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95章 洗碗工

第九十五章 洗碗工

说是大厨房,实际上还没孙老爷子那独立厨房大,里面人来人往,大家都是举着盘子吆喝着左躲右闪的前进,一不小心碰到碗盘、打翻东西是常事儿。

灵儿在门口站了两秒,扫视一圈还没找到自己的目的地,后领被人一拎扔到一旁:“臭小子别挡道,走开走开!”一个五大三粗的婆子端着一托盘油光光的碗盘碟子快步走进去喊道:“丙号房清蒸鲤鱼、糖醋排骨再来一份,丁号房野鸡炖蘑菇一份儿……”

“哎,得嘞!”里面一厨子一边颠锅一边大声应承,然后妇人端着托盘往另一小门出去,哗啦啦的似乎将盘子当废物一般倒掉,又举着托盘进来去灶头上拿菜;这妇人还没出门,后面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个传菜的妇人,忙忙碌碌、叽叽喳喳,忙得热火朝天!

灵儿惊讶不已,照她对颜家人的了解,他们在半林镇及附近十里八乡的名声不是一般的坏,为何这颜家酒楼的生意却这么好了?看厨房这架势,前面必定满座儿!难道大家就不怕被宰吗?

灵儿趴在门口观望好一阵,总算有个烧火的婆子注意到她了,喊道:“喂,小子,偷偷摸摸的干啥?是不是来偷师的?”

灵儿赶紧摆手:“不是不是,我是于三爷新招来的帮工,特地给孙爷爷打下手的!”

“孙爷爷?哪个孙爷爷?”

“就是…就是那边有单独厨房的那个孙大厨啊!”

“啊?孙大厨收了你打下手?”婆子话音一落,嘈杂的厨房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齐刷刷的看向这边,几乎一致的将灵儿从头看到尾,灵儿很不自在,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突然有人嗤笑一声:

“哧~~我还以为孙大厨眼界儿高,不是仙童看不上嘞!呵,这个……怕连乞丐都不如,咱们果然是比不了地!”

大家哄笑一番,回头各自忙活,炒菜的炒菜、看火的看火、摘菜的摘菜,不过大家脸上明显多了层戏谑之色,相互嘀嘀咕咕交头接耳,还时不时往灵儿方向瞟上一眼!

灵儿甚觉尴尬,低头看看自己,心里嘀咕:我有那么差吗?虽然脸上手上抹了锅灰,穿得也破破烂烂,不过人家是化妆,故意的知道不?哼,这些凡夫俗子,怎会明白本姑娘的心思?等本姑娘恶整颜老太婆一番就离开这鬼地方,请我来都不来!

灵儿自我安慰一番,决定无视这群人,方才那问话的婆子这个炉子加点儿柴,那个灶头吹吹风,等稍微有些空闲了,回头,见灵儿还在门口站着,笑道:“小仙童,你不是给孙大厨打下手的?站这儿干什么?”

灵儿尴尬的摸摸鼻子,小声道:“孙爷爷叫我…叫我先来大厨房洗碗,学学规矩!”

“洗碗?来得正好,现在咱们这儿还真缺洗碗的!喏,那后面,快去吧!”婆子指指方才传菜妇人倒碗盘那个小门道。

虽然灵儿不太喜欢这妇人,不过看在她帮忙指路的份儿上,还是礼貌的谢过,然后走向那个小门。等她一出去,又被眼前的情形惊了一下:小门后是个小院子,约有十来平米,中间一口水井,周围摆了五六个大木盆,却只有三个人在洗碗。

他们坐在木盆旁捞起碗盘快速的里面抹一圈儿、外面抹一圈儿,然后往旁边的木盆一扔,继续下一个,几乎两秒钟一个,即便是这等速度,后面没洗的碗还有好大几筐了,何况这数量还在不停增加!

“让开让开,臭小子,别挡道儿!”灵儿被人推得一个趔趄,往前扑腾几步,噗通一声跪到水井旁边,后面又是哗啦哗啦倒碗盘的声音,待灵儿回头,只见了个端着托盘的背影。她本想叫住那人理论一番,洗碗的妇人抬头道:“小子,你干什么的?”

“我…我是孙大厨派来洗碗的!”

“孙大厨?”那人停顿两秒,后面的人马上就催了:“快点儿快点儿,待会儿盘子又要成堆了,厨子们没盘子用,一告状,咱们今天就白忙活了!”

妇人手脚麻利的抓了碗盘继续洗,等稍微缓解些,见灵儿傻愣着,喊道:“站着干什么?快来帮忙啊!”

“帮忙?哦!好啊!”灵儿挽起袖子,蹲到木盆前,却被另一妇人推了一把:“走开走开,别来碍事儿!”

灵儿从地上爬起来,有些埋怨的看着那两个妇人:一个叫自己帮忙、一个嫌自己碍事儿,那自己做什么?做还是不做啊?

“小弟弟,来,帮我抬一下筐子!”坐在最末端负责最后一道清洗整理工序的一个十三四岁健壮姑娘招呼她,灵儿立刻蹦过去,轻轻便抬起筐子往厨房门口挪去。

小姑娘很满意,笑呵呵道:“果然是男孩子,看着这么瘦小,力气比我还大!你再帮我打两桶水来吧!”

姑娘吩咐完坐回凳子吃力的抬起木盆倒水,灵儿过去搭把手,轻轻一下便掀翻了木盆,前面两个妇人有些惊讶,回头多看了灵儿两眼,第一个妇人笑道:“呵,小伙子不错嘛,正好,帮我也把水换换!”

灵儿立刻跑过去帮忙,顺便不忘嘴甜的唤道:“婶婶,我叫小石头,后面几天就一直在这儿帮忙了,不知婶婶怎么称呼!”

“呵呵,小子嘴倒挺甜,我夫家姓柏,相公排行老三,你叫我柏三婶吧!”

“柏三婶好!”

“呵呵,好,这位大妹子姓吕名五娘,你就叫她五姑姑吧!”

柏三婶说的是她旁边那个面色冷淡、语气严厉的妇人,云舒有些奇怪为何三婶不报这妇人的夫姓?但她没多问,还是规规矩矩的称呼了。那妇人淡淡的嗯了一声,又催促柏三婶快点儿,最后面那个健壮小姑娘是柏三婶的女儿,叫柏双娘。

这洗碗的后院不是一般的忙碌,从她进来开始一直忙到两三个时辰后,估计已经半下午了,进来的脏碗盘才算少了些。

灵儿不太会洗碗,柏三娘等又怕她手脚慢,影响进度或者打坏盘子,只分配她干些力气活儿,诸如打水、换水、端筐子、给碗盘分类等等。虽然灵儿力气不小,但一直不停不停的这么干,弯腰驼背儿的,还没得东西吃,她也有时受不住了!

眼看待洗的碗盘快要完了,柏三娘站起来甩甩胳膊扭扭脖子,长叹一声:“哎,中午的活儿总算差不多了!五娘、双娘,洗出来那些够用了,这些暂时留着,咱们去吃了饭、休息半个时辰再来吧!”

吕五娘道:“留着干啥?待会儿掌柜的来了又要说我们躲懒了!”

双娘也长长吐口气站起来道:“五姑姑,不管咱们弄多干净,掌柜还不是一样要挑,幸好上午开工前吃了两大碗饭,要不真有些撑不住了!哎,小石头,你上午吃饭了吗?”

双娘一提,灵儿顿觉肚子咕噜咕噜直叫唤,她青着脸道:“我…我天没亮前吃了个干饼子,后来就没有了!”

“啊?那你岂不是大半天都没吃饭了?还有这么大劲儿,真厉害!”

“好了好了,走吧,小石头,跟我们吃饭去!五娘,你也来,快点儿啊!”柏三婶招呼着几人,取了围裙,从小门进了厨房,笑呵呵的招呼道:“周大厨,还有我们的饭菜吧?”

灶头上一中年男人回头看了一眼,笑呵呵的应道:“有啊,给你们蒸着了,快来拿吧!”

“哎,好嘞!让我看看今天都有些什么好吃的?”柏三娘搓着手笑呵呵的过去揭蒸笼盖儿,双娘取了两个托盘,一个自己拿着,一个递给灵儿,笑嘻嘻道:“小石头,走,咱们端好吃的去!”

她们取了菜,来到厨房外院墙边一张小石桌前坐下,摆了碗盘开始吃饭。看着一桌子的大鱼大肉,灵儿好奇:颜家那么吝啬,怎舍得给下人开这么好的伙食?

柏三婶和双娘都热情的给灵儿夹菜,吕五娘只顾抱着碗自己吃自己的,一顿饭吃得还算热闹。跟几人混了半天,凭直觉这几个人都不是坏人,灵儿对她们的勤劳也是相当佩服,可她们为何愿意留在颜家酒楼打工了?莫非他们是颜家的家奴?

灵儿犹豫再三,小声问道:“三婶,你们每天都要洗这么多碗吗?这么辛苦,一个月能得多少工钱啊?”

“呵呵,差不多吧,早上不用洗,上午巳时中刻开始一直洗到下午客人们吃完饭不再有脏盘子,然后傍晚酉时开始,直到所有碗盘洗完为止。工钱还可以,只要不碎碗,不被客人挑刺儿,一个月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灵儿眼都瞪圆了,这么高!要知道其他地方洗碗工的工钱一般只有五百文的,这里居然翻了倍!

双娘撇撇嘴道:“说是那么说,可每次掌柜的总要挑刺找茬儿,没哪个月当真拿到过一两银子!能有八百文就不错了!”

柏三婶叹道:“有什么办法,你爹病了买药要钱,你二弟学木匠要学费,你三弟上学要交束脩,双娘啊,咱们娘俩再辛苦两年,等你二弟木匠活儿学会了,就可以挣钱养家了,要是你三弟能考个秀才什么的就更好了!”

灵儿看桌上气氛有些低落,想活跃下气氛,“双娘姐,没关系,您看咱们每天都有大鱼大肉,家里一两个月都吃不上一趟,咱们就当那被扣的银子拿来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