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92章 机会

第九十二章 机会

灵儿仔细听着并默默记下,心想这颜家果然不是一般的讨人厌,这种人迟早要遭报应,要是自己恶整他们一下,大家伙儿肯定高兴!

“小石头,该说的大叔都说了,别人见了颜家的躲都来不及,你可千万别去招惹他们!要是想卖野味换点儿钱,告诉我,我认识几个收野味的商贩,几十年的老熟人了,还算靠谱儿,现钱现货,价钱也不错!”朋大叔苦口婆心的劝道。

灵儿呵呵笑道:“谢谢朋大叔,知道了,有需要一定找您!”

“好小子!这两天有去打猎吧?怎样?都猎了些什么?”

“没有了,前些日子雄大伯他们接了笔大生意,要几颗一尺半的老楠木,我帮爹爹叔伯伐木来着!这不,才刚弄好,就等雄大伯来取了,我是偷空溜出来的!”

“哦,是吗?嘿嘿,你小子岂不又有一笔进账?行啊你,比我这个只会打猎的老东西会赚钱多了!”

“哪里?朋大叔年轻着了……”灵儿跟朋大叔说笑一会儿,找个借口离开,回到交货的地方,坐在木材堆上发愣,也不全是发愣,她正想颜家的事儿了!

颜老太婆六十大寿是六月二十,今天才六十初八,还有十二天,足够时间准备了!用什么办法对付老妖婆最有效最安全了?首先一定要让她长长记性,以后做事不要太绝,同时还得把握分寸,不能闹出人命来;最好了,能让她幡然醒悟,别来找自己家麻烦!

要同时满足这些条件还真不容易,以前听到的关于颜家的传言多是颜家那些欺人耍横之事,特别是那颜老太婆,最是厉害,做姑娘时就是个骂遍十里八村没人敢还嘴、打架一女对几男不落下风的主儿。

这老婆子横行了几十年,没什么不敢做的,还从没听说过她怕什么忌讳什么?她这种人,恐怕神佛见了都要绕道儿走,难怪养的儿女一个比一个混,王家村那极爱挑事儿的颜二娘相对还算是兄妹中最弱的一个!啧啧,要找老太婆的弱点还真不容易!

灵儿也不知自己发呆了多久,直到有人唤她,回过神来,见林家三兄弟已经来了,几人正围着木材打转。雄大伯满意的点头道:“小石头,干得不错啊,每次找的木材都比我们预料中好,这一尺半以上的楠木不好找吧?”

“还好,就是远了些,要多往上爬一段儿才有!”

“哦?那你们可得小心些,现在这季节,山里的走兽都爱四处流窜,找木材要紧,可别伤了自己啊!”

“知道了,多谢雄大伯!”

“嗯!老二,量量尺寸、清点下数量;老三,算账!”

几人交接一番,雄大伯把银钱付给灵儿,便开始用绳子套了木材往下拖。今天的木材比以往都要粗,自然就要重些,三兄弟合力搬起来都有些吃力,灵儿上前推了一把,那木材便很顺利的被拖到斜坡口,后面的就省力多了!

老二和老三拖着木材下山,老大抹抹汗水,回头刻意打量灵儿一番,“小石头,不错啊,力气挺大的嘛!”

灵儿嘿嘿笑道:“还好啦,早就跟雄大伯说过的!哎,雄大伯,听说颜家老太太要办六十大寿了,凡是半林镇的人都可以去吃寿宴喝寿酒,你去不?”

“颜家?我吃饱了撑的去找麻烦啊?不去不去!”

“那…雄大伯知道……颜家的寿宴摆在哪儿不?都有哪些人去?要请短工不?”

林树雄闻言狐疑的打量灵儿一番:“小石头,你缺钱?缺钱跟大伯说,大伯先垫给你,就当以后的木材钱,颜家那地方可不能随便去,当心什么时候被卖了都不知道!”

灵儿吐吐舌头,知道雄大伯为人不错,没想到这么仗义,她赶紧谢过:“谢谢雄大伯,我不缺钱,就是想凑凑热闹!我们住在山上,不是半林镇上的人,怕寿宴那天进不去,所以想去做个短工,见识见识有钱人家的流水席都什么样儿!”

“哧~~有钱人家?颜家算什么有钱人家啊?他那点家底儿来得不干不净,你要真想见识有钱人家,还不如去冯家,不过冯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算了算了,那些大富之家没几个好东西,也没什么好看的!小石头,你还是回去多陪陪你爹娘吧!”

灵儿尴尬的笑笑,“知道了,谢谢雄大伯!”

她将林家三兄弟送到路口,看着他们下了山。灵儿摸摸怀里的银子,真好,这次一下子就赚了三两,这是她辛苦七八天的结果了,正好这些天都没回家,待会儿带回去给老娘存着,然后……明天去半林镇走一趟,当然去之前还得做点儿准备。

灵儿趁着天色还早,在山里搜寻一番,猎了几只野味儿,天黑后才小心翼翼的摸回家去。老娘看到银子和野味自然高兴,准备了满满一大桌子菜,一家人一起吃了顿团圆饭,席间老娘提起:“灵儿啊,咱们家的银子已经存了三十多两,足够了,你别再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灵儿喜欢赚钱!”

“唉!傻孩子,瞧瞧,手都磨出茧子了!对了,灵儿,听说过几日就是颜家老太太六十大寿,颜家人忙着准备寿宴,都没来咱们村儿了!这是个好机会啊,咱们选个日子走了吧?”

提起这个,灵儿抬头看看老爹和老娘,这几个月他们在王家村照常过日子,老爹每日编竹器、老娘纳鞋底,每逢赶集弄去镇上卖一趟,换回柴米油盐。

对于颜家人的骚扰习以为常的他们,早已处变不惊了,每日该吃就吃、该睡就睡,再加之灵儿时而偷溜回来看他们,他们也心安了许多,还有新鲜野味的滋补,两三个月下来,二老的气色精神似乎比出事前还好了许多!

要是能这样保持下去该多好啊,对,一定要想办法除了颜家这个祸患,哦,是要她们不敢再上门骚扰。

于是她道:“娘,跟我们收木材的东家今天才下了定,还要五颗大楠木了,估计找到木材砍下来再交货至少要十来天时间,人家定金都交了,这一笔做下来咱们至少能挣五两银子了,领头的雄大伯叮嘱我好几次,叫我明天一定要去了!”

“五两银子!”老娘显然有些动心,要在以往他们夫妻一年能挣五两银子就不错了,现在灵儿半个月就能挣五两,她自然又惊又喜,不过颜家那边…她犹豫的看向老爹!

老爹放下酒杯道:“灵儿啊,你不是说你只负责探路找木材,帮那个什么大伯搬工具打下手吗?就这活儿人家也能给你五两银子?孩子啊,你可别自个儿一个人去伐木啊,不说你力气大不大,光是那山里的走兽,遇上一只一口就能把你吞了啊!”

老娘闻言一个激灵:“是啊,灵儿,你可别瞒我们啊!”

“不会不会啦,爹、娘,我有分寸的!我跟几个老猎户熟,会看走兽脚印,哪些地方危险哪些地方安全我都知道的,可是伐木的大叔们不懂啊,很多地方有好木材,可他们怕走兽,不敢去,我就给他们找地方、望风儿,这活儿也不轻松的,得的银子咱们也是平分的,就像这次这笔生意,五颗大楠木都要两尺以上……”

灵儿一阵忽悠,总算掩盖过去,没办法,撒一个谎就要用无数谎言来圆,在雄大伯那边她说自己负责找木材,叔伯们帮忙伐了搬到约定地点;在老爹老娘这边,她得说自己负责找木材,由雄大伯几人负责伐木运送等等。

为防万一,灵儿在家只待到半夜就离开,还是在后山石室里将就一宿。第二天天刚亮,她就起来装扮一番,把自己头发弄乱,脸手胳膊抹黑,弄成个脏兮兮的山里孩子模样,然后拎着昨日猎来的几只野味慢悠悠的往半林镇方向去。

今天六月初九,是半林镇赶集的日子,虽然这镇子大部分人都做木材生意,但镇上的人一样要吃喝拉撒,而且做生意的人自己不种地,需要买卖的生活用品很多,所以半林镇的集市丝毫不比其他镇子逊色,依然热闹非凡。

灵儿拎着野味儿还没进集市,就有几个商贩围上来问价钱,她故作畏畏缩缩的样子警惕的望着商贩,说话结结巴巴,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那种山里小孩儿。

她拎着东西一路过去,商贩问价她只会说几个字:“两百文!”,其他再不多言,商贩要看东西,她就躲躲闪闪,抱着就跑,倒是把商贩们弄得莫名其妙。一圈下来,她不同寻常的行为自然引起人们注意。

灵儿又逛了会儿,装得实在累了,便找个稍偏的角落坐下。她还没来得及喘气儿,就听一嚣张的声音道:“喂,小孩儿,这是我们颜家的地盘,不许摆摊儿做生意!”

灵儿抬头看一眼,赶紧低头故作怯生生道:“对…对不起,我…我马上走!”

“等等,你坐了我们颜家的地方,摆了摊儿卖了东西,得交摊位费!”

“摊…摊位?可…可我还没……”

“少废话!有钱没钱?没钱的话……”那人眼珠一转,动动手指:“你们,去把那几只野味给我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