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88章 臭味相投

第八十八章 臭味相投

老娘擦擦眼角,稍稍犹豫,拉拉老爹袖子道:“他爹,要不…咱们把灵儿找回来吧?”

“不行!你没见颜家人下午那阵势?村长带那么多人来都压不住他们!我看…他们怕是不打断灵儿的腿不会罢休!即便村长向着我们,也不能时时守在咱们家,咱们也不能给他老哥添麻烦啊,还是…还是让灵儿在外待一段时间再看吧!”

老娘虽不忍心,却只能无声抹泪,灵儿听得心惊,下午颜家人来过了?还大闹过一场?果然躲不过吗?她蹲在屋后角落里发呆良久,回过神时爹娘已经回了屋子,厨房的灯已经熄了,他们应该在堂屋吃饭吧?

灵儿四下张望一番,确定无人后才小心翼翼的摸进院子,将几大包草药放在堂屋门口,然后蹑手蹑脚摸到厨房,见灶台上摆着几个大饼子,还冒着热气!旁边摆着个木匣子,那正是老娘前几次给自己送饭的食盒,看来这应该是老娘专门为自己准备的干粮。

灵儿心下一阵温暖,将饼子包了揣怀里,轻手轻脚的出了厨房,回到院墙下,捡块小石子儿用力向堂屋门扔去,连扔几下,直到砸得堂屋门嘭一声响。

“谁啊?”老娘开门出来四下张望,又围着院子走了一圈,待看到门口那几个大包袱,愣了一下。她打开包袱看了看,立刻冲到院门口,一边张望一边压低声音喊:“灵儿?灵儿?你在哪儿?灵儿?”

灵儿没有出声儿,躲在屋后大树上,直到亲眼看着老娘沮丧的回去,把草药包袱拎进屋子,才恋恋不舍的往后山去。

她回到天坑对面的废弃院子,下到地下石室里那个临时闺房,点起火把,缩到墙角的干草堆上,掏出油饼子一边慢慢啃一边回想自己来这地方几个月的经历,虽然有些悲催、有些辛苦,却也不失新奇乐趣。但混到如此落魄的地步,还是她始料未及的!

灵儿有些失落,心里如压了块大石头般一点儿一点儿往下沉,片刻后她啐上一口:他娘的,有什么了不起,活人还能被尿憋死?本姑娘就不信了,不过几条地头蛇而已,看本姑娘不好好收拾他们,再赚上几座金山银山,买他几千亩良田美地,弄他个貌美如花、忠贞不渝的美相公,再下他一大堆小崽子……

即便…即便当不了大地主,也要去占几个山头,当他个山大王过过瘾!看谁还敢撵得老娘四处打洞?

灵儿狠狠咬一口饼子,把它当仇人一般使劲嚼巴嚼巴吞进肚子,直到吃完一整张饼子,其他的用油纸包好揣在怀来,然后拉拉衣服往干草上一躺,没一会儿便呼噜呼噜睡了过去。

灵儿美美的睡上一觉,次日天刚亮便爬起来,摸到附近小溪清洗一番,然后收拾好东西,检查了工具,便捡小道儿往苍茫山方向去。

最近山上伐木、打猎、采药的人都挺多,虽然暂且不认识,但灵儿知道这些人或多或少都与半林镇有关系,自己这么个小个头去伐木,必定引人注意,即便自己撒谎暂时蒙混过去,人们一传十十传百迟早要传到颜家人耳朵里去。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找个可信的搭档一起伐木,如此不仅能掩人耳目,还能保证自己拿到足够的钱,可这搭档的人选该怎么找了?

灵儿一边走一边想,一时找不到好的人选,暂时就只能在山里探路、研究如何在山里辨别方向,寻些好木材、珍贵草药,顺便练习练习自己的“百步穿杨”,打几只小猎物给自己改善改善伙食。

如此一混就是三天,灵儿收获颇丰,把石子儿当飞镖的准头儿越来越高,今天她半天功夫就打了三只大肥兔,自己留一只,剩下两只给爹娘带回去。对了,这几天没回家,老娘烙的饼子已经吃完了,也不知家里情况如何了?

灵儿将野兔装进行囊背在身后,乐悠悠的下山去,路上遇见脸熟的樵夫也会招呼一声,路过一处伐木场子时,听闻一个男子道:

“大哥,咱们铺子最近接了那么多生意,天天赶活儿都来不及,你还非要进山来伐木!这天天晚上加班加点儿的,身体受不住啊,我看上山砍树的人那么多,要不咱们直接跟他们买得了,或者去木场买也好啊!

如此咱们能专心赶活儿,东西都能做得好些,人也没那么累,只要接的活儿多,说不定比自己伐木来做还赚钱了,你说是吧,二哥?”

另一个男人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然后又听一男子道:“说得那么容易,我坚持要自己来伐木,不只是为了省那几个钱。

最近冯氏木场和诚信木场搞得水火不容,闹出不少事儿,知道为什么咱们斜对面那家常年在诚信木场拿货的铺子被烧吗?还不是冯氏木场搞的鬼!咱们要去诚信木场拿货,迟早也要遭池鱼之殃!”

“那冯氏木场太霸道,自己缺德,还非要别人跟他一起缺德,否则就对人家使坏,这种人迟早要遭报应!”

“嘘!三弟,你小声点儿!”汉子站起来四下看看,待看到灵儿时愣了一下,灵儿也是一愣,又是那林家三兄弟,怎么老遇见他们?真是有缘啊!灵儿嘿嘿一笑,大方的走过去招呼道:“几位叔叔好!”

老大林树雄盯着灵儿看了半晌:“哦,你是……”

“叔叔认识我吗?我好像从没见过叔叔啊!我姓梁,叫小石头,就住山那边的梁家村!几位叔叔是山下半林镇的人吧?”

三兄弟互望一眼,老三道:“小子,方才你听到我们说话了?”

“说话?哦!你们说诚信木场和冯氏木场啊?那冯氏木场最缺德,我爹海碗粗的杨木被他们强行收去,就给一百文,还只是张白条子,都大半年了也没见银钱!

我爹前几日去找他们要钱,谁知一文钱没要到,反而被他们打了一顿!这不,我今天就是进山来给老爹采药的!真可恶,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宰了那群混蛋!”

灵儿咬牙切齿、满脸愤恨的模样让林家三兄弟一阵唏嘘,老三道:“那冯氏木场就是出了名的缺德,从来不做正经生意,你爹干嘛卖木材给他们啊?”

“我爹也不想啊,他和几位叔叔花了两天时间才从老虎岭那边弄来颗海碗粗的上等杨木,锯开了宽度足有一尺,原本想卖个好价钱,一下山就被冯家十几个大汉拦住,不卖都不行!真可恶!”

林家兄弟义愤填膺,灵儿又把那冯氏木场一顿臭骂,三兄弟顿时有找到知己之感,请他坐下一起吃干粮。

听林家兄弟说起那冯氏木场,个个都是一脸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灵儿眼珠一转:“对了,叔叔,那冯氏木场如此飞扬跋扈,就不怕人家去官府告他们吗?”

“告他们?哪有那么容易,他们敢如此作为自然有原因!”

“哦?为什么?难道县太爷还能是他家女婿不成?”

“呵呵,你这小子,猜对了一半!县太爷不是他家女婿,不过那县丞和师爷都跟冯家沾亲带故,说不定县太爷也早就被他们买通了吧!”

提到县丞,灵儿立刻想起颜家,她故作惊讶道:“咦,听说县丞娘子姓颜不姓冯啊!”

“呵,你小子知道的倒还不少!是姓颜,那颜老三的娘子就是冯家嫡出的女儿,颜家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颜家三兄弟从小就是半林镇上的小无赖,现在有了个做县丞娘子的大妹子,更加有恃无恐,到处调戏妇女,强占财产!两家凑到一起就是臭味相投。”

“哎,大哥,听说前些日子,颜家几兄弟跑隔壁镇哪个村子去撒野,结果踢到铁板,被个小姑娘打断了腿,也不知这消息是真是假?”

“应该是真的吧?昨儿还听对面大婶说,他儿子最近时常跟老大夫去颜家,颜老大受伤不算严重,颜老二膝盖骨都碎了,没个一年半载好不了!”

“太好了!这就叫恶有恶报,真不知哪个小丫头如此厉害,她算是为咱们半林镇除了一害啊!”

“你小子别高兴得太早,听说颜家人不服气,颜老太太已经带人去了王家村,说是非要抓到那打人的小丫头不可,唉!可怜的丫头,要是被抓住肯定得不了好!”……

灵儿听他们说起自己的事,得意当初做了件好事之余还有些担心老爹老娘,但愿老村长能保住他们,自己也得抓紧时间多多挣钱,想办法应付颜家才行。

灵儿看林家三兄弟吃完干粮准备继续干活儿,想了想道:“几位叔叔,你们不是要找人收木材吗?收我们家的怎么样?”

“你们家的?你家有木材?”

“暂时没有,不过我们可以伐木啊!”

几兄弟互望一眼,老大林树雄道:“小子,你把木材卖给我们,不怕冯家人找麻烦?”

“不怕!我们住在山里,少与外人打交道,何况他们强收木材也是在山下广场守着,只要我们不出山,他们也不知道我们私自把木材卖给你们啊!”

“这样……我们商量商量!”几兄弟走远一点儿,凑到一起嘀嘀咕咕,半晌后他们回来,林老大道:“小子,你们家有几个壮劳力?多久能砍一颗树?你做主行不行啊?要不带我们去见见你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