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79章 赶出家门

第七十九章 赶出家门

待灵儿清理完院子,关好院门,回到堂屋,见爹娘都坐在家里仅存的两把破木椅上,一脸憔悴、相对无言!

“爹,娘,时辰不早了,回屋休息吧!”

老娘一声长叹:“家里的床、桌子凳子都被他们抬出去烧了,唉,这叫什么事儿啊?”

灵儿环顾一周,屋里乱七八糟,粗瓷碎碗掉了一地,破布衣服到处都是,去年才置办的两条新棉被和几件新棉袄也被扯得稀烂,扔在厢房门口!

她心中的怒气开始一股一股往上冒,他娘的,方才没进屋子不知道里面的状况,否则绝不能让他们就那么走了,非要那群蠢货放点儿血才行!灵儿黑着脸捡起棉衣棉被,一边整理一边盘算着什么时候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报复他们一下!

“灵儿,别忙了,过来坐坐吧!”老爹一句三喘的招呼,灵儿将东西放墙角,过去蹲到老爹身边:“爹,您怎样了?要不我去帮您熬碗药来?”

“不着急,老毛病,天天喝药吊着,多一副少一副没差别!灵儿啊,来,坐下吧,爹娘有事跟你商量!”

看老爹一脸慎重的样子,灵儿找了根瘸腿儿的小凳,坐到老爹身边:“爹,您说吧!灵儿听着了!”

老爹伸出枯瘦的老手颤巍巍的抚摸她头顶,“灵儿啊,方才我跟你娘商量过了,今天这事儿…表面看似完了,但你把颜家那两人伤得太重,他们定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

说到这里,老爹看向老娘,老娘红着眼从怀来掏出个布包,一层一层打开,最后露出一对样式陈旧早已失色的银镯子,老娘哽咽道:“灵儿啊,这是我们家唯一值钱的东西了,来,你拿着!”

灵儿看看老娘塞到自己手上的银镯子,皱眉道:“娘,您这是做什么?这么贵重的东西为什么给我啊?”

灵儿一开口,老娘忍不住眼泪哗啦哗啦往下掉,她用袖子捂着脸侧开头去低声抽噎,灵儿急了,一边为老娘顺气儿一边安慰:“娘,不哭不哭,有什么事说出来,咱们一起想办法,没什么解决不了的,不哭不哭了,啊!”

灵儿越是安慰,老娘哭得越厉害,老爹长叹一声道:“灵儿啊,你娘是舍不得你啊!”

“爹、娘,灵儿也舍不得你们,你们别难过,灵儿会一直守着你们的!”

老爹摇头:“不行,灵儿,那颜二娘娘家就在半林镇上,算是半林镇一霸,时常欺负乡邻,她二哥颜彪心肠歹毒,老三颜仁能说会道又聪明过人,几兄弟合伙儿占过好几户人家的铺子田地,害得人家家破人亡还求告无门!

灵儿啊,你今天把颜老大和颜老二伤成那样,照他们的脾气,迟早会回来报复的!我和你娘活了大半辈子,没什么好怕的,唯一担心的就是你!

灵儿,你拿着这对银镯子,带上些干粮,连夜启程,就当…去城里转转吧,等过些日子颜家消了气,你再回来看看爹娘,给咱们坟头儿上添把土,我和你娘就心满意足了!”

灵儿闻言大惊,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颜家几兄弟是半林镇的人?还是那边的土霸王?!难怪颜二娘想闹就闹,他们多半是把自家认定成了可以随便欺负霸占的人家了吧?真是可恶!早知道就更不该放过他们!

老爹看灵儿捏紧拳头一脸愤然的表情,摇头叹道:“灵儿啊,你千万不要有报复之心,就算你有再多力气,你一个小女娃娃,不是颜家人的对手啊!”

“爹,我又没做错什么,是他们欺人在先,凭什么要我退让躲避?我走了你们怎么办?你们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一天福没享到,我怎能丢下你们不管?再说今晚老村长不是帮我们主持公道了吗?那么多人看着,她颜家敢再来,我立马上县衙告状去!”

“唉,你这孩子,不成啊!那颜二娘大姐的男人正好是咱们县衙的县丞,咱们县里头除了县太爷就他最大,就算咱们告上县衙,说不定还没上公堂,就被颜家人拦住了!”

灵儿愣了一下,没想到颜家看上去一户普通的村里人家,还有这么硬的后台!那怎么办?要她丢弃爹娘自个儿逃走肯定不成,她想了想:“爹,要不咱们去求老村长帮忙?”

“不行,老村长今天能公正处理,本就得罪了颜家,咱们自家的事儿,怎能连累他老人家?灵儿啊,什么都别说了,跟你娘去厨房,让她给你烙几个油饼子,赶在天亮前离开王家村吧!他娘,别哭了,咱们这样做是为灵儿好,你去忙活吧!”

老娘抹抹眼泪抬起头来,声音哽咽道:“他爹,灵儿也累了一天,要不…明晚再走?”

“不行!灵儿今晚必须走,晚了就走不了了!”

看着老爹坚决的表情、老娘不舍的眼泪,灵儿心里像被刀扎一样痛!得罪颜家本是无心之过,惹下如此祸端更让她自责不已。

不过,就算给她机会再来一次,她还会那样做!他娘的,想本小姐堂堂一个现代人,还有一身堪比武林绝活儿的力气,怎会混到如此落魄的地步?真他娘的不甘心!

灵儿越想越不是滋味,最后她一咬牙一跺脚:“爹、娘,我不走,打死我也不走!不管是生是死,我都要跟你们在一起!没了你们,我孤苦伶仃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胡说什么,你今年才七岁不到,以后还有大把好日子要过,什么生啊死的?我跟你娘好好的,只要你走了,颜家人找不到你,也不会把我们两把老骨头怎样,村里人也会照顾我们,你走,必须走,现在就走!”

老爹急得噼里啪啦说完一长串后又是一阵剧烈咳嗽,那急促的气流似乎要把他的五脏六腑都冲出来一般,灵儿和老娘吓得赶紧扶住他,一边顺气儿一边安慰。

好一阵过后,老爹的咳嗽才刚消停些,他就一把推开灵儿,咳嗽着赶人:“走,给我走!”

灵儿满心委屈,红着眼眶哽咽的唤了声爹,老爹一边咳嗽一边急得直跺脚:“走,你给我走啊,不走就不是我女儿!”

老娘给老爹抚背顺气儿,用眼神示意灵儿出门。灵儿无奈,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堂屋,在门口站定,老爹怒吼:“快走啊,站着干什么?”

灵儿吓了一跳,再加上满心的委屈,泪眼模糊的后退几步,转身跑向院门口。杨家二老看着竹编的栅门吱嘎吱嘎摇晃作响,老爹的咳嗽渐渐缓了下来,老娘提起袖子抹眼角,抽噎道:“这下好了,孩子被你赶走了!大半夜的,连件衣服都没带,干粮也没准备……”

老爹愣愣的出神半晌:“还能怎么办?咱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灵儿被颜家人抓去!”

“可…可她那么小,今年才七岁,外面坏人那么多,万一把她骗去卖了怎么办?或者被人贩子抓去了怎么办?还有……”

“唉,他娘,别说了!咱们家灵儿不同常人,她不会有事的!”

二人沉默良久,老爹四下看看,低声道:“他娘啊,你把屋子好好收拾收拾,找两身儿干净衣服换上,再备上一桌好酒好菜。

唉,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也没享过什么福,是我对不起你!咱们老两口今儿好好喝上几杯,等下辈子你去投个好人家,我给你做牛做马!”

老娘脸色变了几变:“老头子,胡说什么!大半辈子都过了,哪有谁对不起谁的?唉,我这辈子啊,苦是苦了点儿,不过老来有灵儿这么个乖巧丫头陪着,这大半辈子的苦也算没白受!你等着啊,我去厨房看看!”老娘起身,拖着疲累的身子缓缓向厨房走去。

跑出院子的灵儿借着月光一溜烟儿的冲上自家背后那小山坡,在坡顶的大石上缩成一团儿,愣愣的望着山下自家那小院儿发呆,心中一遍一遍回放这半年来的点点滴滴。

老爹老娘都是老实得不能再老实的普通贫户,一直以来,他们艰难而顽强的生活着,对谁都处处忍让,处处畏首畏尾。初到的灵儿觉得这两位老人家简直是奴性十足,完全没有自己的主见,难怪一辈子受苦受穷受欺负!

可日子长了,老爹老娘对自己无处不在的关爱和他们的仁义善良让灵儿由衷的感动,要改变他们根深蒂固的奴性根本不可能,但至少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们的风烛残年过得安生些、有尊严些吧?

但结果了?自家好不容易盖了房子,家里的日子好不容易有了点儿起色,却因自己一时兴起,吓唬个小孩儿就莫名招来一场祸事!

她不觉得自己以前做的有什么不对,包括帮婉儿打抱不平,包括打断颜家兄弟的腿,如果真的有错,只能怪这里的氛围环境不对,落后就要挨打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既然老爹老娘担心自己,坚持赶自己出门,那就暂时顺了他们的意,正好趁这段时间去苍茫山砍树卖木材攒些银子,然后守在爹娘身边,暗中保护他们。要是颜家人真敢来,哼,就别怪我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