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78章 公断

第七十八章 公断

颜二娘一承认,村民一片哗然,纷纷对她指指点点,灵儿冷哼一声,回去扶起爹娘,对众人大声道:

“各位爷爷奶奶、叔叔伯伯、大娘婶婶,请大家为我们一家老小做个见证,我杨灵儿只是个力气稍大点儿的乡野丫头,从不做亏心事,也没克过任何人,分明是颜二婶记恨我过年时吓唬过他儿子,故意没事儿找事儿!”

然后她转向颜二娘道:“二婶,我们一家三口老的老、小的小,虽在王家村定居多年,也真心把各位叔伯婶娘当自家亲人看待,但我们毕竟不姓王,总有那么几个人觉得我们一家好欺负,什么脏水都往我们身上泼,什么腌臜事都往我们身上赖!

以前我年幼痴傻也就算了,但今天咱们把话说清楚,我们杨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既然山神可怜我们一家老幼无依,赐给我一身力气,以后谁要再敢无故欺上门来,我杨灵儿绝不手软!”

灵儿单手举起棍子用力往旁边石头上一劈,咔嚓一声,三指粗的木棍被折成几段,旁边偌大的青石上也被劈出一条浅坑,下方隐隐一条弯弯扭扭的裂痕!

众人沉默,愣愣的望着那块大青石,直到人群外传来一阵熟悉清脆的声音:“让让、让让,我外公来了!”

村人让出一条道儿来,月儿扶着老村长进来,后面还跟着李富贵和他那几个‘陪读’。月儿扫视一圈,指着还在燃烧的家具堆惊呼:“哎呀,外公,你看你看,他们把灵儿家的家具都烧了!哎呀,连房顶的稻草都拔下来了!什么人这么缺德啊?”

老村长一脸严肃的扫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到颜二娘和她带来的几个男人身上:“家明媳妇,你男人了?”

颜二娘怔愣片刻,赶紧站起来:“老村长,那个…您误会了,我…我其实是来……”

“你男人了?”老村长沉声再问一遍,颜二娘结结巴巴半晌,最后还是她小叔子王家祥站出来,对老村长恭恭敬敬的行礼道:

“老村长好,半个月前,我家大侄子在嫂子娘家感染风寒,看了不少大夫吃了不少药都不见好转,反而越发严重,大哥担心不已,前几日便带大侄子去隔壁县求医去了!”

“既然求医,为何还带人来此胡闹?”

颜二娘瑟缩一下,结结巴巴道:“我…我听别人说,城隍庙的算命先生很准,他说…说…我们家小强被…被……”

“糊涂,那三教九流随口一句话,你就要烧人家房子,赶人家出门?你眼里还有王法吗?”

“我…我……”

“哼,你可知道,你们今天做的这些,按律例足够你们吃半辈子牢饭甚至流放充军?”

颜二娘和几个男人吓得脸都白了,这时蹲在地上的男人道:“老村长,我们来王家村闹事确实是我们不对,可您看看,你们村儿这个小女娃娃,看上去瘦瘦小小,一棍子就把我大哥和二哥的腿都打断了,普通人哪有这等能耐?”

那人掀开两个断腿男人的裤腿,露出里面已经肿得不成样子的膝盖头,村长扫了一眼,顿显惊讶之色,后面的王富贵凑上去看看,惊呼道:

“哎呀,肿这么高,肯定断了!我就说傻妞儿是个怪物嘛,以前她用小石头砸我一下,我脑袋上就冒大包,半个月都消不了,给你们说你们还不信,这下总该信了吧?”

月儿跳出去拍他脑门一下:“王富贵,你胡说什么?你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找茬的?”

王富贵摸摸脑袋,小声嘀咕:“本来就是嘛,反正我觉得傻妞儿不像普通人!”

“你还说你还说!”月儿连敲他脑门数下,把他打得抱头求饶才算。再看老村长和围观村民,大家的脸色相当怪异,才刚消去的惊惧之色又悄悄跑了回来!

灵儿看事情不妙,想了想,捞起袖子挽起裤腿儿道:“老村长,各位叔伯婶娘,大家看,我胳膊和腿上的伤是前几日挖野菜时从土坡行摔下来弄的,出了不少血,这两日才结痂,以前被打被砸的时候一样满身青紫,如果我当真不同常人,又怎会受伤至此了?

反倒是颜二婶,无缘无故打上门来,烧了我们家具、欺负我爹娘,还要烧我们房子,赶走我们一家人,说白了她是要我们家破人亡啊!难道我就该眼睁睁的看着爹娘被欺负,看着自家房子被烧吗?

无论如何,是颜二婶欺负我们在先,如果大家不相信我们,反倒偏袒二婶,就算告上官府,我也要求一个公道!”

大家面面相觑片刻,月儿拉起她的手道:“灵儿,别难过,我相信你,我天天跟你在一起,都过了大半年了,什么事儿没有,明明是他们故意欺负你!”

然后她跑回去拉着老村长袖子摇晃着撒娇:“外公,你看灵儿他们好可怜啊,您不是村长吗?您一定要为灵儿说公道话啊!”

老村长沉吟片刻,看看颜二娘一行人,又看看灵儿一家,对颜二娘道:“志明媳妇,今日之事是你挑起,你可知错?”

颜二娘犹豫的看向方才说灵儿坏话的男人,那男人道:“老村长,晚辈是颜家老三,方才晚辈也说了,我们上门闹事确实不对,我们愿意赔礼道歉,也愿意赔偿家具、修缮房顶,可我大哥二哥都伤成这样,还没请大夫查看,也不知以后会如何,您看……”

月儿扁扁嘴道:“活该,谁让你们欺负人的?”

“小姑娘,话也不能这么说,乡亲们都看得清楚,我们来杨家院子一个时辰有余,可曾动过杨家二老半根手指头?”

“那你想怎样?你们先欺负人,莫非还要灵儿赔偿你们不成?”

颜老三看月儿一眼,对老村长拱手道:“老村长德高望重、办事公道,还请您老人家定夺!”

老村长抚须思虑片刻,上前简单查看了那两个男人的伤势,吩咐个年轻人去镇上请大夫,又把村里几个年长的老人家找来商议。此事一时半会儿没有结果,转眼就天黑了,大家干脆把灵儿家院子及附近当成了集会广场,点起火堆三五成群围在一起等结果。

那边大夫正在给两个受伤的男人接骨疗伤,月儿过来坐到灵儿身边,扯扯她袖子,神秘兮兮道:“唉,灵儿,你的力气当真是山神赐给你的?”

灵儿皱眉看她:“月儿姐,莫非你也认为我是怪物?”

“不是不是,怎么可能?我天天跟你在一起,你要是怪物,我不早就被你吃干抹净了?我是说…嘿嘿,你有这等神力怎么不告诉我?我问过小虎子了,连他都知道,唯独我被蒙在鼓里,灵儿,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灵儿皮笑肉不笑的抽抽嘴角:“灵儿姐,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平时力气就比一般人大;再者,你看下午的时候大家一知道这事儿,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好像我真是个怪物似的!唉,早知道就不该一时冲动出手伤人了!”

“怎么不该?两个大男人欺负你们一家老小,要是我,肯定一棍子敲他脑门儿上,直接让他见阎王爷去!

哎,灵儿,你这么厉害,以后要是有打架欺负人的活儿,我专门找你,咱们一起去行侠仗义,把那些坏蛋揍得个个屁股开花!嘻嘻,想想就带劲儿,就这么定了啊!”

灵儿看这十来岁的小姑娘像个野小子一般手舞足蹈,心下好笑,幸好这地方没电视、没,看不了武侠剧,否则她多半会模仿那些无知少年离家出走,还美名其曰行侠仗义吧?

大家一直等到大夫给两个男人接完骨,又给杨老爹把了脉开了药方,最后的结论:颜家两个男人一个膝盖骨错位,一个骨头碎裂。错位那个接回来修养两三个月便是,碎裂那个至少要在**躺个大半年,以后也干不了重活儿,每逢天寒下雨时节膝盖会痛。

而杨老爹本就旧疾缠身,到处是毛病,这次气急,老毛病又犯了,这病可大可小,以后如何还要看家人照顾得怎样,使用的药材如何云云。

如此看来,这次事件几乎是两败俱伤,灵儿家损失不小,颜家人也未必好过,老村长和几位长老商量一番,拿出个方案:此事由颜家人主动挑起,当然应该承担主要责任。

但颜家二哥受伤严重,以后会有后遗症;同时杨老爹旧疾复发,以后如何暂无定数,因此颜二哥和杨老爹相互抵消,各自承担医药费,以后也不许因此相互报复结仇等等。

另外灵儿家的家具被烧毁大半,房顶茅草也被拔下不少,而颜家大哥伤势虽不算太重,也需要些时间银钱才能治好,两者之间互相抵消。

因此,最终颜家人必须诚诚恳恳的给杨家人道歉,并保证绝无下次,更不可诋毁杨家人名声,金钱方面各自负担各自的损失。

老村长公布结果后,让双方各自商议一下,老爹老娘本就处处息事宁人,自然没有意见。灵儿觉得虽然自家有点儿亏,不过自己确实出手太重,为了封颜家人的嘴,这个结果也可以接受。

而颜家人那边明显意见不一,特别是那个被告知以后会落下终身病根的颜老二,疼得坐都坐不起来的他却一直用仇恨的眼神盯着灵儿!

当然,理亏的颜家人最终还是在大家伙儿的劝解下同意了老村长的处置办法,双方在拟写的文书上签字画押后各自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