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91章 暂时隐忍

第九十一章 暂时隐忍

“这个……”老娘犹豫的看向老爹,灵儿劝道:“爹,您知道灵儿力气大,砍树没问题的,只要我好好干活儿,一个月肯定能攒十来两银子!等咱们攒够钱离开王家村,找个僻静的没人认识的地方,花点儿银子买个户籍,再弄个院子、置几亩田地,咱们一家人安安生生过日子,灵儿再不给您惹祸了!好不好?”

老爹沉默片刻道:“灵儿啊,你爹娘都是吃惯了苦的人,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平安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颜家这事儿不怪你,就算你不打断颜家两兄弟的腿,他们也不会罢休,迟早要把我们赶出村子去!

原本我想我和你娘年纪大了,走不动了,活着只会拖你后腿,还不如吃点儿砒霜,一了百了。可犹豫再三我和你娘还是舍不下你,你小小年纪就孤苦一人无依无靠的,我和老婆子活着,要是天塌下来总还能帮你撑一会儿不是?”

灵儿心下感动,眼里泛酸,她带着哭腔拉长调子唤了声:“爹~~~您可千万别那么想,什么拖后腿儿啊?你们是灵儿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你们要是没了,灵儿活着也没意思,定会追随你们而去的!你们好好的灵儿才有家,才能安心啊!”

老娘擦擦眼角道:“他爹,说这些干什么?咱们是现在走还是像灵儿说的那样,以后再走啊?”

灵儿也抹抹泪看向老爹,如果老爹老娘觉得现在走更好的话,她定然不会反对,立马去找个板车来,带着老爹老娘连夜离开这里。老爹叹息一声道:“他娘啊,既然孩子有事要做,咱们就按孩子说的,回家安安心心等着,等有了机会再说吧!”

灵儿闻言轻轻松口气,幸好老爹没坚持要走,毕竟这么一走就相当于踏上了逃亡之路,毫无准备的流浪不是旅游,而是乞讨!

她四下找找,捡起方才丢掉的肥兔:“爹,娘,你们看,这是灵儿猎来的野兔,可肥了,专门带来孝敬你们的!”

老娘接过凑到眼前看了看,喜道:“还真是,他爹,你看,这野兔真肥,还软的了!”

“爹、娘,灵儿没骗你们吧?这兔子是我下午回来前才刚猎的了!你们带回去炖着吃,还有银钱收好了,差什么就去买,别太省了,灵儿这些天先进山砍树打猎去,有空就回来看你们好不好?”

“好,好!灵儿啊,山上走兽多,你要小心些啊!”

“娘亲放心,我知道,您也别老往后山跑,别送东西了,免得颜家人怀疑!……”灵儿跟老爹老娘商量一番,把他们送到自家院子附近,亲眼看着他们回了房,才悄无声息的离开。

有了目标的灵儿干活儿异常卖劲儿,每日除给林家兄弟找木材外,要特地留出一个时辰来练她的‘弹指神功’,另外还要在山里一边探路一边画地图,跟进山的伐木工打招呼聊天,混熟后好打听山下消息等等。

如此一晃就是两个多月,眼看进入六月,天气渐渐开始热起来,白天时间拉长,林子里比以前亮堂了许多,但山上的毒虫毒蛇毒草也多了起来,进山伐木的人少了,打猎的人也少,反倒是采药的人多了不少。

这两个月灵儿加班加点儿,找了不少木材,有的卖给林家兄弟,他们不需要的,就托他们帮忙运下山卖到诚信木场,得的银钱加起来已有近三十两之多!

灵儿把这些银子全交给了老娘保管,老娘看着一日一日增加的银钱又惊又喜,另外颜家人一直都没放弃,时不时跑杨家来骚扰一番,不过逮不到灵儿他们也不敢怎样。

老娘见银钱多了,颜家老盯着日子过不安身,再加之好久见不到灵儿一趟,便一心想着离开。每次灵儿回去,老娘必定拉着她念叨:“灵儿啊,咱们银钱够多了,你爹和我早就收好了包袱,什么时候走啊?”

这两个月灵儿过得辛苦但充实,见家里平安无事,就没再想过找机会偷溜的事儿。也不是她贪心,盯着这条财路不撒手,而是不甘心!凭什么?那事儿自己一点没做错,颜家人自己欺上门来,她是正当防卫,凭什么最后要逃跑的却是受欺负的自己家?

何况走又能走到哪儿去?要到一个新的地方适应并安家谈何容易?老爹老娘在王家村住了二三十年还有通情达理的老村长和村民照顾,但在大部分王家人眼来他们依然只是外来户,其他地方可想而知,如果搬去也要受欺负,那又何必要搬了?

所以每每老娘提出离开,灵儿都打个哈哈应付过去,心里却在盘算着什么时候去半林镇走一趟,最好能亲自去颜家探上一探,说不定就能找到对付颜家的办法了!

这天,灵儿把林家兄弟要的最后一根木材搬到约定地点,一屁股坐到木材堆上,一边喘气一边擦汗水。看看日头,才刚过未时,外面正是最热的时候,离林家兄弟约定来取木材的时间还有近两个时辰,这么早,不如四处转转,看能不能猎上只野兔?

她在木材堆旁立了个牌子,出了灌木丛,一边摇着老娘做的大蒲扇一边在树林里溜达晃荡。现在这天气,中午外面可能有将近四十度,苍茫山里树大林深,比外面要低个十来度,正是人们乘凉的好地方。

他、因此,不止山脚的农户猎户常来,连离得近的半林镇上的人也常来。久而久之,大家有了固定的地点,有人主动用药草驱走蛇虫鼠蚁,人们自带凉席椅子前来就是,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聚在一起乘凉说笑也别有一番乐趣。

灵儿本不想去那乘凉聚集地凑热闹,不过从那儿路过时,一个关键词吸引了她——颜老太太。她驻足听了会儿,然后凑上去,随意的跟那群人打声招呼,找个地方坐下。

一年轻人道:“那颜老太太今年都六十了啊?看起来挺年轻的,比我娘还年轻!”

旁边一中年人笑道:“呵,你小子就知道拍马屁,不如颜家办酒时去那颜老太太面前再说一遍,老太太高兴了,说不定还能赏你顿酒喝!”

“我才不稀罕了!颜家的酒是那么好喝的?我怕今天去,明天一家子就没地儿待了!”

“不会,颜家放话了,这次是颜老太太六十大寿,颜家要大办一次,只要是咱们半林镇的人都可以去吃寿宴喝寿酒,送不送礼无所谓。有才艺有本事的还可以去报名演上一段儿,只要颜老太太高兴了,定有重赏!”

“哦?什么重赏?”

“哧~~这话你也信?颜家人的赏你敢收吗?再说要让那老婆子高兴谈何容易,除非你把你家田地房产双手奉上,在全家过去给她为奴为婢,她自然就高兴了,你去吗?”嗤笑的是一个十七八岁、一脸正气的白面书生。

“德兴,少说两句!”他旁边的中年人拉拉他警告道。

“二叔,有什么好怕的,颜家人做的那些事儿附近十里八乡谁不知道啊,还好意思办寿酒!真是……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德兴!”中年人拔高声音、黑着脸瞪书生,周围人静下来看他们,气氛有些尴尬,灵儿道:“哎,大伯,颜老太太什么时候办寿酒啊?要野味不?”

旁边有熟人闻言招呼道:“嘿,小石头,你又猎着什么野味了?拿来给大叔瞧瞧!”

“呵呵,我还没去了,这么热的天儿,飞禽走兽都在水边、洞里乘凉了,朋大叔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颜家要办酒,咱们多猎些,拿去卖给他们,兴许能得不少银钱了!”

“卖给他们?还不如自己吃了!”

“小子,颜家人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卖给人家能得一百文,卖给他们你能得十文就不错了!”

“可不是,上次我多猎了几只野味,本以为能换两袋米粮,可还没进镇就被颜老二盯上了,我三百文的东西他就给了我二十文,唉!真是……”

说起颜家,乘凉的人们似乎都有些怨气,却又不敢大声说,只在自己那个小圈子里低声嘀咕抱怨。灵儿摸到朋大叔身边悄声问起颜老太太办酒宴的日期细节,颜老太太的六十大寿就在六月二十,说是从上午巳时中刻开始,一直到傍晚酉时左右。

现在人家正广发请帖,把附近十里八乡有头有脸的人家都请了个遍,至于那不送礼就能进去喝酒的说法,颜家说是这么说,可大家伙儿根本没人信,除非是饿疯了的人才会去喝酒,谁知道事后会被怎样报复哩?

至于收野味嘛……颜家在半林镇和县城都有酒楼,野味是随时要收的,或者说是随时要强抢的,现在更是急需,当然那价格……自然是低得让你吐血还不敢有二话!

不止野味如此,集市上买卖的任何东西几乎都如此,只要被颜家人看上,基本都是十分之一不到的价格成交,而且不得不成交!所以颜家才会被称为半林镇一霸,比镇长乡绅厉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