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81章 当野人

第八十一章 当野人

灵儿背着包袱出了村子,一路往镇子方向去,然后她像模像样的在镇上逛了两圈,买卖了不少东西,中午时分又到镇口找了辆去县城的马车,兴致勃勃的吃着干粮摇摇晃晃的往县城方向去。

待马车走出镇子四五里后,她又趁着有人要求下车方便的机会下了马车,带了几件常穿的衣服和银钱钻进树林子里,捡小路偷偷溜走,其他东西都落在了车上。回去的路只能靠步行,还必须捡没人走的僻静小路,等她走走停停回到王家村附近时,天已全黑。

灵儿借着月光摸到与老娘约好的后山坡巨石下,那里有个五六平米的小山洞。虽然知道这地方的村人不少,但因几年前山洞附近摔死个小孩子,大家觉得此地晦气,都不再去了,更不会让孩子们靠近,因此这地方目前看来是比较安全的。

灵儿拨开洞口的杂草,用棍子探索一番,很快便找到了老娘为自己准备的包袱。

她捡起包袱拍拍灰土,钻进洞里,摸索着找到打火石,生了火,然后用大石头把洞口封了,回到火堆边清点东西:里衣、外套、棉袄、梳子、头绳、锄头、斧头、柴刀、锯子、护腕……连老娘自制的调味酱都有!

看着地上一一摊开的一大堆东西,灵儿好笑的摇头,这哪像逃难的?分明是在春游野营嘛!老娘弄这么多东西来,也不怕被人看见?

算了,看见了更好,自己就不用躲躲藏藏,可以光明正大回家去了,答应躲出来完全是为安老爹老娘的心。即便颜家在半林镇算是一霸又怎样?这里又不是半林镇,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这一身的力气加几十年的现代智慧还对付不了几条地头蛇?

自己出来一天也不知家里怎样了,但愿老娘真能听进自己的劝,不要干傻事才好,不行,还是先吃点儿干粮,等半夜子时过后溜回家去看看。

打定主意的灵儿收拾好东西,抹着调味酱吃了饼子,裹着棉袄躺在火堆边打算睡会儿就起来去看爹娘。可她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直到听闻附近有人小声唤她名字,她扎巴扎巴嘴儿,裹着棉袄翻个身,小声呓语:“娘,别吵,人家还没睡醒了!”

可那灵儿灵儿的呼唤声依然不断,她只好打着呵欠缓缓坐起来,待她看到面前忽明忽暗的火堆吓了一跳,对了,自己被爹娘赶出来逃难当野人儿了,这里是山洞,不是自己房间!哎呀,不是说要去看爹娘吗?

“灵儿?灵儿?在里面吗?”外面又响起那刻意压低的呼唤声。

对了,是老娘!灵儿赶紧爬起来,往火堆里添点儿柴,然后缓缓挪开洞口的大石,老娘那满是皱纹的脸渐渐清晰起来。

老娘一见她满脸激动,“灵儿啊,你可算回来了,受伤没有?有人欺负你没有?”

灵儿把老娘扶进洞里,伸头往外看了看,四周一片寂静,月亮已经西斜,估计现在都快丑时了吧?她缩回去,挪动大石把洞口堵好,“娘,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休息?不是说好了您别来,我找空去看你们吗?爹爹怎样了?”

“唉,我一想着你一个人出门在外就睡不着,也不知你回来了没有,真怕你半路上出什么事!你爹喝了药早就睡下了,放心,我仔细看过了,周围没人,大家都睡了!”

老娘环顾一周,将这小小的山洞仔细巡视一圈,眼圈一红:“灵儿啊,我可怜的孩子,都怪爹娘没本事,家里有房子还要你住山洞!”

眼看老娘又要流泪,灵儿赶紧安慰:“娘,别难过,您给我带了这么多好东西,在这儿跟在家里没什么区别。你们好好休养,等灵儿进山挖它几株千年人参,咱们家就发达了,以后给您和爹盖大房子,再请一大群丫鬟婆子伺候您,肯定比王员外家还风光!”

灵儿比手画脚的样子逗得老娘破涕而笑:“你这孩子,就会哄人开心!我和你爹不指望大富大贵,只求你平平安安就好!”

灵儿嬉皮笑脸道:“娘,您和爹平安了,灵儿自然就平安了,放心好了!”

看她那样子,老娘无奈的叹息一声:“灵儿啊,你真要进山去啊?下午才听说隔壁村儿的老猎户前几日带几个年轻人进山,还没到半山腰就遇上头黑瞎子,十个人就回来三个,还个个挂彩,我一想就害怕,你还是……”

“哎呀,没事儿啦,娘,您知道我最会爬树了,遇上黑瞎子我就噌噌往树上爬,再扎它眼睛,插它喉咙,说不定还能弄些熊掌熊皮熊肉回来了!”

看着如此乐观喜气的灵儿,老娘的心渐渐安了下来,不过还是少不了唠唠叨叨的嘀咕要注意这样要小心那样,灵儿表面应诺得欢,实际却是左耳进右耳出。

母女俩在火堆旁坐了近两刻钟,灵儿怕老娘熬夜身体受不了,便催她回去,老娘离开时,她突然想起颜家人来。

“娘,今天家里怎样?颜家可有人上门闹事?”

“这倒没有,不过听说颜二娘家今天来了不少客人,他们进了院子就把门关得死死的,一直没出来,也不知在里面干什么?”

“客人?”灵儿想了想:“什么样的客人?都是男人吗?”

“也不是,有男也有女,还有两位老人家,听说都是颜二娘的娘家亲戚!”

“亲戚?那…他们有没有到咱们家来?或者…咱们家院子附近可有人鬼鬼祟祟?”

老娘想了想:“这个…今天到咱们家院子来的人倒是不少,不过都是村里的媳妇,过来坐坐,说会儿话就走了!”

“她们都说些什么?有没有问我下落的?”

“有啊,我按咱们商量好的,只说你爹昨天气得厉害,病情越来越重,吃药也不管用,所以让你去镇上把家里值点儿钱的东西都卖了,然后去县城找个好点儿的大夫回来!”

灵儿点头:“对,就这么说!娘,你明天再到村里去转转,就说我昨天出去一天都没回来,心里担心得紧,请几位叔伯帮忙出去寻寻,顺便打听一下颜二娘家的消息,说不定他们正凑一起商量怎么对付咱们家了!”

“知道了,我也是这么想的!灵儿啊,你自己也小心点儿,一个人的时候把山洞封死了,别出来,明晚只要没人守着娘再来看你,啊!”

“不用了,娘,我打算明儿一早就去苍茫山看看,晚上不一定回来了,这几天咱们家附近肯定有颜家人盯着,您在家好生照顾爹爹就是了!”

“苍茫山啊!灵儿啊,要不娘先去找个老猎户问问,看看进山都要带些什么,等娘把东西备齐了你再去?”

“不用不用,我前几次去认识几个苍茫山的老猎户,问问他们就行了!好了,娘,您快回去吧,我送你一段儿!”

母女二人借着月光鬼鬼祟祟的在自家后山坡上缓缓下行,灵儿一直把老娘送到半山腰,老娘坚决不让她再送,她只能站在那里眼睁睁的望着老娘跌跌撞撞的往家去,心里那滋味儿当真不好受,原来有家不能回是这种感觉!

等她亲眼看着老娘回了院子进了屋,她回到山洞,把工具干粮清点一遍,又用柴刀割了头发,给自己草草梳个小男孩的发髻,待外面天色微微发亮,便背着东西往苍茫山进发。

灵儿到达苍茫山时外面天色微亮,而林子里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如果现在突然窜出头大熊老虎野猪什么的,自己肯定要倒霉。她凭直觉跌跌撞撞在树林里走了一段儿,到一颗大树附近,突然感觉周围气息不对,太安静了,安静得心里发毛!

她本能的抱住树干哧溜哧溜往上爬,待她爬上第一个树杈儿,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听树下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低头一看,两个黄灿灿的小灯笼与自己对个正眼儿,那是什么?灵儿还在奇怪,突闻下面一声低嚎!

天啊!是大猫!灵儿吓得头皮发麻、后背发凉,她紧紧抱住树干一动不动,下面的大猫围着大树呼哧呼哧转了两圈,又回到先前的位置瞪着两个小灯笼与灵儿对峙。

半晌后,大猫似乎没了兴趣,如散步般悠闲的缓缓走开。灵儿轻轻松口气,一不小心碰到方才挂在树枝上的包袱,眼看包袱就往下掉,她伸手去捞,突然呼啦一声,一股劲风扑面而来,她本能的往上一缩,那大猫的爪子便一把抓住包袱扯了下去!

得了东西的大猫异常兴奋,前爪按住包袱,锋利的牙齿咬着包袱布摇头晃脑一阵撕扯,几下就把包袱撕得稀烂,然后用爪子在里面翻找东西!

灵儿吓得全身僵硬、额头直冒冷汗,真悬啊!该死!谁说野兽只靠爪牙力气吃饭?这大猫方才不就跟自己玩了个调虎离山?她第一次觉得,兴许往县城方向走比进山更安全些!

大猫把包袱里的干粮吃个精光,其他的东西扔在一旁看都不看一眼,不过它似乎还没吃饱,瞧,它还在树根底下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