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93章 应征帮工

第九十三章 应征帮工

灵儿一把抱住几只野兔子,“不行,我爹说这些要卖两百文,钱是给我爹买药的!”

“买药?呵,你要什么药,我给你,拿来吧!”两个随从冲上来,一左一右夹着灵儿抢,灵儿死命抱着兔子一边挣扎一边大喊:“住手、住手!你们欺负人,这是我的,是给我爹换药费的,你们住手!”

这边一番闹腾,自然引得旁人注意,没一会儿就围上来一圈人。大家都认得那几个痞子是颜氏酒楼的伙计,虽然同情灵儿,也有人躲在人群中小声帮腔,却没一个人敢站出来,那领头的痞子一瞪眼,大家都缩了回去,个个装聋作哑,当没事儿人一般!

好一番拉扯之后,痞子们依然没能抢到兔子,反被灵儿掀翻在地,领头的痞子挽起袖子道:“哟呵!小子挺能啊,两个都制不住你,嘿,老子就不信了!”他往手上吐两泡口水,半蹲身子,张开双臂,以抓小鸡般的姿势就要扑上来!

灵儿抱着兔子闪身一躲,大喊道:“我给你们兔子,你们得给我找差事、发工钱!”

痞子一顿,抠抠耳朵,“小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围观者有好心的劝道:“小孩儿,把兔子给他们吧!别找差事了,你爹不是病了?快回去照顾你爹吧?”

灵儿眨巴着眼睛闪着泪花儿道:“不,我现在太小又没本事,不会打猎不会伐木也认不得药草,爹爹生病了还要进山打猎养活我们,我…我不想爹娘难受,我想找差事,想学厨子做好菜,以后赚钱养家,还能做好多好吃的给爹娘!”

众人看这孩子可怜又懂事,纷纷惋惜得直叹气,甚至有妇人偷偷抹泪。那痞子头儿嘿嘿一笑:“嘿,小子,你算是找对地方了,正好,过几日我们东家老太太六十大寿,要摆筵席,厨子那边正缺人手,干得好了我们酒楼的大师傅就收你为徒,怎样?来不来?”

痞子头儿笑得阴险,众人倒抽凉气,灵儿身后的人偷偷扯他衣裳,小声提醒:“小娃娃,千万别去,当心你有去无回啊!”

痞子们见灵儿半晌不答,其中一跟班儿喊道:“喂,小子,今儿是我们于三爷高兴,破例帮你引荐,别人想来还来不了呢,你可不要不识抬举!”

灵儿故作犹豫的怯生生道:“我…我去的话,有工…工钱吗?”

“嘿,你这臭小子,抬举你就不错了,活儿还没干就想要工钱,你讨打啊你……”

“平子!”痞子头儿耍耍威风,那跟班儿立刻缩回去,点头哈腰道:“三爷,我看这小子是个不识相的,咱们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抢…拿了东西回去交差得了!是吧,坛子?”

“是啊,三爷,厨子那边的事儿咱们还是少管吧!”

“怕什么?孙厨子不是要个小子打下手吗?东家弄几十个给他选他都不满意,现在正发愁了,既然这小子主动送上门来,咱们何不送去试试?”

“对啊对啊,要是真成了咱们也算立一大功,还能…还能……”平子瞟一眼灵儿手上那几只大肥兔子,意思不言而喻,同时还偷偷踩了坛子一脚。坛子反应过来,也赶紧陪笑附和:“对对,东家发了话,让我们这几天只许做正当生意,正好……”

“屁话!我们哪天做的不是正当生意?”于三理直气壮的呵斥,两跟班儿立刻附和,围观众人个个均是不屑嘲笑的嘀咕,却不敢有人真正说出半句不是。

然后两跟班儿收了灵儿的肥兔,带着她进了镇子,往镇子东面去。几分钟后,几人来到一座大木楼前,牌匾上‘颜氏酒楼’几个字异常显眼。

灵儿在门口仰头观望半晌,平子跑出来:“喂,小子,别磨磨蹭蹭的,跟爷走!

嘿,你这小子,运气真不错,几只兔子就得了我们三爷的推荐,告诉你,那孙厨子可是省城有名的大厨,是我们东家特地花重金请来的,他要真收了你当徒弟,别说你爹那点儿药费,就算买庄子置田地也不过几个月的事儿!……”

平子在前带路,嘴上也不闲着,嘀嘀咕咕一路唠叨,灵儿并不反感,反而故作崇拜的认真听着,时不时还催他几句。二人到后厨院子门口时被人拦住,平子报了来历,那人略带鄙视的打量灵儿一番,冷哼一声,丢下一句:“等着,咱们孙大厨正忙着了!”

平子打个哈哈陪个笑脸,把灵儿带到一旁,等那门房一转眼,他就捏紧拳手、挤眉弄眼对那门房背影一阵小动作,人家一回头,他又立刻站直,摸摸鼻子抬头望天!

灵儿看着好笑,眼珠一转,凑上去道:“平…平爷,这位孙大厨好像不好伺候啊,他…他会不会看不上我,把我赶出来啊?”

平子低头扫灵儿一眼,撇撇嘴道:“我看…还真可能!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定那老头儿是个怪胎,就喜欢你这种干不拉几、浑身没二两肉的小个子了!”

灵儿抽抽嘴角,心里把这厮臭骂一顿,又道:“平爷,这位孙大厨厨艺很好吗?省城多热闹啊,他干嘛来咱们这小镇啊?”

“哧~~~,你小子胃口倒不小!咱们镇哪里小了?告诉你,别看咱们这儿名头是个镇,这规模有些县城都未必比得上了!

至于那姓孙的嘛,还不是冲着咱们东家那点儿银子来的!切~~不就是个厨子?让他给咱们东家老太太办寿宴是抬举他,成天给人甩脸子,什么东西!”

平子嘀嘀咕咕一阵抱怨,灵儿听着总觉得话里有话,她四下看看,悄声道:“平爷,这位孙大厨什么时候来的?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那当然,东家两个月前才花重金把他请回来,一直在县城酒楼里做大厨,这次要不是为了东家老太太的寿宴,又给他额外加了银子,那老强驴子才不愿意来了!”

“是吗?那…那孙大厨一个月的工钱能有…五两银子不?”

“五两哪儿找人去?是五十两!”

“五十两!”灵儿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巴掌,一个厨子月薪有五十两!真高啊!关键是抠抠搜搜只会占人便宜的颜家居然舍得?真是奇了怪了!

“很多吧?别说你,老子一听都羡慕得直掉眼珠子!老子在这酒楼干了十来年,一个月也才二两银子不到,那老强驴子……”说到这里平子一顿,回头见那门房正望着这边,他赶紧对那人点头哈腰道:“呵呵,大哥,孙大厨可有空闲了?”

那人冷哼一声,“不知道,等着!”

平子讪讪的摸摸鼻子,想说几句好话却又找不到话头,回头见了灵儿,用力拍拍灵儿肩膀道:“所以啊,小子,你待会儿给我好好表现,要是那老…要是孙大厨当真相中了你,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到时候我们也跟着沾点儿光不是?呵呵!”

“是是,我一定好好干,谢谢平爷!”灵儿上道的拍一番马屁,跟着平子离那门口稍远些,又问了些那孙大厨的为人、脾性、喜好,以及他此次寿宴负责的内容等等。

听了平子的回答,灵儿相当满意,下定决心一定要让那孙大厨看中自己,因为孙大厨正是亲自负责颜老太婆寿宴当天所有吃食的厨子,主食冷热汤菜甚至茶水都包含其中,跟着他就意味着有机会接近那可恶的颜老太婆,在找机会给她动点儿手脚,嘿嘿……

二人在门外等了一两多时辰,直到将近午时,一个矮胖敦实、五十来岁的老头子背着手慢悠悠的出来,门房恭敬的跟那人问好:“孙爷,您辛苦了!”

老头子淡淡的嗯了一声,慢悠悠的从灵儿面前走过,灵儿低声问:“平爷,这位就是孙大厨不?”

灵儿连问三次,眼看老头子就要过穿门了,还不听平子回答, 回头看,那厮居然睡着了!灵儿赶紧把他摇醒:“平爷、平爷!”

平子猛然惊醒,看到灵儿的脑袋,不爽道:“吵什么吵?就不能让也轻省轻省?”

“平爷,孙大厨出来了!”

“啊?在哪儿?在哪儿?”

“那边,过了穿门,往那边院子去了!”

“什么?你怎么早点儿不叫我?快快!”平子跳起来,拉起灵儿就往那边追。他们追过那个穿门,正好见那老头子踱着步子走进客厅。

“孙大厨!”平子喊一嗓子,老头子停步回头,见是平子,不爽的皱皱眉,冷哼一声进了客厅。平子怔愣一下,啐了一口,拉着灵儿跑过去,到了客厅门口,陪着笑畏畏缩缩道:“嘿嘿,孙大…孙大爷!”

老头子瞪平子一眼,粗声粗气道:“鬼才是你大爷!”

平子涨红了脸,想发火不敢,想吞下去又不甘心的模样,灵儿忍不住扑哧一笑,平子恼怒的回头斥道:“臭小子,笑你大爷!”

屋里的老头子将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怎么?找茬来的是不是?”

平子吓一跳,赶紧摆手:“不是不是,那个,孙…孙爷,我……于三爷听说您要找个小子打下手,您看,我们给您找了个,您看满意不满意?”

平子将灵儿往前一推,灵儿一个趔趄往前扑几步进了客厅来到老头子面前。抬头,那老头子正皱眉打量自己,灵儿赶紧跪下,像没见过世面的山里小子一连磕几个头:“孙爷爷好,孙爷爷吉祥,我叫小石头,想学厨子,请孙爷爷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