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90章 团聚

第九十章 团聚

颜老太婆手一扬,一个包袱被扔在中间,里面全是灵儿的衣衫,众人见之面面相觑,老村长狐疑的望向杨家二老。

老娘看到那些衣服也是大惊,声音颤抖道:“你…你们把灵儿怎样了?”

“他娘!”老爹拉住她,给她递个眼色,老娘顿一下,似乎想起什么,低头不语,老爹咳嗽几声道:“颜大姐,我们夫妻都是花甲之年,膝下无儿无女,比不得您儿孙满堂!老天可怜我们,赐给我们一个灵儿,灵儿就是我们的**!

前些日子灵儿见老朽病重,自个儿瞒着我和他娘跑去县城找大夫,谁知半路却不见了踪影!他娘想念孩子,每日茶不思饭不想,又说上次灵儿开窍就是靠山神保佑,所以才每日带些衣物吃食上山来拜祭山神!

灵儿要是没丢,我们何苦每日愁眉苦脸,上山来求啊?”

王家村人见杨家二老声泪俱下的样子倍感同情,桂奶奶道:“颜大姐,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们杨家日子本就难过,如今孩子丢了,你们还如此逼迫,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何况此事因果大家伙儿都心知肚明,你们是不是……?”

“什么意思?她杨家可怜,我那断腿的大儿子、二儿子就不可怜了?”

“活该,是你们自找的!”月儿冒出头去骂一嗓子,颜老太婆气得脸色铁青,恶狠狠的等着月儿,月儿做个鬼脸儿赶紧缩到老村长背后去。

老村长道:“颜大姐,你看时辰已经不早,无论你有多大的火气,灵儿确实不在家,杨老弟和弟妹身子本就不好,要真闹出人命的话,相信官府也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候怕是越弄越糟!我看不如咱们先各自回去,等灵儿回来再做打算如何?”

颜老太婆扫视一圈,看看天色,一年轻男子上前在她耳边嘀嘀咕咕几句,颜老太婆眼珠一转,冷哼一声:“哼,今天便宜你们了!姓杨的,识相的话,自个儿把那小贱人乖乖交出来,否则…要让我抓到,没她好果子吃!走!”

颜老太婆一挥手,她的那群人收了武器,跟着陆陆续续下山去。月儿对那群人做个鬼脸儿,扶着老爹道:“杨爷爷、杨奶奶,别担心,他们就会吓唬人!灵儿那么厉害,才不会被他们抓住的!哼,我要是灵儿,一定把那群人全打趴下!”

“月儿,不许胡说!”老村长瞪她一眼,然后对杨家二老道:“杨老弟、弟妹,颜家人走了,咱们也回去吧!”

老爹低头鞠躬谢过:“又给村长老哥您添麻烦了!”

老村长赶紧扶住他:“别这么说,你们也是我王家村的人,外人欺负上门,我们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好了好了,大家伙儿也都散了吧!”

老村长打了招呼,来帮忙的村民们纷纷上前安慰杨家二老几句,然后各自打着火把陆陆续续下山去。直到人们散得差不多了,老娘捡起方才颜老太婆丢出来的包袱,翻开看了看,担忧的四下张望一番,然后又沮丧的看向老爹。

老爹叹息一声:“哎,算了,先回去再说吧!”

几位老人家互相搀扶着慢慢下山去,等他们走远了,灵儿从藏身之处爬出来,走到方才双方对峙的位置呆立。

想起方才颜老太婆咄咄逼人的样子,她真想试试自己那‘百步穿杨’的本事,一颗石子儿砸死那可恶的老太婆,她抓着石子儿举起又放下、举起又放下,试了几次好不容易才忍住。可忍耐是有限度的,这样下去不行啊,一定得想办法治治那嚣张跋扈的颜家!

灵儿一时想不出办法,干脆爬上那块大石头吹吹晚风。下面王家村又恢复平静,自家院子的厨房和堂屋也亮起了灯,真怀念跟老爹老娘共进晚餐的日子啊!

灵儿一直发呆直到老爹老娘把老村长一家送出院门,二人在门口站立良久,似乎还在商量什么,然后转向自己这方向。灵儿吓了一跳,本能的一缩,趴倒在石头上,等她再抬头,却不见了老爹老娘的影子,可能是回屋吃饭去了吧?

唉,这躲躲藏藏的日子真不好过,连见自家爹娘都要偷偷摸摸的,实在不爽!怎样才能治治颜家了?据林家兄弟所言,颜家老头子早就死了,现在当家的应该就是方才那个颜老太婆,看她飞扬跋扈蛮不讲理的样子,难怪下的崽子个个不是人!

也不知那颜老太婆有什么缺点或者害怕的东西没有?要是能找到,再想办法整她几次……,灵儿正在想坏点子,突闻附近似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她赶紧趴下,捏紧小石子儿,随时准备对付那不速之客。周围静寂了好一阵,在她以为已经安全之时,又闻下方似乎有人的声音?

她侧耳细听,微风一过,那沙哑焦急的“灵儿灵儿”的唤声飘进耳里,灵儿一喜,是老娘!她四下看看,确认无人后,顺着大石悉悉索索滑下去,摸到来人身后。

咦,居然是两个?借着月光辨认半晌,对,是自家老爹老娘,她怕突然出现吓坏两位老人家,特地转到侧面,待看清二人面容后,才低低唤了声:“爹,娘!”

二人还是惊了一下,差点儿跌倒在地,灵儿赶紧拉住他们:“爹,娘,是我啊,灵儿!”

“灵儿!当真是你啊,灵儿?”老娘激动得声音直发抖,老爹的手也在哆嗦。

灵儿四下看看,小声道:“爹,娘,这里不便说话,咱们换个地方吧?来,你们跟我来,小心些!”

她带着老爹老娘走进树林子,找了个隐蔽平坦的地方坐下,因怕人发现,他们不敢点火把,只能靠近坐了!老娘看不清楚,拉着灵儿摸摸手、摸摸脸,难过得直皱眉:“灵儿啊,你又瘦了,瞧瞧这小胳膊,都成皮包骨了!”

灵儿笑笑:“才没有了,娘,你摸摸这儿、这儿!有肉吧?我这几天、天天在山里猎肥兔野鸡吃,比家里还吃得好了!感觉自己都长了好几斤了,连胳膊都结实了!”

“唉,你这孩子,别哄娘开心了,那野兔跑那么快、野鸡会飞,你这么小的个子,怎么追得上他们啊?灵儿啊,你这些天都上哪儿去了?我每天晚上给你送衣服吃食,都放在方才是石洞门口,你都没拿到吗?”

“娘!没事儿,我前几天误打误撞在山里找到个村子,他们全村都是猎户、药农,对我可好了,我这些天都在他们那里住着了,吹不着晒不着吃得也好,他们还教我打猎、采药草、辨方向,对了,上次我放家门口那几大袋子药草全是他们送我的了,都是爹爹用得上的,娘,您用了不?”

“用了用了,那么多药草,大半年都够了!灵儿啊,要真那样的话,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唉,现在咱们家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要不我回家准备些吃食,你给带去?”

“不用,这么远不好带!”

母女二人聊得开心,老爹就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借着月光看到眉飞色舞、精神满满的灵儿,他心下甚慰,脸上也多了层淡淡的笑意;而夸夸其谈的灵儿,看到平静安详的老爹老娘也很开心,唯一的遗憾就是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却要偷偷摸摸躲在山野树林里。

灵儿宽慰爹娘一番,请他们在原地等着,自己摸回废院子,把藏在地下石室的银钱和野兔拎出来,兴冲冲的跑回去打算交给老爹老娘。

可等她回到方才那位置时,却不见了爹娘的踪影,灵儿大急,一边四下张望一边轻声呼唤,可转了两圈依然不见爹娘的影子!难道……难道是被颜家人发现抓了去?!

灵儿大惊,丢了东西就要往山下冲,才跑几步,听旁边草丛里似有低低的唤声。灵儿一顿,回头去看,是爹娘!她几步蹿过去:“爹,娘,你们怎么在这儿?我以为…我以为…哇~~~~”或许是太紧张,或许是心底太过压抑不安,灵儿突然大哭起来!

老爹老娘慌了手脚,自从灵儿开窍以来,看她成天笑嘻嘻的蹦跶,如此痛哭还是第一次!老娘心疼的抱着她一边帮她抚背顺气儿一边低声安慰,老爹立在一旁轻声叹息。

灵儿哭够了,不好意思的站起来,抹抹眼泪、吸吸鼻子,声音略有些沙哑:“爹,娘,不是说好了在原地等的吗?你们上哪儿去了!”

老娘给她擦擦泪,叹息一声道:“唉,傻孩子,别担心,我和你爹一把老骨头,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还能怎样?方才啊,我跟你爹商量过了,那颜家人多势众又有人撑腰,咱们斗不过他,与其一家子分开偷偷摸摸过日子,还不如干脆一起。

一来省得给大家伙儿添麻烦,二来我们老两天能天天看着你,也安心了!你看,我和你爹把包袱都收拾好了!”

老娘指指地上那两个大包袱,灵儿惊讶的张大嘴,老爹老娘回家收拾东西,要跟自己私奔?不,是四处流浪!这个…这个……虽然自己一直想到处走走看看,最好能带上爹娘,让他们也开开眼界,可…可不是出去当叫花子啊!

“灵儿啊,时辰不早了,我和你爹走得慢,你可别嫌弃我们,咱们早点儿走吧,说不定天亮前能到县城了!”

灵儿衡量一番:“不行,爹、娘,你们这么大年纪了,灵儿不能让你们受苦!何况颜家人一直盯着咱们,就算到了县城也会被他们抓回来!

娘,您看,这是我这些天帮人家砍树赚的钱,三天就有七百文了!您好生收着,等咱们攒够了钱,再想个办法掩人耳目,然后偷偷溜走,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