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82章 打虎少年

第八十二章 打虎少年

灵儿大急,这大猫不会跟自己干上了吧?现在自己手里一点儿武器都没有,怎么对付那狡猾的大家伙?难道要一辈子坐树上等死?不行,一定得想办法把它赶走,要不干脆就灭了它!

灵儿在树上等了好一阵,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等手脚听使唤了,她四下观察一番。真是奇怪了,自己进山的时候明明已经天色微亮,等了这么久,怎么树林里还是这么黑?

再看树下那头大猫,它围着大树转了半天,兴许是找不到破绽,居然就地趴下,缩成一团儿,呼呼睡起大觉来!难道它就不怕猎人前来围捕它吗?算了,现在不是为大猫担心的时候,先保命要紧。

适应了这么久,树林里依然很暗,但她已经能勉强看清五米以内的东西了。灵儿仔细估量一番,这树杈儿离地面只有三四米高度,比较危险,还是再往上些好,但这对平时爬树麻利的她却是一大问题,大惊之后要完全控制身体是件难事。

她几乎花了两刻钟时间才费力的往上爬了一个树杈儿,再看下面,那只大猫依然蜷成一团儿,似乎睡得正香?讨厌,这大猫都不用捕猎吗?怎么成天睡觉?莫非把这里当成了它的老窝不成?

她心里正在嘀咕,突闻“嗷呜”几声,几米外的大树下窜出几头皮毛漂亮的小猫,蹦蹦跳跳的嬉戏着往这边跑来!睡觉的大猫总算有了反应,它抬起大脑袋,回头看到小猫,嗷呜着回应,小猫们更欢快了,连滚带爬的往大猫身边跑。

瞧瞧,好一个和乐美满的大猫之家!等等,这大猫带着小猫,莫非附近当真就是它们的老窝?!灵儿揉揉眼,一点儿一点儿搜寻过去,果然见方才小猫出来的树下隐隐有个树洞,另一头大猫正站在洞口‘慈爱’的望着嬉戏的大猫小猫!

我的老天爷,难道倒霉催的我第一次进山就摸进了虎窝?运气也太好了吧我!灵儿吞吞口水,先前还打定主意赶走或灭了大猫的她现在心里直发抖!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逃出去?武器,对了,我的武器!灵儿四下摸索一番,遭了,自己的柴刀工具什么的都放包袱里了,那包袱先前被大猫叼了去,现在已经成了小猫们的玩具,自己身上唯一带点儿刃口的就剩一把用来切肉吃东西的两寸钝刀了,用这玩意儿砍根树丫都要好些时间,怎能对付行动如风的大猫?还是两头!

灵儿在树上坐立不安,也不知过了多久,树林里渐渐透进亮光,下面的情形越来越清晰,这更让她倒抽一口凉气!自己所在的大树长在一个二三十米高的斜坡边缘,而从下往上通往这里的路只有一条一尺宽的狭窄山路,不用说那就是自己先前摸索着上来的山路,居然没掉下去,真是个奇迹!

而树下嬉闹了半天的小猫们似乎有些累了,纷纷耷拉着眼皮摇摇晃晃的回到上方的树洞里去,然后守在洞口的大猫也进了树洞,应该睡觉了吧?

太好了,老虎也是要睡觉的,自己正好趁机逃走。可惜她一等再等,树下那只最强壮、体型最大的大猫依然没有挪地儿的意思,依然在树下蜷成一团儿酣然入睡,对了,它入睡前似乎还特地抬头看了自己两眼!

他娘的,这家伙当真跟自己耗上了?或者它早就把自己当成了他们一家子的美餐?可惜现在着急也没用,只能等了!

灵儿在树上找个稳妥安全又隐蔽的地方,撕了布条把自己绑在树干上,调整姿势,打算也好好睡上一觉,精神足了才能跟大猫斗智斗勇,想办法逃出去。

兴许是先前紧张过度,兴许是这树林空气清新,灵儿在树上躺了会儿居然真的就睡着了。她迷迷糊糊也不知睡了多久,突闻耳边几声震天的虎啸!她一个激灵想跳起来逃跑,幸好有布条儿绑住,才不至于掉落下去。

她抱着树干惊恐的四下张望,一低头便看到树下躺在血泊中的大猫,另一只大猫正愤怒的咆哮着跟个青衣人拼死搏斗。

大猫动作敏捷,利用地形飞快的跳来跳去,一有机会就用利爪狠狠抓向侵入者;而那青衣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手握短刀全神贯注的盯着大猫,时而翻滚、时而跳跃,一时之间双方势均力敌,竟分不出胜负来!

灵儿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下方的人虎大战,不管是青衣人受伤还是大猫受伤,那飞溅的鲜血都让她的心直打颤。

这时,大猫又是一个猛扑,一爪子从青衣人的额头划向肩膀。嗤啦一下,衣服被划破,鲜血喷涌而出,青衣人闷哼一声,在地上翻滚几圈,单膝跪地再起来时,手里却多了只小猫!

小猫挥舞着四肢拼命挣扎,呜呜叫着向自己娘亲求救,大猫站在斜坡上愤怒的一声长啸后,几乎是不躲不避的径直向黑衣人扑去。黑衣人矮身向前一滚,举起短刀向大猫肚子上一划,大猫落地后便瘫软在地,肚子下一滩鲜血缓缓沁出!

黑衣人在地上爬了会儿,然后用短刀支撑着费力的一翻身,仰躺在地上呼哧呼哧直喘气,他的衣服早被鲜血浸透,湿漉漉的紧贴在身上,也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大猫的?

灵儿盯着那人脸庞猛瞧,惊讶的发现,那人面庞年轻中带着几分稚嫩,估计可能只有十二三岁!好厉害,十二三岁的少年居然仅凭一把短刀杀掉了两头成年大猫!

惊讶之余,灵儿万分高兴,太好了,自己可以下去了,她赶紧解开自己绑的布条,抱着树干冒出头去喊:“哎,大哥,你好厉害!”

少年闻声一下子跳起来,手握短刀警惕的四下张望,灵儿挥手:“这里这里,树上!”

少年啪一下抬头,当看到树上的灵儿时,先是惊讶,然后将短刀移到身前,一脸戒备的瞪着灵儿,沉声道:“你是谁?”

“别紧张,我是人,不是大猫!”

“报上名来!”少年依然一脸戒备。

灵儿有些尴尬,想了想道:“我姓杨,叫…叫小石头,你了?”

少年审视的打量灵儿一番,“你在树上做什么?”

“哦,我爹病了,想进山找千年人参,不小心摸到这虎窝里来,我不想被大猫吃,就只有上树了,你呢?”

少年冷哼一声没有回答,提着短刀去收拾那两头还在流血的大猫。看他熟练的剥皮切肉,弄得满手鲜血却眉头都不皱一下,灵儿心中恻然,心想莫非这少年是学屠夫的?看他体型修长、五官俊秀的样子,真是白瞎了!

灵儿抱着树干哧溜哧溜滑下去,走到少年身边看他剥虎皮,好奇的问东问西:“你动作真熟练,经常剥皮吗?”

少年一顿,抬头瞪她一眼,继续忙活。灵儿吐吐舌头,想了想又问:“哎,你叫什么名字?我都告诉你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少年不答,灵儿也不气馁:“哎,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苍茫山上来了?……你衣服布料这么好,不像缺钱的人家啊,莫非…哎呀,莫非你爹也得了重病,非要找千年人参不可?”

少年又是一顿,抬头愤怒的瞪着灵儿,连带周围的空气都降了几度。灵儿讪讪的摸摸鼻子,讨好的笑道:“你…你别生气啊,我说我爹得了重病,非要千年人参不可,不是说你,不是说你,你爹……啊,不是不是,我说你真厉害,这么小就能杀大猫!呵呵呵!”

少年面无表情,嘀咕了句:“娘娘腔!”,低头继续忙活。灵儿一怔,娘娘腔?她低头看看,对了,自己现在是小男孩打扮,嘿嘿,娘娘腔就娘娘腔吧,“哎,你……”

灵儿还没说完,少年突然短刀一扬,径直向自己脑门儿劈来。她本能的矮身一躲,嗷呜一声,什么东西摔落在地。灵儿惊恐的回头,见身后两米处一头几个月大的小猫躺在地上四肢抽搐,眼珠却满是愤恨的瞪着少年!

灵儿怔愣半晌,一下子跳起来:“喂,你刚才差点儿劈到我脑袋!”

少年轻哼一声便没了下文,灵儿冲过去拉他:“喂,跟你说话了!”

“咝~~~”少年倒抽口凉气,一把推开灵儿,捂住手臂上的伤口,然后从怀里掏出几个药瓶,扯下袖子,自个儿拿着药瓶往上洒药粉。

不得不说,这少年意志不是一般的坚强,看他血肉模糊的胳膊,要是自己,肯定早就痛晕了过去,他却还能坐得住,不过那缠布条的手还是有些微微发抖。

灵儿小心翼翼的过去:“大…大侠,我来帮你吧?”

少年一如既往的不言不语也不理人,灵儿试着伸手去接布条儿,兴许是少年确实不顺手,或者力气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他居然松了手!

灵儿接过布条一边慢慢缠绕一边留意他的表情,这少年小小年纪就顶着张死人脸,痛得脸色发白也没半点儿变化,真不知他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瞧瞧这五官、这相貌,多俊俏啊?柔和一点儿肯定更好看,真是白瞎了!

“白痴~~”少年嘴唇微动,灵儿怔愣一下,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被这少年的美色所惑,缠到一半没了动作!

她脸上一红,不服气道:“谁让你长这么张女人脸?哼,还说人家了,明明自己就是个娘娘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