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71章 同窗第一天

第七十一章 同窗第一天

“对了,灵儿,听我娘说,王员外这两天可能会把王富贵也送老村长那里去念书了!”

“啊?王富贵?!他不是在县城念书吗?”

“嗯,原本是在县城来着,不过去年年底,他在县城惹了事儿,得罪了不少人,现在县城的学堂都不敢收他。前几日本来是说去他外公那边的半林镇上学的,可半林镇的夫子才教他几天,听到县城的传闻,也不敢要他,把他退了回来!

王老爷听说老村长最近身体不错,带着几个学生念书,就说要把他送到老村长那儿去,又近又方便,有老村长管着,王富贵也不敢那么调皮!”

灵儿撇撇嘴:“什么嘛!到处都没人要了就想起老村长了!哼,他们明明是瞧不起老村长嘛!赶明儿我也跟老村长说说去,让他也不收!”

婉儿抬眼看灵儿,想了想道:“灵儿,虽然王富贵以前老欺负你,但他们家毕竟是咱们村最大的富户,你还是别去招惹他吧!”

灵儿无所谓的嘟嘟嘴:“我哪有招惹他啊,是他主动来惹我!哼,我就不信了,他家有钱就什么都能干?”

“也不是这样,只是……”

“好了好了,谢谢婉儿姐,我知道了,尽量不招惹他就是了!”

次日,灵儿照常蹦蹦跳跳的背着小包去老村长家,可还没到老村长家门口,就见那里停了辆拉风的小马车,把院门堵得死死的!

灵儿停下,狐疑的多看了两眼,见旁边也有几个看热闹的孩子,便随手拉个问问。果然,那马车就是王员外家的,听说是送王富贵来上学的!

切~~来得挺快的嘛,昨天才得消息,今天就来了!灵儿挺挺胸脯,大摇大摆的走过去,绕过马车,走向院门。

“哎、哎!哪来的野丫头,懂不懂规矩?没见院门关着吗?乱闯什么?”灵儿回头,见一个拿着马鞭的小厮正一脸不耐烦加不屑的对自己叫嚣。

灵儿斜他一眼,不打算理他,伸手就要去推院门,谁知旁边一阵劲风袭来,灵儿本能的缩手推开,小厮慢慢收回鞭子,得意道:“这下听明白了吧?野丫头,快滚,这儿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灵儿恼怒,将书包往后一甩:“这明明是老村长家,凭什么不让进?你又是哪家来的看门狗?看错门儿了吧你?”

“死丫头,你骂谁了你?皮痒痒了是不是?”小厮气得脸色发白,提起鞭子又要抽过来!灵儿赶紧躲到马车后,探出脑袋大骂:“就骂你,你个看门狗,认错门儿还瞎叫唤,看门狗、看门狗!”

小厮恼怒,一边追一边啪啪啪的抽鞭子,灵儿一边躲一边骂一边做鬼脸,二人围着马车转起圈儿来。

等转到前面马儿的位置,灵儿故意躲在马肚子下打骂,小厮开始还能忍住,被灵儿骂急了,一鞭子下去,马儿吃疼,扬起前蹄一声嘶叫,然后发疯似的冲了出去。

“哎呀,马车!马车!停下,快停下!”小厮慌了,顾不得灵儿,拿着鞭子一边喊一边追了上去。

灵儿站起来拍拍手,看着马车和那小厮消失在转角,得意的嘿嘿一笑。这时院门吱嘎一声打开,月儿探出头来看了看,见了灵儿,立刻蹦出去高兴道:“灵儿,你可算来了,等你好久了!怎么不见小虎子?哎,方才门口那辆马车了?”

灵儿指指还有尘土的方向:“喏,跑那边去了!”

月儿伸头看看,松口气道:“唉,总算走了!那该死的小牛犊子,一大早就让小厮把马车堵门口,叫他几次他都不挪开,哼!他要再不走本姑娘就要动手了!”

“喂,姓范的,你骂谁了?”

二人回头,见王富贵正双手环胸站在门槛上,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月儿一直叉腰,指着他气呼呼道:“喂!王富贵,你搞清楚,这是我亲外公家,我姓什么都是这院子主人,你个外人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告诉你,别把我惹毛了,当心我大竹扫帚打你出去!”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哼!”月儿拉着灵儿昂首挺胸的进门,路过王富贵身前时不忘用力撞他一下,把他撞得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在地。

灵儿进了院子,见院中已经摆好四张桌子,却不见老村长身影。她拉拉月儿道:“月儿,王富贵怎么来了?夫子了?”

月儿撇撇嘴道:“还不是他自己死皮赖脸来的,我外公不想收他,他就把他爷爷搬出来,我外公不好抹他爷爷面子才收下他的!灵儿,那家伙忒讨厌,咱们不跟他说话不跟他玩儿,把他当空气,看他能来几天!”

如此正合她意,灵儿立刻点头如捣蒜。半晌后,王富贵才从外面冲进来:“喂,杨傻妞儿,你把我家马车弄哪儿去了?”

灵儿斜他一眼不理他,王富贵恼怒,一把扯了灵儿练字的纸,扔在地上一阵踩踏,嘴里咬牙切齿道:“让你不理我、让你不理我!”

等他解了气,双手环胸站在灵儿面前:“喂,杨傻妞儿,听见没有,你去,给我把马车找回来!否则我让你练不成字!”

王富贵又要来扯灵儿的纸,月儿哗啦一下站起来:“喂,王富贵,你在胡闹,我让我外公把你赶出去!”

“哼,我爹才交了十两银子的束脩,要赶我银子拿来啊!”

“你……谁稀罕你的银子,你给我滚出去!”

“凭什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我交了束脩就要上学,老村长都没赶我,你凭什么赶我?我跟老村长学又不跟你学!”

“我外公才不教你了,你给我滚!”

“我偏偏不……”

两个孩子你一句我一句吵得厉害,就差挽袖子互掐了!

“咳咳~~~”二人听到咳嗽声立刻安静下来,王富贵对老村长恭恭敬敬的行个礼:“夫子好!”

老村长点点头,月儿跑过去抱着老村长胳膊撒娇道:“外公,这王富贵忒讨厌,大清早就把他家马车堵咱们家门口,不让灵儿和小虎子进来。现在又欺负灵儿不让灵儿练字!外公,他根本不是来上学的,纯粹就是捣乱的,您快赶他走吧!”

老村长咳嗽两下,沉声道:“月儿,不得无礼,回去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