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74章 陪读

第七十四章 陪读

次日,老娘带着礼物跟灵儿一起去老村长家,到门口时又遇见昨日那辆马车和那嚣张的小厮,不过这次他却没堵在门口,而是规规矩矩停在门侧。

小厮见了灵儿满脸愤恨的样子,似乎想冲上来狠揍灵儿一顿,不过他也只是恨恨的瞪着,没有实际动作,究其原因,老村长家的院门大开着,里面似乎还挺热闹。

老娘虽知道那小厮一脸不善,也认出他是王员外家的小厮,便笑呵呵的打招呼。那小厮斜着眼上下扫了老娘一圈,冷哼一声偏开头去。灵儿气愤,低声骂道:“看门狗!”

小厮立刻怒了,一下子跳起来:“死丫头,你骂谁了?”

灵儿要回嘴,老娘赶紧拦住:“小兄弟别生气,呵呵,我们家灵儿还小,偶尔调皮,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灵儿被老娘拦在身后,对那小厮做个鬼脸儿,指着他背后不远处一条躺在门口晒太阳的大狗骂道:“看门狗、看门狗!”

小厮恼怒,指着灵儿鼻子道:“你再骂,信不信我抽你?”

“我又没骂你,你接什么茬儿?我叫那狗了,你自己看,那不是条看门狗是什么?”

小厮回头,果然见不远处有条懒洋洋的大黄狗正在打呵欠,他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老娘陪着笑脸道:“呵呵,小兄弟,我们家灵儿没骂你,那边真有条看门狗!”

小厮恼怒却又接不上话,他一跺脚,气呼呼的冲向那大黄狗,狠劲儿向大狗踢去。大狗被突来的袭击踢得嗷嗷直叫,跳起来退后几步呲牙咧嘴对着小厮汪汪直叫,小厮还要去踢,后面院子里突然又窜出两条大狗、三四条小狗,一起呲牙咧嘴对着小厮叫唤。

小厮有些吓到,却有不甘心退缩,伸手摸向腰间的马鞭,壮硕的大狗似乎意识到情况危险,竟然后腿一蹬,一下子跃起半人高,扑向小厮腰间。小厮吓得尖叫一声转身就跑,一群狗汪汪叫着紧追不舍,片刻功夫便消失在巷子尽头!

“昌书、昌书?”王富贵跑到门口,唤了两声,又围着马车转一圈,嘀咕道:“咦,这家伙又跑哪儿去了?”他转头看到灵儿母女,背起手仰起头一脸傲慢道:“喂,你们两个,有没有看见我家小厮?”

老娘笑呵呵的要打招呼,灵儿拉住她,上前一步道:“看见了,他逗狗玩儿去了,往那边跑了!”

“逗狗?!”

“是啊!不信你去看啊!”

王富贵盯着灵儿瞧了半晌,冷哼一声:“这该死的昌书,老是乱跑,回去让管家很揍他一顿!”他一边说一边大摇大摆的走进院子,两个与之年龄相当的男孩迎上来:“富贵少爷,你家小厮了?”

“哼,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等回去再收拾他!你们俩的砚台了?给我用用!”

“好好,用我的吧,我的是我舅舅专程从省城带回来的,可好用了!”

另一男孩撇撇嘴道:“省城带回来的又怎样?省城的地摊货最多,赝品更多!富贵少爷,用我的,我这块是我爷爷去年送我生日礼物,我一直都没舍得用了!”

王富贵左右看看,拿了后面那男孩的,随口道:“泽兄,这个给我了,回头我让管家给你十两银子!”

“不用不用,富贵少爷喜欢拿去便是!”中彩的男孩陪着笑屁颠屁颠的跟着拍马屁,另一个男孩看看手中的砚台,不满的冷哼一声,嘀咕了句什么,也跟着进去了。

那两个男孩灵儿都认识,他们都是老村长的亲孙子,一个是二媳妇家的王声达,一个是三媳妇家的王声泽,这两人不是在镇上学堂里念书吗?怎么跑这儿来了?

灵儿正在狐疑之际,月儿跑过来,先跟老娘行礼:“杨奶奶,您也来了?请院子里坐吧,要不要我去叫外婆?”

老娘拎着东西呵呵笑道:“好啊,那就劳烦月儿了!”

“呵呵,杨奶奶真客气,我去你家院子的时候可没这么客气过!灵儿,走,跟我一起去吧?”

月儿拉着灵儿跑进院子,老娘慢慢跟在后面。进得院子,灵儿才看清楚,院中确实多了好几个人,除了方才的王声泽和王声达两兄弟,老村长的三个媳妇都到齐了,正围着桂奶奶说着什么。

月儿直接跑到桂奶奶面前:“外婆,杨奶奶来了,还带着东西了!”

桂奶奶抬头看看,笑呵呵的迎上去:“哎呀,杨家妹子,你怎么来了!”剩下的三个媳妇互相对望一眼,各自暗地撇撇嘴,站在原地不动。

灵儿总觉得这气氛有些怪异,拉拉月儿袖子,小声道:“月儿姐,怎么回事啊?”

月儿四下看看,故意冲着书房大喊:“外公,咱们今天不念书了啊?院子里这么多人,吵吵闹闹的,真烦人!”

几个媳妇闻言脸色稍变,三媳妇故作玩笑道:“哎呦,月儿啊,你是在嫌弃我们吵着你了啊?”

月儿毫不给面子的点头:“对,你们就是吵着我们了,以往这个时候,外公都教我们念了几遍诗文了!”

三媳妇抽抽嘴角,又有些不甘心道:“啧啧,这月儿丫头跟着咱们爹学了几日,嘴皮子越来越厉害了!看看,把我这个三舅母说顶得都没话说了!”

月儿轻哼一声,回头道:“灵儿,走,到我房间去,懒得听她们叽叽喳喳,烦死了!”

二人回屋关了门,灵儿道:“月儿姐,你几个舅母来干什么?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不是!哼,她们还不是来巴结那小财主的!两个表弟明明在镇上学堂念得好好的,王富贵一来,她们就巴巴的把自己儿子送来给王富贵当陪读,真不要脸!”

“啊?陪读!夫子同意了吗?”

“外公气得不行,要赶她们出去,她们就缠着外婆说动说西,说什么女孩子都能教,自己亲孙子怎么就不能教了?我看她们这样胡搅蛮缠下去,外公要真动了气,伤了身子,谁都别想念书了,真讨厌!”

原来如此,灵儿低头沉默,月儿道:“哎,灵儿,你娘怎么也来了?”

“哦,我娘来是想跟夫子商量商量,打算跟王富贵他们分开念书!”

“啊?分开?怎么分开?”

“就是王富贵来的时候我不来,专门等他不来的时候我才来!”

“啊?那怎么行?你不来的时候我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