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87章 石室

第八十七章 石室

梁家村的集会很热闹,类似少数名族的篝火晚会,或者他们根本就是少数民族迁过来的,很多习俗礼仪、行为习惯与山下人家完全不同,只是衣着服饰相同罢了!

灵儿也难得遇上这么热闹的场面,便放开手脚跟大家伙儿好一番玩闹,直到最后自己怎么睡过去的都不知道!隐隐中似乎还听到村长的声音?

等她再次醒来,发现周围阴暗冰冷,她一个激灵坐起来,四下张望,天啊!自己怎么还在与那打虎少年分开前的山洞里?方才不是还在梁家村参加篝火晚会吗?难道是在做梦?怎么可能?明明那么真实!

灵儿呆坐半晌,突然跳起来找寻自己的东西,等她寻到洞口,见地上几个大大的包袱,她赶紧打开包袱翻找一遍,自己的工具都在,少年送自己的短刀也在,另外多出来的几个包袱里满满都是药草,那不是自己从梁家村仓库里拿来的谢礼么?

灵儿愣住,这么说昨天所见所闻都不是梦?那…那为何自己一醒就回到了山洞中?是梁家村的人故意把自己送回来的?为什么?不欢迎自己?怕自己发现他们的秘密?如果这样,先前为何又要带自己进他们村子了?

灵儿满心狐疑,决定按记忆中的方位去寻找一遍,她沿着树林一颗一颗找过去,想寻到通往梁家村的木桥。结果可想而知,周围荒无人烟,根本找不到木桥的影子!真是奇怪,为何会这样?那梁家村的人只是普通猎户药农?打死她都不相信!

灵儿又找了一阵,确实没办法,她只好回到山洞,将几个大包袱一一背到背上,凭着这半天得来的经验和直觉慢慢往密林深处走去。

待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山洞附近的大树后走出几个或高或低人影,静静的望着灵儿的背影良久,“爷爷,为什么要把小石头赶走了?我觉得他挺好的!”

“是啊,村长,那小子看上去不像坏人,他还那么小,应该不是奸细吧?”

梁村长背手静立片刻,淡淡道:“她不是小子,是个丫头;哼,小小年纪,到了迷香谷不失神智,负重上百斤却步伐轻快,这丫头绝非凡人!”

“爷爷,去了迷香谷就会丧失神智么?为何我去了那么多次都没事?”

梁村长低头瞪他,元宝立刻心虚的低下头,嗫嚅道:“我…我只去过两三次!”

村长淡淡道:“那是因为你身上带的香包里有解药!”

“那…村长,我…我们把那丫头私自带回村儿,是不是……”

“算了,下不为例,回去吧!”

灵儿背着包袱走了一个多时辰,总算再次听到笃笃笃如啄木鸟啄木的声音。灵儿大喜,太好了,肯定是有人在这附近伐木,总算可以出去了!她喜滋滋的背着包袱一阵疯跑,很快便找到砍树的人。

“大叔、大叔!你们忙了?”

伐木汉子回头,见到灵儿愣了一下,“小子,你从哪儿来?跑深山老林里来干什么?”

“哦,我进山给爹爹采药来的,刚从梁家村那边过来,大叔,麻烦问一下,走哪条路下山最快啊?”

“那边,靠右走,过三个路口直往下走就是山口了!”

“多谢大叔,你们忙吧!”灵儿背着包袱兴冲冲的往下跑,从背后看去就像只背着粮食的小仓鼠!汉子们站着看了会儿,一人道:“哎,大哥,山里还有个梁家村?”

“梁家村?不知道,没听说过!可能是山下某个小村子吧!”

“可刚才那小子明明从山上下来……”

“不知道,管他了,来来,咱们继续,得赶在天黑前把这树砍完剃好弄下山去!”几个汉子抡起斧头继续忙活。灵儿按樵夫的提示往下一路小跑,途中遇见的人越来越多,不管认识不认识的都相互吆喝着打招呼,再过一个弯儿,山口的大广场立刻跳入眼脸。

她停下来观望一会儿,路过的樵夫见了她,看似玩笑的喊道:“哎,小子,别到处乱跑,快下山去,待会儿天一黑大猫就出来了,当心叼了你去当晚饭!”

灵儿回头,看到那樵夫时愣了一下,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去年封山前进山时遇到的林家三兄弟之一林树雄。那人见了她的相貌顿了一下,想了想道:“咦,看上去有点儿面熟啊,你是哪家的小子?”

灵儿眨眨眼:“雄大伯好,我姑姑就住你们家隔壁了!”

“姑姑?哦,我知道了,你是麻三姑她大哥的儿子对不对?嘿,难怪这么面熟!小子,你大老远的跑这山里来干什么?赶紧回去吧,别到处乱跑了!”

“知道了,谢谢雄大伯,我马上下山去!”灵儿背起包袱一溜烟儿的跑开,林树雄在原地站了会儿,狐疑道:“咦,麻三姑他大哥家不是在县城吗?”

灵儿并没从山口的正路下去,而是趁着没人钻进林子里,找到自己去年从灌木丛中开出的那条小路,一边整理一边慢慢向自家方向走去。

等她来到天坑对面那废弃院子时,时辰还不算晚,太阳还挂在天边,现在回去要是遇见村里人就麻烦了,不如先在这儿休息一阵,等天色暗了再摸回家去看看。

她把包袱藏好,围着废弃院子转了两圈,走到侧面一间看似杂物房的屋子时,突觉脚下咔嚓一声动了一下,她吓得一下子跳开,再看方才那地方,似乎有个正方形状的框?

咦,这是什么?灵儿围着那方框转来转去,伸手去抠抠,用棍子去敲敲,稍稍一用力,又是咔嚓一声响,又把她吓一跳!里面肯定有东西!她满心好奇,掏出那把锋利短刀,沿着方框边缘一阵挖,没一会儿,下面的东西便露了出来,居然是木板?

一大块木板?她赶紧沿着木板边缘将上面的尘土全部掏走,结果果然是块大木板,木板上面还有个小铁环!灵儿围着木板转了两圈,抓住铁环用力一提,木板便被咔嚓咔嚓提了起来,下面黑洞洞的一片。

她趴在洞口往里张望半晌,啧啧,这明显是个地下室嘛,看上去规模还挺大?瞧瞧,还有下去的石阶了!她找来根干木柴,点起火把,沿着石梯慢慢往下走。落了地才发现这地下室不同普通人家的地窖,上下四壁都用巨大坚固的石砖砌成,而且石室不止一间!

灵儿顿觉全身紧张又兴奋,莫非这是个什么宝库?真是太神奇了,要是能找着宝藏,自己就发大财了!于是她举着火把满心欢喜又不失小心的一步一步将石室每个角落都搜索一遍。

直到一个时辰后,她丧气的一屁股坐到地上,什么宝藏嘛?明明什么都没有,就是几间石室而已,到处都空空如也,一点儿收获都没有,让我白忙活一场!

灵儿愣愣的望着石壁半晌,突然她一下子跳起来,对了,虽然没找到宝藏,不过这地方这么隐秘,设施也不错,给自己做个临时的容身之所不是正好?

高兴起来的她举着火把再把几间石室搜寻几遍,选了其中一间做为自己的‘闺房’,打算去找些木材和干草进来一铺,再铺上毯子垫被,这就是自己的临时小窝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把进口藏好,可不能被人家随随便便就发现了!

忙忙碌碌将进口掩好的灵儿站起来抹抹额角的汗水,发现此时月亮已经爬上山头,自己肚子也咕噜咕噜直叫唤。对了,大半天都没吃东西了,还是赶快回去吧?

灵儿将工具藏好,背起几大包草药往家去,也不知离家这几天家里如何了?她爬上自家后山那块大石头,往下张望半晌,王家村跟以往没什么区别,家家户户屋顶炊烟袅袅,厨房里亮着灯,孩子们在院子里嬉戏玩闹。

而自家院子也一如既往的安静整洁,厨房和堂屋都亮着灯,兴许现在老娘正在厨房里忙活,老爹正在堂屋里喝着小酒吧?

她留意观察院子周围半晌,确认没有可疑之人后,才蹑手蹑脚的滑下山坡,往自家院子摸去。当她探到院墙附近,突见堂屋里走出几个人来:

“村长,让您费心了,您还是吃了饭再走吧,灵儿他娘把菜都做好了!”

“不用了,来之前就跟老婆子说了要回去吃饭,以后有空了咱们哥俩再小酌几杯!杨老弟,灵儿这事你不用担心,既然你们住我王家村,就是我王家村人,我们定然不能让颜家人欺负你们!等灵儿回来,你也别再赶她出门,她一个小女娃娃,在外如何生存?”

“是是,村长大哥说的是,多谢村长大哥!”

“杨爷爷,灵儿回来一定告诉她我来找过她,要不叫她来找我,她这么久不回来,都没人陪我玩儿了!”

“好好,我一定告诉她!”老爹将老村长和月儿送到院门口,又嘀嘀咕咕说了半天,月儿才搀扶这老村长渐渐走远。

老爹在门口呆立半晌,老娘出来:“他爹,村长和月儿了?你怎么不留他们吃饭?”

“留了,村长说桂嫂子做了饭在家等着,下次再来,咱们家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呼人家,等下次准备准备再说吧!”

“唉!咱们再没东西也比灵儿好,可怜她小小年纪就四处闯荡,有家不能回、有屋不能住,出去好几天也不知怎样了?去了什么地方?有没有饿着、冻着?”

老娘擦擦眼角,稍稍犹豫,拉拉老爹袖子道:“他爹,要不…咱们把灵儿找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