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68章 奸夫**妇

第六十八章 奸夫**妇

灵儿在土沟中趴了良久,直到感觉地上的湿气透过棉衣爬上皮肤,她瑟缩一下呼啦一下坐起来,用力拍身上的湿土和头上的枯草!

他娘的,方才自己都看到了什么?那妇人明明就是婉儿的亲娘万芳,那男人……灵儿转头看看树林方向,树林往下几十米就是王员外家依山而建的大庄园,没想到他们俩会凑到一起,真是……

不行不行,自己还是少管闲事的好,时辰不早了,衣服快湿透了,得赶紧回家。灵儿从土沟里爬出来,跳到路上,把自己全身上下整理一遍,然后一溜烟儿的往山下跑。

她刚进村子没几步,见婉儿迎面过来:“灵儿,你现在才回来啊?荷包找着没?”

灵儿正要回答,突见后面婉儿他娘万芳正一脸惊诧的望着自己,她脑子一转,赶紧摆手道:“不是不是,我方才在山上找了一趟,没见着,以为落家里了,便回家去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所以又回来找了!”

“啊?你跑两圈了?找着没?你身上的衣服怎么湿了?摔着了吗?”

灵儿看看自己,尴尬的笑笑:“呵呵,是啊是啊,那荷包里装的是我爹娘给的压岁钱和拜年钱,爹娘要知道我把它弄丢的话肯定会生气的,我一着急就摔了一跤,不过幸好找着了,你看,这里!”

灵儿掏出一直躺在袖子里从没丢过的荷包故作兴奋的晃了晃,婉儿有些难过的皱起眉头:“对不起,灵儿,要不是你陪我去找我娘,荷包就不会丢,也不会摔跤!灵儿,你摔着没有?痛不痛?给我看看吧!”

愧疚的小姑娘要来捞衣服验伤,他娘万芳也走过来:“是啊,灵儿,你摔哪儿了?来,给婶婶看看!”

灵儿赶紧退开,直摆手道:“没事儿没事儿,最多擦破点儿皮,我都不觉得痛了!哎呀,婉儿姐,时辰不早了,我还没吃午饭了,得赶紧回家去了!”

“唉!灵儿、灵儿!别走啊!你今天帮了我和弟弟,就去我家吃饭吧!”婉儿拉住她,万芳也道:“是啊,灵儿,听说你帮婉儿和永儿赶走欺负他们的野小子,走,跟婶婶回去吃饭吧,就当婶婶谢你的!”

“不用不用,我出来前娘就叮嘱过好几次,一定要早些回家吃饭,我娘肯定等急了!”

婉儿皱起眉头,松了手,难过道:“灵儿,你是不是嫌弃我…我们家……”

看这楚楚可怜的小姑娘就要掉豆子,灵儿有些不忍,赶紧安慰道:“不是的,婉儿姐!我挺喜欢你的,只是我衣服湿了,全身乱糟糟的,去你人家太没礼数了,得回去换身衣服啊!要不,你来我家玩儿,好不好?”

婉儿吸吸鼻子,抬头看灵儿,灵儿给她个大大的无比真诚的笑脸,拍拍她肩膀道:“就这么说定了,婉儿姐,随时欢迎你来我家玩哦,记得带上小永儿哦!”

然后灵儿跟二人拜别一声,一溜烟儿的跑开了。万芳看着灵儿快速消失的背影,目光闪了闪,她回头道:“婉儿,你何时跟那杨灵儿这么要好了?”

婉儿偷偷看看她娘的脸色,有些怯怯的低下头,绞着手帕低声道:“娘,灵儿…灵儿不是傻妞儿了,她…她很聪明,对我…和弟弟都很好!”

万芳看看斜坡方向,眼珠一转,弯腰摸摸婉儿的脑袋:“婉儿,告诉娘,那丫头方才…有没有跟你一起下山?何时回去的?都去哪些地方寻荷包了?”

婉儿偷眼看看她娘,咬着嘴唇想了片刻:“我们…我们一起去爹爹坟前找娘,没找着,然后一起下山,走了一半,灵儿说荷包不见了便回去找,我带弟弟下山到村子里找娘亲了,不知道她都去了哪些地方!”

“哦?这样……”万芳若有所思的看看灵儿离去的方向,半晌后她站直身子,对婉儿招招手道:“婉儿,既然你喜欢那丫头,以后尽管找她玩儿就是,不过得先把家里的活儿干完知道吗?”

婉儿有些高兴,用力的点点头。万芳盯着她看了会儿,眼圈一红,摸摸她的脸道:“婉儿啊,你爹没了,以后就咱们娘仨相依为命了!咱们家田地少,我一个妇道人家不会种地,等过完年娘就得出去找活儿干,要不咱们娘仨都没饭吃了!

所以啊,以后家里的事儿你都得学着做,要好好照顾弟弟,知道吗?”

婉儿眨巴着眼睛望着她娘,认真的点头道:“好的,娘!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弟弟的!等过两年,婉儿大些了,也跟娘一起出去干活儿,挣钱养家养弟弟!”

万芳捏着手帕擦擦眼角,“好孩子!”

离开万芳母女视线的灵儿一阵疯跑,直到穿过村子,快到自家门口才停下呼哧呼哧直喘气,好似生怕那万芳追上来盘问自己一般!

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偷窥到她跟那奸夫在一起,还听到了他们那些惊世骇俗的私语,他们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到时候老爹老娘都要跟着遭殃,怎么办?怎么办?灵儿喘着气,心里火烧火燎的着急。

“灵儿,灵儿啊!你在那儿干什么?快回来吃饭啊!”

灵儿抬头,见老娘正站在院门口对自己招手,她站起来深呼吸两下,调整下表情,装作没事人儿一般笑嘻嘻的向老娘走去。

到了近前,老娘见她衣襟湿透,惊呼道:“哎呀,灵儿,你这衣服怎么了?好好的花棉袄穿出去,怎么变成这样了?快,快回屋换了去,当心着凉!”

灵儿换了身儿旧衣服出来,老娘已经把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桌,老爹正坐在桌前喝着小酒儿,灵儿唤了声爹娘,坐到自个儿的位置,端起碗就开始刨饭,老娘一边给她夹菜一边道:“哎呦,慢点儿、慢点儿,别噎着了!瞧把你饿的,上午都上哪儿玩去了?”

灵儿包着一嘴的饭呜呜道:“没哪儿,就村里!”

灵儿西里呼噜灌下两大碗饭菜,撑得肚儿圆圆直打嗝,再看老爹,还在喝着小酒儿了,而老娘的第一碗饭还剩三分之二!她干脆坐在桌上陪二老,顺便问些事情。

“爹、娘,你们说…什么是奸夫**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