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75章 还礼

第七十五章 还礼

“啊?那怎么行?你不来的时候我怎么办?”

“你跟他们一起学不就是了?”

“不行不行,那群讨厌鬼,我才不跟他们一起了!灵儿,你为什么来啊?啊,对了,小虎子也有两天没来了,他不会也不来了吧?”

灵儿稍稍犹豫,点头道:“嗯,我昨儿下午去小虎子家看过了,他娘不让他来了,让我今天跟夫子说一声!”

“啊?为什么?”

“这个……虎子娘说,他一个男孩子,跟我们两个女娃娃一起念书学不到东西,别人还要说闲话!所以……”

“什么闲话?我们光明正大,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行,我去找虎子娘说说!”

“别去!月儿姐,既然…人家不乐意,还是算了吧!”

月儿有些生气,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你们真不够意思,明明说好一起的,才过几天啊,就反悔了!早知道上次回家就不来了!”

灵儿好笑道:“那月儿姐现在回去也来得及啊!”

“那怎么行!我跟大姐打赌,不在外公外婆这里待满半年不回去的,现在才一个多月,就这么回去了,他们不笑死我才怪!”

灵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想了半晌:“月儿姐,要不这样,你愿意跟他们一起学就学,不愿意的话可以来找我玩儿啊!不过我在家可是要干活儿的,不能随时都陪你哦!”

月儿还是很不满意,小嘴翘得老高,灵儿围着她哄了半天才好些。等到老娘来叫灵儿已是半个时辰后了,二人从屋里出来,见院子里空空如也,不仅不见了那几个媳妇,连老村长那两个孙子并王富贵都不见了踪影。

月儿几步蹦到老村长身边,拉起他袖子欢喜道:“外公,你是不是把他们全都赶走了?太好了,那群男孩子忒讨厌,不认真念书不说,每天吵吵闹闹的烦死了!外公,以后都别让他们来了吧?”

桂奶奶道:“月儿,别胡说,泽儿和达儿都是你的亲表弟,富贵也不是外人,你比他们大,算是姐姐,姐姐不能欺负弟弟,知道吗?”

月儿撇撇嘴,小声嘀咕:“我才不要那种弟弟了,讨厌死了!”

老村长对灵儿招招手,灵儿过去,深深鞠一躬,礼貌的唤了声夫子。老村长点点头,抚着胡须道:“嗯,灵儿,你娘都跟为师说过了,以后每月逢一逢二那几日来吧!这本诗集你拿回去看看,若有不懂的地方,随时可以拿来问为师!”

灵儿恭敬的谢过后接过书本,月儿道:“外公,你真要灵儿避开王富贵啊?凭什么?王富贵家不是很有钱吗?让他重新找夫子去啊,干嘛老来缠着你?”

老村长看看月儿,沉声道:“月儿,不得无礼,以后你也跟灵儿一样,每月逢一逢二才来院子里念书,平时要么在屋里练字,要么跟你外婆学针线烹饪,不得偷懒!”

“啊~~~”月儿拉长调子,“不会吧,外公,你要我学缝衣做饭啊?我不干,打死我也不学……”

老村长拉下脸来:“女娃娃家不会缝衣做饭像什么话?不管你干不干都得学,回家也得学!”

“算了算了,老头子,别这么凶她,当心把她吓着了!来,月儿,跟外婆去厨房,外婆给你做点心!”

“哦,好哦,还是外婆最好!”月儿欢呼着蹦了过去,灵儿母女跟老村长辞别后离开院子,然后又回家一趟,取了昨天王富贵家送来的东西,打算原封不动的送回去。

老娘本打算自己一个人去的,灵儿怕她受欺负,主动抱了盒子说帮忙,跟着老娘一起去。二人从村子西面纵穿整个村子,向着东面王富贵家那几乎占了半座山的大园子去。

不得不说,王富贵家确实富庶,瞧,从村子西面一出来,那道路就变成了宽大平整的青石板大道,足够两辆大马车并行过去。一路往上,都是这种整齐的青石板路,路边还种了各种花草,被人为的排列成一定的形状,跟公园似的,花季的时候肯定很漂亮!

当然,最吸人眼球的还是那白玉石堆砌而成的庄园大门,匾额上大大的两个字——王府,门口还有两只大石兽,也不知是什么动物,反正不是狮子。要不是不知情的人到了这里,多半会以为这是京城哪位皇族王爷的行宫了!

老娘来到王府门口,让灵儿在旁边等着,自己拿着东西准备踩上那白玉石阶去找人,她才踏上一步,就听门口的小厮大喝:“站住!哪里的婆子,怎地问也不问,随便乱闯?想吃板子是不是?”

老娘吓得赶紧退回来,半弓着腰赔礼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兄弟,我…我是山下王家村的,夫家姓杨,昨日大奶奶身边的周嫂子送了些东西过来,我们无功不受禄,实在不敢要啊,今儿特地给送回来,劳烦小兄弟帮忙通报一声如何?”

小厮双手环胸斜眼儿打量老娘一番,冷哼一声:“王家村的人都姓王,哪来姓杨的?走开走开,别脏了我家地儿!”

“唉,小兄弟,我…我真是王家村的啊,要不…要不你找周嫂子问问!”

“周嫂忙着了,没空理你,走开走开!”小厮伸手推了老娘一把,差点儿把老娘推得一个趔趄,灵儿赶紧冲上去扶住老娘,怒道:“喂,你干嘛动手?我娘这么大年纪,要是受了伤,你赔得起吗你?”

小厮斜眼看灵儿一眼,冷哼一声:“这整个山头儿都是我家老爷的地盘,那地契上白纸黑字写着了,你们跑来我家老爷地盘上撒野,没给你几棍子都算好的,快走!”

灵儿咬着嘴唇狠狠瞪着那人,那人一脸不屑道:“看什么看?再不走我可不客气了!”

灵儿一跺脚:“好,走就走,不过话要说清楚,我叫杨灵儿,住山下王家村西面村头儿,一直跟老村长念书识字。王富贵一来,他娘就派人去我家,明着送礼,话里话外威逼利诱,非逼着我娘不让我上学。

我们今天来还东西,你不让进、不通报还羞辱人,那我这就把东西给老村长去,跟他一五一十说清楚,让老村长来还,顺便让他老人家评评理,看看他新收的学生是多么强横霸道,哼!娘,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