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89章 伐木赚钱

第八十九章 伐木赚钱

“小子,你们家有几个壮劳力?多久能砍一颗树?你做主行不行啊?要不带我们去见你爹吧?”

“不用,我爹前几日被冯家人打伤,现在还躺**了!不便见人啊!”

“你爹受伤?那……谁来伐木?”

“我…叔叔伯伯啊!我们村儿就在山里,男人伐木打猎,女人采药,就靠这个过日子了,要找人还不容易?叔叔们请放心,不管你们要什么木材,只要说清楚,我很快就能找来,保准你们满意,不信咱们试试!”

“这个……”林老大有些犹豫,老三道:“大哥,我觉得可以,咱们自己来伐木太费时间了,这小子看上去也算靠谱儿,不如咱们试试,不行了再自己来也一样啊!”

“是啊是啊,叔叔,试试吧!咱们约个地方,您把您要的木材种类大小告诉我,我去寻木材,弄好了运到地方,你们直接进山来取就是!不过叔叔们,我们家人手有限,每天能找的木材最多两三颗,多了可能一时没那么容易凑齐,你们要提前通知哦!”

老三道:“这个好说,客人订做家具,一般约定都是十日后取货,我们现找木材都来得及,有你们帮忙就更放心了,只是那价钱……怎么说?”

“叔叔,价格方面,市面上有通价,我爹现在生病,正是用钱的时候,所以希望叔叔们不要让咱们亏得太多就好!”

林老大点头道:“当然,这样吧,咱们就按诚信木场收购木材的标准,除去运费,就是给你们的价格,你看如何?”

“好,就这么定了,谢谢大伯!”

林老大皱眉道:“小子,这是大事,你是不是先回去跟你爹娘商量一下再答复?”

“放心吧,林大伯,您别看我个头小,其实我今年已经八岁了,力气大着了,挑水劈柴都没问题,爹娘最听我的了!”

林老三笑道:“呵呵,小子嘴皮子倒挺利索!不过光说得好听没用,得有真本事才行!这样吧,我们现在正要找颗十年以上、一尺粗的楠木,树根要直,树枝要清理干净,还要去皮,主干部分全部截为一丈长,枝桠留给你当柴禾,其他的…也没什么要求了!

就这样,两日之内必须交货,小子,能完成不?”

“能,保准没问题!叔叔,我们在哪儿交货啊?不如咱们一起去找个隐蔽又方便运送的地方如何?”

“成,没问题,大哥,我去找吧?”林老三主动揽下任务,林老大道:“你小子就知道躲懒耍滑,不成,你和二弟留下来继续忙,我跟小石头一去看看!”

林老三有些不满,嘀嘀咕咕道:“说我躲懒,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林老大没理他,带着灵儿进了树林,一边往下走一边寻找适合之地。其实灵儿早就选好了地方,只是不好直说,故意带林老大在树林里转来转去,直到到了自己看中的地方才停下,把那里好一阵夸。

那地方离山下广场不远,离通往王家村那条秘密小路也近,地面还算平,关键是那地方比较隐秘,在一大丛荆棘灌木丛后,又是个小山窝,里面没有药草也没有大树更没有猎物,人们一般不往那边儿去,是个隐蔽交易的好地方。

林老大一看就很满意,双方敲定下来,约好时间后便分道扬镳,各自忙活。灵儿当然是立马去寻林家兄弟要的木材,这几天她可没白逛,附近哪里有哪些木材她都探得清楚,其中正好有几颗符合条件的楠木,只要把它砍了修理了拖下来就算完成任务。

有了事情做的灵儿很开心,为了早点儿完成任务,她在附近找了个山洞,整理一番,弄了不少柴禾进去,就靠着火堆凑合一晚上。第二天等林子里亮些了,便去找好的地方开始干活儿。

对大部分人来说伐木是个体力活儿,对灵儿来说却是个技术活儿,因为她只要吃饱了就不愁没力气,但怎么伐才能速度最快、效率最高却是很有讲究的。这里的人们一般爱用斧头像啄木鸟一般一点一点慢慢啄,灵儿却好用锯子,因为锯子响动小,速度快。

有了去年封山前那大半个月的伐木经验,灵儿干起活儿也算得心应手。一尺粗的大树一般几个壮汉要忙活一整天才能砍倒,她一个人一天就干完了,那时树林里还能透光。

接着是剃树枝、去皮、截断、运送,还要把剃下来的枝桠打捆成柴禾,柴禾可以卖钱,粗一些的枝桠还能当木材做家具了!

第一天她一个人几乎忙到树林里完全不见光才收工,第二天依然是林子里一见光就开工,如此,总算赶在第二天半下午时把木材运到了地方。她气喘吁吁的坐在木材堆上休息,等了两刻钟左右,林家兄弟就来了,见到那些木材时,兄弟几人相当高兴!

他们围着木材堆仔细检查一番,量了粗细,看了纹路,很满意,当场就付了六百文钱,另外又预定了两颗柏木,还付了一百文的定金,要求五日后取货。双方谈妥后,林家兄弟便拖着木材下山了!

灵儿站在斜坡上看着他们走远,掂掂到手的七百文钱,满心欢心!这下好了,自己总算找到一条财路。辛苦是辛苦了些,不过比起让老爹编竹货、老娘纳鞋底,辛苦一个月也得不了几个钱来,自己这钱也算赚得容易了,自己这身力气也算有了用武之地。

她揣好银钱,看天色还不算晚,便去山里转转,猎了只大肥兔,算好时间,喜滋滋的往王家村方向去。

灵儿回到废院时天色已全黑,她本打算等晚些时候再回家看爹娘,却发现天坑对面隐隐似有火光?仔细看,还不只一两个,似乎有不少火把在跳动?再看火光所在之地,好像是……哎呀,对了,那是自家后山那块大石头,就是最先藏身那山洞的上面!

灵儿隐隐有股不详的感觉,她将兔子和银子藏到石室里,沿着树林一点儿一点儿往那边靠近。待到了能看到火把人影的位置停下,观望半晌,那里果然有好多人,而且是两方人马:

一边是一个面相刻薄的老妇人带着十来个壮汉,另一边是老村长领头的二三十个王家村村民,他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都是与自家平时关系不错的人!

不用说,老妇人那边肯定是颜家的人,老村长和村里的叔伯婶娘们自然是来维护自家的,可他们怎么对峙到后山山顶来了?

这地方有点儿远,听不清他们说话,灵儿又偷偷摸摸靠近一些,直到能听清双方对话的位置停下,那颜家老太婆气势汹汹道:“姓王的,我们要找姓杨的那个丫头,与你无关,你不要多管闲事!”

老村长冷哼一声,双手负于身后,大义凛然道:“哼,杨氏一家在我王家村定居多年,自然就是我王家村人,他们没犯法没惹事,你们凭什么平白无故欺上门来?”

“哼,没惹事?那小贱人打断我两个儿子的腿,这不算犯罪?我是替官府办事,拿那丫头去县衙过堂!”

“官府要过堂自然有官差来办,你们有什么资格拿人?何况那事本是你们自己挑起,咱们全村人可以作证,当时你们自己同意调解,还签了和解书!灵儿一个小丫头,即便伤人也是误伤,有那和解书,即便上了公堂,你们也讨不到半分好处!”

“哼,能不能讨到好处不用你管,姓杨的,给我把那小贱人交出来!”

这时灵儿才发现自家老爹老娘就在老村长身旁,老爹拄着拐杖直咳嗽,老娘焦急的扶着他轻声安慰。

听到颜老太婆的怒吼,老娘道:“颜大姐啊,我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都心疼儿孙,我家灵儿伤你儿子确实是无心之过,我求您…求您放过她吧!只要您放过她,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真的!求您了,老大姐!”

“我呸,你算什么东西,配叫我大姐?别脏了我耳朵!要我放过她……哼,好啊,你们两个老东西立刻给我撞死在这石头上,我就放过她!”

老娘闻言一怔,愣愣的转头看向旁边那大石头,目光浑浊、表情呆滞,“我…我们死了,您…您当真能放过我家灵儿?”

“哼!你撞死了再说!”

“你个老妖婆,心肠这么歹毒,当心喝水都噎死你!”气急的月儿跳出来大骂,颜老太太气得脸色发青,一挥手,她身后十来个壮汉就要冲上去抓月儿,王家村的村民也立刻拿起锄头铲子木棍上前几步,双方在‘武器’一出就能够到对方的地方停下对峙。

老村长厉声道:“颜氏,我已派人去镇上报官,你们敢在我王家村地界儿上撒野就是蓄意滋事;如果动手伤人,尔等罪行等同山贼土匪,官府随时可剿灭之,你可想好了?”

颜老太婆一顿,扫一圈道:“老王头儿,你是读书人,道理我讲不过你,不过我两个儿子现在还躺在**,要我就此罢休绝不可能!杨家一天不交人,我一天不罢休!”

“灵儿早就离开村子,去县城路上就没了人,我们也在找她!”

“哼!少来,我们的人早就查清楚了,杨老婆子有事没事就往后山跑,动不动就在这附近转悠,今天送衣服,明天送吃食,那明明就是给那小贱人准备的,说她人丢了?哼,你把我们都当傻子?这是什么?你自己看!”

颜老太婆手一扬,一个包袱被扔在中间,里面全是灵儿的衣衫,众人见之面面相觑,老村长狐疑的望向杨家二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