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80章 劝服

第八十章 劝服

灵儿在坡顶坐了近一个时辰,眼看月亮一点儿一点儿西斜,她的眼皮开始打架,山上的寒风又吹得她直打寒战,四下看看,到处一片寂静,真不知该上哪儿去?

她想了想,爹娘现在应该已经入睡了吧?对了,自家两间老屋子做了柴房,里面堆满了柴禾,爹娘平时除了搬点儿柴,极少进去,不如去那柴禾堆里弄个窝?灵儿觉得这主意甚好,便站起来拍拍衣服,捡根棍子当拐杖并武器,慢慢向坡下走去。

当她回到自家院子时,意外的发现堂屋和厨房的灯都还亮着!厨房的窗户上,老娘佝偻的身影晃来晃去,里面偶尔传来哗哗的炒菜声,那诱人的油香菜香随风飘来,引得她直吞口水!

爹娘平时最是节俭,每日天黑前必定吃完饭,然后早早入睡,就为省下那一天一文的灯油钱;而且他们每晚的饭菜一般都很清淡,不是逢年过节,难得闻到这么浓的油香!真是奇怪,难道是爹娘下午没吃饭,饿极了,想改善改善伙食?

这样挺好,说明爹娘现在心情不错,不用担心这担心那!同时灵儿也有些失落,难道老爹说的都是真的?只要自己走了,颜家人就不会为难他们,他们可以安安生生过日子了?那自己岂不成了他们的累赘?

灵儿蹲在院角下心里斗争半晌,最后用力扇自己两个耳光。真是的,自己哪来那么多小心眼儿?老爹老娘那么善良的人,真要把自己当累赘的话,当初就不会把自己捡回来,更不会带着自己四处求医,花光家里所有的钱,还落下一身病!

她围着院子转了两圈,确定老爹正在堂屋喝酒,老娘在厨房里炒菜,便轻手轻脚摸了进去,潜到厨房窗下,趴在墙缝儿上往里偷看。

只见老娘熟练的挥舞着锅铲翻炒,时不时还要跑到灶前添加柴禾,锅里兹兹的油香越来越浓,等老娘拿碗盛菜,嗬!居然是自己最喜欢的老咸菜炒腊肉,那块腊肉可是自己惦记了两三个月的,老娘一直舍不得吃,没想到这深更半夜的居然翻出来炒了!

灵儿吞吞口水,巴巴的望着菜碗。等等,老娘在干什么?只见她将菜碗放灶台上,找了根凳子垫着,趴在歪斜的碗柜上,一手在柜顶摸索着什么?

好一阵过后,老娘总算找到个油纸包,拍拍上面的尘土,回到灶头前,颤巍巍的将纸包一层一层打开,直到露出最里面那一小撮粉末状的东西!

老娘望着那堆粉末呆愣半晌后长叹一声,小声嘀咕:“唉!我和老头子就这么走了,以后就剩灵儿孤苦伶仃一个人了!老天爷啊,看在我们年年给您上香供奉的份儿上,求您一定要保佑我家灵儿平平安安长大,以后找个好人家,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啊!”

老娘双手合十,就地跪下,对着天边虔诚的叩拜!灵儿心中奇怪:爹娘要走了?上哪儿去?他们不是都好好的待在这儿,还准备好好吃上一顿吗?

老娘跪拜完,扶着灶台费力的站起来,整整衣衫、拍拍尘土,然后拿起那包粉末,颤巍巍的往菜碗里倒。灵儿看着老娘笨拙的动作,心中狐疑更甚,突然她脑中灵光一闪,一下子跳起来:“娘!”

老娘吓了一跳,手一抖,粉末全倒进了菜碗里!灵儿转到门前冲进去:“娘,你在干什么?”

老娘惊讶的望着她:“灵…灵儿,你…你还没走?”

她冲上去一把抢过那菜碗:“爹爹说了要娘给灵儿烙油饼子做干粮,灵儿刚出村子肚子就饿了,特地回来拿油饼子的!娘,既然您炒了腊肉,我老早就想吃了,这咸菜腊肉就给灵儿当干粮吧!”

“不行,灵儿,快拿来,那是你爹的下酒菜!”

灵儿侧身一躲:“娘亲重新给爹爹炒个下酒菜就是,我最喜欢吃娘炒的咸菜腊肉了,这个就给我吧!娘,灵儿都要走了,您还舍不得一盘菜吗?”

“不是,灵儿,不是那样的!快给我!”灵儿一边避让一边抓起腊肉块儿往自己嘴里塞。老娘大急,冲上来一把拍掉她手上的肉块儿,那满满一大碗咸菜腊肉洒落一地!

灵儿抬头泪眼模糊的望着老娘,老娘张张嘴想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她捏起袖子帮灵儿擦擦眼泪:“灵儿不哭,这…这咸菜腊肉没炒好,娘重新给你做好不好?”

灵儿吸吸鼻子:“娘,灵儿舍不得您和爹,灵儿不走了,好不好?”

老娘心中一痛,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我的好灵儿,娘也舍不得你啊!”母女俩抱头痛哭,不知何时拄着拐杖到了门口的老爹也是满脸老泪纵横。

半晌后,灵儿稍稍控制情绪,听脚下吱吱吱几声叫唤,低头一看,一只半大老鼠倒在地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嘴角还挂着半块腊肉片儿!

灵儿大惊,“娘,你方才在菜碗里放了什么?”

老娘看到地上的死老鼠也是一惊,片刻后脸色又恢复如常,她抹把脸,强颜欢笑道:“没什么,最近家里臭鼠太多,米粮、油罐儿都被偷吃不少,我炒这碗菜本就是拿来毒臭鼠的!灵儿啊,来来,帮娘看着火,娘给你烙油饼子,啊!”

老娘不是会撒谎的人,看她的表情动作,灵儿心中了然,她低头在灶门前坐了会儿,突然抬头道:“娘,我想好了,如果您和爹真想赶我走,我一定照办,不过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走的!”

正在揉面的老娘停下来看她,见她一脸正色,想了想,叹口气道:“灵儿啊,爹娘不是要赶你走,是想让你躲起来,避过这场无妄之灾啊!”

“我知道,娘!我会躲起来的,而且会躲得好好的,肯定不让颜家人找到!不过娘,您和爹一定要好好的,我每天半夜偷偷回来看你们好不好?”

老娘一顿:“那怎么行?附近都是认识的人,你能躲到哪儿去?你回来万一被颜家人撞上……不行不行,灵儿啊,你还是听你爹的话,待会儿带了饼子就出发,往县城方向走,从此隐姓埋名,没个三五年不许回来!”

“娘!爹不是说颜二娘她大姐的相公就是县衙的县丞么?他们要找我肯定轻而易举,只要有人的地方都不安全,与其在那些人生地不熟的乡镇上游走,还不如在附近找个没人去的地方躲起来,您只要对外说我去镇上买东西一直没回来就成了!如此,我还有机会时常回来看你们!”

老娘沉吟片刻:“可是附近哪有没人去的地方啊?周围除了村庄就是田地,要藏一个大活人哪有那么容易?”

“有啊,娘,西边的苍茫山不是开山了吗?那山那么大,山里的樵夫有的住了大半辈子都没碰过面,正好我去苍茫山上转转,顺便帮爹爹找千年人参,你说好不好,娘?”

老娘自然的看向苍茫山方向,想了会儿摇头道:“不行不行,苍茫山上到处是吃人的老熊大猫,每年进山的人能出来的不到一半,就算老猎户们都不敢独自进出,你去不是羊入虎口吗?不行不行,你还是收拾东西往县城走的好!”

“娘,野兽吃人是本能,只靠它那一身力气爪牙,哪有人类来得狡猾多变?与其应付知人知面不知心的生人,还不如打倒几头野兽来得痛快!娘,您忘了,我是受山神保佑的,山神给了我一身力气,肯定也不会让山里的野兽伤我的!”

老娘开始犹豫,似乎已经动心了,灵儿再接再厉:“娘,难道您不想让灵儿时常回来看你们吗?咱们离得近,有什么事还可以想办法传个消息!您也说了,只要我不在,颜家人不会把你们怎样,即便他们想为难,老村长他们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娘,您就应了吧,反正不管怎样,我肯定不会走远的!我要守着你们,看着您和爹好好的,才能安心啊!你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灵儿孤零零一个人活着也没意思啊!”

“傻孩子,胡说什么?爹娘年纪大了,迟早要入土的!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我知道,娘,不过您得先答应我,在我离家这段时间一定要好好的!要不我就不走了!”

“这个…你爹那里……”

“娘,爹爹现在还不知道我没走,你就瞒着他说我走远了不就是了?以后我偷偷回来你也别告诉他,说不定过几天咱们就能找到应对颜家的办法,到时候就不用躲躲藏藏了!”

“这个……”老娘犹豫半晌,最后还是勉强应了下来,而一直立在厨房外的人影没出半点儿声响,在这对母女出门前悄无声息的回了堂屋。

寅时末,月亮渐渐落山,东方开始微微发亮,灵儿背着两个大包袱出门,里面满满的全是老娘为自己准备的衣服干粮。

她没有回避任何人,反而特地选了村里最热闹的巷子走上一圈,笑呵呵的跟早起的村人打招呼,大声说老娘让自己去镇上卖了东西并置办些物品回来。

村人们看她喜气洋洋,个个脸色怪异,甚至小声嘀咕:“莫非这丫头当真不知颜家厉害不成?果然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啧啧,也不知那颜家会如何报复他们?

这一家子也真够倒霉的,老的老小的小,才过几天安生日子就被颜家人盯上了,以后可得离他们远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