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77章 欺上门来

第七十七章欺上门来

新文写了三个月,总算要上架了,求个首订,并祝大家新年快乐!

当两个女娃娃背着满满一背篓野菜说说笑笑的回家,刚到村口,一妇人大声惊呼:“哎呀,杨灵儿,你怎么还在这儿蹦跶?快回家看看吧,颜二娘带了几个男人要烧你家房子了!”

“啊?什么?”灵儿惊了一下。

“哎呀,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你快回去吧,回去就知道了!”

“婶子,灵儿一家好好的,又没招惹谁,干嘛……哎,灵儿,等等我!灵儿,你的背篓!”月儿还没问完,灵儿已经扔了背篓往自家方向冲去!她追了两步又折回来,捡起背篓,一边跑一边喊。

灵儿一溜烟儿的跑回家,果然见自家院子被村人围得水泄不通!大家交头接耳,对着院子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里面时而还传来颜二娘那高亢尖锐的叫骂声!

她想挤进去,无奈人群围得太死,连个缝隙都没有!她在外围转来转去,拉个熟悉的妇人问:“婶婶,里面怎样了?”

妇人踮起脚尖往里张望,一手拨开灵儿道:“别吵别吵,颜二娘要点火了!”

“啊!”灵儿焦急,大喊让开,可惜根本没人理会,大家都巴巴的望着里面。她四下看看,见院墙边的树上爬着几个小孩,自己也跑过去,蹭蹭蹭往上爬。树上的孩子低头一看,见是灵儿,大声惊呼:“哎呀,不好了,不好了。扫把星要上树了!”

总算有人注意到这边,大人们看到她,表情各不相同,树上孩子的爹娘惊慌的招呼孩子们快快躲开,离她远点儿;与她家有交情的人则大喊:“灵儿,下来、快下来!你爹娘正四处找你了!”

灵儿挂在树上回头去看,见自家院子里。老爹正坐在椅子上剧烈咳嗽。老娘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屋里那些破烂家具被人抬出来砸得稀烂,扔在院子正中。颜二娘手里举着火把一边咒骂一边指挥几个男人往家具上添干草。

而自家才盖好半年的稻草房上,凡是稍微低矮点儿的地方,房顶的稻草早被人拔得像秃毛鸡一般惨不忍睹!

灵儿大怒,哧溜一下滑下树。冲到一旁的柴禾堆,翻出那根以前就备好的结实木棍。红着眼怒吼着直往院子里冲。人群哗啦一下散开,自动让出一条道儿来!很快,她冲到爹娘身边,木棍一横站到爹娘前面。对颜二娘和几个汉子怒目而视。

众人安静片刻,爹娘抬头见是灵儿,很是惊喜。老娘泪眼朦胧:“灵…灵儿,你…你总算回来了!”

老爹扶着胸口。努力压住咳嗽,莫名怒斥:“死丫头,谁让你回来的?不是让你去村长那里念书吗?滚,给我滚出去!”

灵儿愣了一下,回头:“爹,我没上学了啊!”

老爹更是着急,铁青着脸又是一长串剧烈咳嗽,老娘赶紧扶住他帮他顺气,灵儿扶住另一边:“爹,您别急,别急啊!灵儿听话,您说什么灵儿都听您的!”

老爹一边咳嗽一边指着院门口断断续续道:“走,快走!“

颜二娘冷笑一声:“哼,想走,没那么容易!来得正好,扫把星,今儿咱们就当着众乡亲的面把这账好好算算!”她打个眼色,立刻又两个男子拦住了院门口的方向。

灵儿扶着老爹,抬头怒道:“颜二娘,我爹娘一把年纪,我难得进村一趟,何时招惹过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这种话你也好意思说?你个扫把星,把我家小强克得命都去了大半条,今儿为了小强,就算要我颜二娘抵命,老娘也要除了你这祸害!”

“你血口喷人,我跟你家那小畜生话都没说过,何时克了他?他自己短命,关我什么事?有本事你找菩萨、找阎王爷评理去啊!”

“哎呀,不得了了不得了了,我家小强还没死了,她就一口一个阎王爷,巴不得我家小强快点儿去了一样!瞧瞧、瞧瞧,这心得有多黑啊!大家伙儿帮忙评评理,这是人话吗?这是人话吗?”

颜二娘红着眼拍着手在村人面前走一圈,村人中居然有人点头附和!灵儿气急,又想大骂,老娘拉拉她,低声道:“灵儿,少说两句,越说越错!”

“娘,这泼妇都欺上门来了!咱们再退人家就要烧咱们家房子,端了咱们的窝!”

“哼,你说对了!你个扫把星,害得我家小强自过年到现在就没下过床。老神仙说了,只要你这扫把星还在咱们王家村一天,我家小强就一天回不了家、下不来床!

姓杨的,你们给我听好了,天黑之前你们一家给我滚出王家村去,再不许回来,否则……哼,这堆破柴禾就是你们的下场!”颜二娘手一扬,火把被扔到那堆破家具上,火苗子点着了干草,烘一下蹿得老高!炙热的温度把周围都烤得暖暖的!

老娘心疼的望着火堆抹泪,老爹依然铁青着脸咳嗽,颜二娘双手叉腰斜睨着杨家三人,“哼,别怪我没提醒你们,现在离天黑只有一个时辰,我颜二娘不想做得太绝,特地留时间给你们收拾东西,你们若不快点儿,到了时辰烧了房子可别怪我心狠!”

灵儿看看那火堆,捏紧手中的棍子,噌一下站起来,老娘赶紧拉住她,低声劝道:“灵儿、灵儿,别惹事,咱们…咱们回屋收拾东西!”

灵儿回身,把老娘的手扶到老爹身上,轻声道:“娘,别担心,灵儿自有分寸!您照顾好爹爹就是!”

然后她拎着棍子上前两步,颜二娘皱眉:“扫把星,你想干什么?”

灵儿眯起眼瞪着她看了半晌,突然一声冷笑:“颜二娘,你说我克得你儿子下不了床。有何凭据?”

颜二娘愣了一下:“我…我当然有凭据,苍茫山的老神仙能掐会算,他说是你就是你!”

“哼,我爹常年生病咳嗽、全身疼痛、汤药不断,我还说是你克得我爹生病好不了,你该怎么赔偿我爹?”

“胡说,我何时克过你爹?你爹一把老骨头。迟早要入土。凭什么赖在我身上?”

“你儿子一个小畜生,成日干坏事到处欺负人,迟早要遭报应。凭什么赖在我身上?”

“你…你…好个伶牙俐齿的野丫头,既然你不服气,好啊,咱们现在就去见老神仙!大哥二哥。把她绑了,咱们去苍茫山!”

几个男人互看一眼。果然就要上前来拿人。灵儿将棍子往身前一横,不待男人靠近,对着他们膝盖嘭嘭就是两棍子!两男人稍稍一顿,立时蹲下抱着膝盖痛呼。众人奇怪的看着他们。颜二娘急道:“大哥、二哥,你们蹲着干嘛?快拿人啊!”

男人咝咝的吐着凉气儿,表情扭曲道:“小…小妹。我…我骨头断了!”

“怎么可能?三哥、小叔,快过来看看!”颜二娘和另两个男人赶紧围过去查看。待捞起裤腿,看到膝盖上那块肿得老高、绿得发亮的棒痕,几人都惊得张大了嘴!

颜二娘有些惊慌的抬头看灵儿,突然大叫道:“哎呀,不得了了,不得了了,这丫头分明是个怪物!一棍子就打断了我大哥的腿!怪物!她肯定是被什么脏东西附了身!乡亲们,快来看啊!”

近处的村民果然围过来,看到男人膝盖越肿越高的样子都变了脸色,有的村民甚至有些发抖,瑟瑟的后退,眼神惊惧的望着灵儿,并对其他人小声嘀咕。

灵儿本想教训颜二娘一顿,让她以后不敢再来找茬儿,却忘了顾及手上的力道,方才那两棍子几乎使上了九成力,骨头不断才怪!可现在怎么解释了!

“乡亲们莫怕、乡亲们莫怕,我家灵儿不是怪物,她是得了山神保佑,多了一股子力气而已,真的!不信大家看院里的柴禾,全是我家灵儿劈的,她除了力气大些,其他跟村里孩子都一样!……”

老娘急得拉着众人解释,可越解释大家越惊讶越惧怕,原本围在院子里的人也陆陆续续往院外退,直到院中只剩杨家三人和颜二娘以及她带来的几个男人。

灵儿眯起眼扫视一圈,村人看自己的眼光已经不同往日,今天如果不想办法澄清,就算保住了院子,以后也没法儿在王家村立足。她想了想,站起来黑着脸提起棍子径直向颜二娘走去。

颜二娘吓得往后一退,跌倒在地,结结巴巴道:“你…你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你敢作恶,我…我让老神仙收了你!”

灵儿缓缓举起棍子,颜二娘吓得瑟瑟发抖,嘴里嘀咕:“你…你敢,我…我要少了半根毫毛……啊~~”随着棍子呼呼的风声后啪一下打在地上,颜二娘惊声尖叫,而她手边两寸处棍子落下的地方被生生砸出一个小坑!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灵儿黑着脸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何莫名诬赖我?说!”

她缓缓举起棍子又要落下,那风声一起,颜二娘吓得立刻跪地求饶,一边磕头一边哭求:“仙人饶命、仙人饶命,我胡说、我诬赖你,我不认识老神仙,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灵儿愣了一下,这么容易?哼,既然自己承认了也省得我动脑筋,她沉声道:“继续!”

“我…我…我听说婉儿他爹下葬那天,你…你装鬼吓唬村里孩子,小强去他舅舅家玩两个月后染了风寒,找了几个大夫都看不好,城隍庙算命的先生说小强是被人克了,我想起你…你把小强欺负得厉害,几个月不敢回家,所以我…我就……”

“那就是说,我克你家小强根本无凭无据,完全是你自己无端臆测,是不是?”灵儿晃晃棍子,颜二娘立刻承认:“是是,是我自己瞎猜的,瞎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