同样衣衫凌乱的妇人从灌木丛中爬出来,一边急急慌慌的扣扣子,一边责备道:“你个死人,今天那死鬼才刚下葬,叫你不要来不要来,你非要来,差点儿被婉儿和永儿撞上!他们要是知道了,你让我怎么出去见人?”

男人嘿嘿一笑,从身后一把抱住妇人,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低声道:“怕什么?你跟我又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正好,你那死鬼夫君彻底完蛋了,芳芳啊,你干脆跟我回家得了!”

“去你的,回家干什么?让你家那母老虎吃了我啊?我还有婉儿和永儿了!”

“怕什么?你跟那母老虎不是情同姐妹吗?正好她这几天回娘家,你跟我回去,我让管家安排你到书房伺候,每个月给你二两月例。一来咱俩可以名正言顺的天天见面长相厮守,二来你也有钱养你那对儿女不是?”

妇人垂眉想了想,摇头道:“不行,我去书房伺候,不就是去你家当佣人?见了母老虎还得叫她声奶奶!凭什么?

王家棋,别忘了,永儿可是你的种,你当初口口声声说只要我生下儿子,就想办法去了我家那死鬼,休了那母老虎,名正言顺把我娶过门儿的!”

男人抱着妇人磨蹭两下:“哎呀,芳芳,你别急嘛!你看,你那死鬼相公不是没了吗?你现在新寡,我还有几笔大生意要靠母老虎娘家。

等你守寡满了三年,我想办法把母老虎娘家搞垮了,生意揽过来,再休了她。到时候我就带着你和永儿一起搬去省城,让你做我正房大奶奶,什么都给你管,怎么样?”

妇人绞着手帕,斜着眼一副媚态躺在男人怀里,半晌后戳那男人额头一下:“死鬼,说话可得算数啊!”

“当然,你看我答应你的事,哪件没办成?你那死鬼相公我都……”

“嘘!他还在旁边躺着了!别瞎说!”妇人轻轻盖住男人的嘴,心虚的看那新坟一眼。

男人对着坟头啐了一口:“大白天的,怕什么怕,都死了的人,他还能爬出来不成?”

“算了,死鬼,别说了!婉儿方才来过,现在一定在村里四处找我,咱们分开走,我先回去,你走小路从林子里回去,千万别让人看见了!”

“放心吧!看见又如何?母老虎不在,他们还敢造反不成?”

“好了好了,我走了啊!”妇人推开男人,对他挥挥手,向灵儿方向走来。

灵儿趴在土沟里一动不动,脑袋上盖了枯草,就留两个眼睛紧盯着那妇人。妇人路过灵儿附近时,似乎觉察到什么,停下来四下张望片刻,嘀咕句什么,拍拍衣服、整理下鬓角,揉揉眼睛,摆出副伤心至极的面孔后,才慢慢走下山去。

男人在树林边站了半晌,直到妇人过了几道弯儿,快到村口时他才后退两步,看看坟堆,冷哼一声一甩袖子大步走进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