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83章 不告而别

第八十三章不告而别

收到个红包嘞,非常高兴,感谢“莲痴”童鞋,恭祝新年财源滚滚、万事如意!

少年抬头,眼神锐利的瞪着她,灵儿有些心虚,赶紧加快动作包扎,还不忘小声嘟囔:“本来就是嘛!人家一片好意,你不领情反而骂人,真没礼貌!”

待她包扎完在末尾打上个蝴蝶结,拍拍手道:“好了,你这胳膊受伤严重,下山后找个大夫看看吧,千万别沾水,感染化脓就完了!”

少年看她一眼,站起来试着活动活动胳膊,灵儿急道:“哎,你轻点儿啊,才刚包好,别挣开了!哎呀,好像又出血了,快给我看看!”

灵儿去拉他的胳膊,少年侧身一让,轻轻避开她,提起短刀几步走到还未解剖完的大猫旁边,手脚麻利的继续干活儿,那刚刚绑好的布条很快又被鲜血浸透,看着就生痛!不过灵儿知道他是不会领情的,干脆也不劝了,四下看看,捡根树枝开始在枯叶中翻找先前掉落的工具。

柴刀还好,斧头和木锯等有木制手柄的工具都被小老虎当成了磨牙的骨头,咬得稀烂,连铁片上都留了几排牙印儿,坑坑洼洼的真难看,也不知还能不能用?

灵儿坐在地上望着残破的工具发呆半晌,忽见少年从面前走过,背后挂着两大块虎皮,径直向那条狭窄小路走去。

灵儿赶紧收拾工具,对对那少年喊道:“哎,你的虎肉不搬走吗?”

少年如意料中毫无反应,径直往下走,灵儿一阵小跑追上去:“喂。等等我!”

等他们下了斜坡,偌大的树林神秘幽暗,完全无法辨别方向。少年停下来观察片刻,选了方向继续往前走。这地方灵儿从未来过,自然不识路,她赶紧小跑几步追上去:“喂,这地方你很熟悉吗?”

“喂。你怎么也跑到虎窝里去了?”

“你刚才打虎的时候怕不怕?万一被老虎吃了怎么办?”

“你为什么只要虎皮。不要虎肉了?”

“你想上哪儿去?出山不?要不咱们去镇上吧?我请你吃饭?”

“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儿了?不回家吗?”

灵儿叽叽咕咕一路走一路问,少年自然不会回答,背着虎皮一直往前。也不知他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别看这家伙身上多处受伤,崎岖的山路在他脚下如履平地,不管上坡下坡速度都没多大变化,宛如武林高手一般!灵儿是拼了老命一路狂追才没被落下!

二人不知走了多久。少年总算停下了,他四下看看。走到山壁前,挥舞短刀刷刷几下砍倒一堆灌木丛,后面竟然露出个洞口来!等灵儿呼哧呼哧几乎是爬到洞口处时,少年已在洞内燃起篝火。坐在火堆边,一腿屈膝一腿伸直,手里拿个干饼子慢慢啃咬。

灵儿喘几口气。爬进去坐到火堆对面,休息好一阵才缓过劲儿来。抬头见少年依然慢慢啃着干饼子,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咕噜一阵叫唤。她脸上发烫,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少年的手,吞吞口水道:“我…我也有油饼子,还是我娘特地给我做的了,可香了!”

少年看她一眼,她的肚子又是一阵咕噜咕噜的叫唤,灵儿红着脸捂着肚子道:“我…我的饼子被…被大猫吃了!”说完她又眼馋的吞了吞口水,少年眼睛微眯,手上轻轻一用力,那干饼子便向她面门直扑而来。啪一声,干饼子结结实实贴她脸上!

灵儿怔愣半晌,直到那干饼子自己从脸上掉下,落她手上才反应过来。饿极的她顾不得其他,抓了饼子就往嘴里塞,咯嘣一声,好硬!

她赶紧把饼子吐出来,又呸呸吐了两泡口水,再看那东西,确实是饼子,不是石头,可怎么这么硬了?她正在犹豫纠结要不要再放嘴里试试之时,突闻对面呵呵两声轻笑。

灵儿抬头,见对面的少年嘴角微翘、眼睛微眯,眼底是毫无掩饰的笑意!她惊讶的张大嘴,这家伙会笑!而且……笑起来真好看!看到灵儿痴痴傻傻的表情,少年似乎意识到什么,立刻拉下脸来,垂眼望着火堆继续咬自己的干饼子!

灵儿回过神来,吐吐舌头,心下嘀咕:真是奇了怪了,上辈子什么样的美男子没见过?那电视上、海报上一溜一溜的,比这人好看多了,笑得灿烂多了,真是的!肯定是自己在这山旮旯里待久了,审美标准都降低了吧?对,肯定是这样!

二人在火堆旁对面而坐,灵儿跟那干饼子斗争良久,总算把它解决掉了,明明只吃了巴掌大一小块儿,现在肚中的饥饿感全消,全身满满都是力气,也不知那饼子是何配料?莫非是这少年的独家秘方?

灵儿抬头,见少年也吃完了饼子,往火堆里添点儿柴禾,然后倒地躺下。莫非他就要这么睡觉?地上又冷又硬,不会睡出毛病吧?

灵儿犹豫半晌,试探着问:“你…你受了伤,要不要垫点儿东西再睡?”

少年翻个身,背对她,之后不管她问什么,少年都一动不动,好像已经入睡了一般?灵儿坐了会儿,感觉实在疲累,没办法,既然当了野人儿,也只能这么凑合了!她找些枯叶铺在火堆旁,试了试,然后裹紧衣服躺下,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周围已是黑洞洞的一片,唯有前方洞口处透进一点儿微光。她一下子坐起来,身上什么东西掉落在地,她凑过去仔细看看,居然是张虎皮!灵儿大喜,看来那少年也不算特别冷血嘛,还给自己虎皮做被子,待会儿一定得好好谢他!

对了,那少年人了?灵儿一下子跳起来,跑到洞口,外面阳光灿烂、微风习习,四周一片寂静,根本不见人影儿!

“大哥哥!大哥哥!”灵儿在树林中边找边喊,将山洞附近都寻了个遍,完全不见人!果然…已经走了吗?唉,那人好歹也算救了自己,还没好好谢过他了,也不知他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

她垂头丧气的回到山洞,打算收拾包袱先下山去,收虎皮时突闻叮当一声,地上多了个明晃晃的东西。灵儿弯腰捡起,一眼便认出这是昨日那少年用来杀虎的短刀!看那明晃晃的刀身、寒气逼人的刀刃,肯定不是俗物!

少年怎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落下?或者他是故意把短刀留给自己防身的?灵儿大喜,爱不释手的拿着短刀一阵把玩,突然发现靠近刀柄处一个小小的篆字,她辨认半天,觉得应该是个‘轩’字,轩?肯定是那少年名字中的一个,以后遇到他一定好好谢谢他。

灵儿撕块衣襟包好短刀贴身存放,然后收拾东西下山去。原本以为又要在山里转个大半天,可她没走多远,就听前面有梆梆的砍树声!灵儿大喜,兴冲冲的跑过去,果然见几个壮汉正光着膀子嘿咻嘿咻砍得热闹。

“大伯、大叔,跟你们问个路行不?”

几人闻声停下,将她从头到尾打量一番,待看到她背上的虎皮,很是吓了一跳。汉子立刻扔了斧头迎上来:“哎,小子,你那虎皮哪儿来的?”

灵儿顿了顿:“是个大侠给我的!”

“大侠?什么大侠?”

“就是…就是功夫很厉害、一掌能劈倒一颗大树、一跃能跳上树顶的那种!”

几个汉子惊讶的面面相觑,“世上哪有这么厉害的人物?”

“有的,我亲眼见了!他一个人几下子就杀了两头猛虎,一点儿都没受伤,那虎肉还在虎窝洞口了!”

几个汉子更是惊讶:“你说那位大侠去了老虎岭?还在虎窝里把两只大猫都杀了?”

灵儿皱眉,看这几个人表情有些不对啊?难道杀了老虎不好吗?汉子见灵儿不答又追问一遍,灵儿犹豫的点点头。

汉子们顿时大喜,最年轻那汉子几乎跳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那两只猛虎搬来咱们村儿附近都快两年了,要再不收拾它,咱们村儿就没法儿住人了!大明哥,我去给大家伙儿报个信啊!”

年轻人说完便一溜烟儿的往山下跑,中年汉子对那人喊道:“哎,良子,记得叫婆娘们准备些好酒好菜,咱们要好好谢谢这位小恩公!”

“哎,好嘞!”等年轻人跑远,中年人上前对灵儿拱手道:“小恩公,请问尊姓大名?”

灵儿赶紧摆手后退:“别别,大伯,别这么叫我!您瞧我这身板儿,连只小猫都斗不过,那两只大老虎是被大侠打死的,跟我没关系,真的!您叫我小石头就好了!”

中年汉子呵呵笑道:“小恩公不必客气,那两只猛虎狡猾无比,伤了咱们村儿不少人,还时常进村儿骚扰,我们想了多少办法都没能除掉它,这下好了!恩公,多亏你来报信,否则咱们还要提心吊胆好些日子了!”

灵儿尴尬得不行:“大伯,您千万别这么叫我,我娘说不尊长辈是会折寿了,您还是叫我小石头吧!”

在灵儿的坚持下,汉子们总算改了口,对她越是热情。为了安心,汉子们决定去老虎岭看看,作为送信人的灵儿自然也被带做一路,兴许他们还想看看灵儿是否说谎?如果骗了他们,估计自己也没什么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