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70章 新伙伴

第七十章 新伙伴

万芳母子三人坐到接近午时才离开,老娘本是要留她们吃饭的,万芳说自己有孝在身,不便在别人家叨扰太久,便带着两个孩子回去了。

老娘把他们送出院门又跟着走了段儿,回来时连连摇头叹气道:“唉!可惜了,这么好的媳妇,年纪轻轻就要守寡!还带着两个孩子,这以后的日子……唉!”

灵儿道:“娘,你觉得万芳婶婶很好吗?”

老娘低头看她,虎着脸道:“你这丫头,是不是又听人家瞎说了?唉,那些人真是的,大过年的嘴巴也不积点儿德,人家才刚死了相公,又带着孩子,身上还有孝了,就开始往人家身上泼脏水,她们也不怕自己遭报应!”

灵儿愣了一下,自己不过随口一句,老娘怎么反应如此强烈?看着老娘嘀嘀咕咕念叨着走开,她偏头想了会儿,突然恍然大悟。

对了,难怪万芳今儿一早就跑来,她多半还是疑心灵儿撞破了她的奸情,怕灵儿回来告诉爹娘,爹娘传出去她就完了!她来多半是装装可怜博取同情,顺便探探底儿,给爹娘打打预防针的!哧~~这女人,挺有心机的嘛,幸好自己什么都没说!

之后几天,婉儿果真时常带着弟弟来找灵儿玩,灵儿一是同情这对姐弟,二来这对姐弟长得漂亮又懂事勤快,灵儿打心眼儿里喜欢他们。其实了,老娘比自己更喜欢他们,每次要做什么好吃的,肯定要为这对姐弟留一份儿,比对自己还好了!

一来二去,婉儿姐弟跟灵儿家便熟识了,来灵儿家就像到自己家一样。婉儿也曾多次邀请灵儿去她家玩,灵儿一想起他娘万芳干的那些事儿就心里别扭,自然不愿去。s173言情小说吧幸好婉儿懂事也不强求,不过看样子她应该是觉得自己家才刚办了丧事,灵儿才不愿去的!

待过了几日,小虎子和月儿回来,一起来找灵儿时,灵儿把婉儿姐弟介绍给他们,月儿最大气,也最喜欢当老大,当场就用力拍拍婉儿肩膀道:“好,婉儿,以后你就跟着我,我保证没人再敢欺负你!”

小虎子原本是村里的娃娃头儿,这些天被月儿压得没了脾气,见小永儿可爱,便时常带着小永儿玩。如此一来,灵儿家一下子就热闹了许多,三个女孩子时常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小虎子则带着小永儿东跑西跑。

若是别人家肯定早就烦得不行了,不过杨家二老却很高兴,孤独了大半辈子的他们最希望的是儿孙满堂,现在即便这些不是自家儿孙,至少热热闹闹也有那个氛围不是?

眨眼就过了正月十五,年节算是过完了,人们渐渐收了闲散慵懒的心思,开始为新一年的生计做准备:当差的回去上工、跑货的准备上路、孩子们准备上学、农人们准备耕种。

灵儿家没有田地,爹娘年迈,自然没地儿上工,也不用下地。老爹经过几个月的修养,精神比以前好了许多,身体也恢复得不错,重活儿不能干,手上活儿倒是没问题。

一家人商量一番,觉得适合老爹做的可以赚钱的生计还是编竹器,娘亲除了打理家务照顾老爹和灵儿外,就纳纳鞋底、绣绣手帕什么的。到了每月逢五那几天就由灵儿和老娘一起把竹器、鞋底什么的弄到集市上卖,每次能得个一百来文,也算勉强过得去。

当然,灵儿的首要任务还是上学,不过她担心爹娘身体,便跟老村长说明情况。现在她每日只上半天学,下午就回来帮爹娘干活儿,比如砍竹子啊、劈柴什么的,如此老爹省了不少力气,编竹器也快,以前一天最多只能编一对箩筐,现在有时能编两对了!

日子看似很顺利,灵儿每日往返于老村长和自家之间,上午跟月儿、小虎子一起念书,下午回家干活儿,婉儿姐弟有空的话一般会傍晚过来,灵儿就充当临时小老师,交这对姐弟认几个简单的字。

这日下午,灵儿劈完柴收拾好院子,刚搬出小板凳,就听一声奶声奶气的孩童声。片刻后,小永儿咯咯笑着摇摇晃晃的跑进来,老娘闻声颠着小脚从厨房冲出来:“哎呀,小永儿,你可算来了,想死杨奶奶啰!”

老娘抱着小永儿亲热一番,掏出个暖烘烘的烤红薯塞给他,小永儿得了红薯转身就递个他姐姐:“姐姐,给你吃!”

婉儿笑着摸摸他脑袋:“姐姐不吃,弟弟吃!”然后婉儿对老娘道谢一番,二人按惯例搬出小凳子,摆上纸墨,开始练字。

灵儿写完一页,停下来揉揉手腕去看婉儿的进度,不得不说这丫头挺有些天分,才开始学,那一横一竖就有模有样儿,比灵儿刚开始练习时好多了!

婉儿也放下笔道:“灵儿,听说你的千字文和三字经都学完了?是不是真的?”

“嗯,是啊!夫子说明儿就开始教我们诗词了!”

“真厉害!你从开始学到现在才两三个月吧?听说学堂里要一年才能教完这些了!还要考试什么的,写错字或者背不出来还要打手心了,老村长有没有打过你啊?”

“没有,老村长虽然严厉,却从不打手心!不过犯了错要挨训、站墙角,上次我还被罚站了一上午了,对着个犄角旮旯站得我头晕眼花想睡觉了!”

婉儿扑哧一声笑了,片刻后又一脸惆怅道:“唉,真羡慕你们,可以一起去上学念书!”

灵儿见她脸色不好,转个话题道:“婉儿,你娘真去王员外家当佣人了?”

“嗯,是啊!都去一个多月了,前天娘亲回来,带了好多好东西,吃的、用的都有,还给我五十文钱做家用了!哎呀,我中午还说给你带点心来了,又忘了!”

“呵呵,不用不用,我不喜欢甜的东西!哎,婉儿,你娘…是不是在…王老爷书房当差啊?”

“嗯,是啊!你怎么知道?”

“啊?这个…呵呵,我看你昨天带来的笔墨不错,上面还有王家的标识了!”

“是吗?在哪儿?我看看!”婉儿拿起自己的笔翻来覆去看,果然见笔头上有个镌刻的小字。

婉儿皱皱眉头道:“遭了,这上面有字,要是被王员外家的人知道了,肯定会说我娘手脚不干净,不行,我得拿回去让娘还给人家!”

“不用吧?说不定是你娘活儿干得好,王老爷赏他的了!”

婉儿半信半疑:“笔也能赏人么?”

“当然,大户人家都这样,你别管啦!”

婉儿点头,沾了点儿墨汁想写字,她突然停下:“对了,灵儿,听我娘说,王员外这两天可能会把王富贵也送老村长那里去念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