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96章 奇怪小草

第九十六章 奇怪小草

灵儿看桌上气氛有些低落,想活跃下气氛,“双娘姐,没关系,您看咱们每天都有大鱼大肉,家里一两个月都吃不上一趟,咱们就当那被扣的银子拿来吃饭了!”

双娘愣了一下,扑哧一笑:“想什么你,臭小子,你以为天天都有这等好事?这是你今天运气好,碰到前面有客人摆宴席,剩下的多了,厨房里的人吃不完才留给我们的!平时啊,能有青菜汤白米饭就很不错了!”

“啊?青菜汤白米饭?!”灵儿立刻面露菜色,这么高强度的活儿,天天吃那东西怎么受得了?

“是啊,有白米饭算好的,像前两个月酒楼生意不好,我们就吃了三个月的梗米饭,里面好多石子儿,害得我拉都拉不出来!不过要洗的碗倒是不多了,可工钱也只有二百文!掌柜的真是……”

“双娘,扯那些干什么?吃你的饭!”柏三婶瞪她一眼训斥道,双娘吐吐舌头,对灵儿眨眨眼,夹个鸡腿儿使劲儿啃。

灵儿也赶紧多吃几口,直到肚子七八分饱了,她放慢速度,抬头扫了一圈,问道:“三婶,这酒楼的生意平时怎么样?咱们不会真的每天都喝青菜汤吧?”

柏三婶抬头看她一眼,笑道:“别听双娘瞎说,没那么惨!这颜氏酒楼是咱们半林镇规模最大的,也是生意最好的,这里山珍多,菜色稀奇、味道独特,价格也还不错,城里不少有头有脸的富贵人家还会慕名而来!要是这里生意差的话,其他地方根本没生意!”

“价格还不错?!”灵儿有些不敢相信,双娘扑哧一笑:“怎么,小石头,你以为这是个专宰客人的黑店?”

“双娘!”柏三婶警告的瞪着她,双娘无所谓的挥挥手道:“娘,没什么啦,您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咱们半林镇的人,谁不知道东家那点儿家底儿啊?

不过说来也怪,东家在其他地方不厚道,唯独办酒楼这点儿异常认真,从不宰客,当真是老老实实做生意了,要不城里那酒楼也开不起来!”

这点儿让云舒也很意外,颜家人会老老实实做生意?真是奇了怪了,莫非颜家出了个怪胎?这个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柏三婶道:“这还得多亏颜三爷他娘子,颜三爷是个精明的,他娘子更厉害,很有些手段,听说这颜氏酒楼原本就是颜三爷娘子的陪嫁!”

“陪嫁?颜三爷的娘子是谁啊?”

“小石头,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果然是乡巴佬儿!嘻嘻!”

“双娘,怎的越来越没规矩?”

双娘吐吐舌头:“娘,颜家跟冯家的事儿,咱们半林镇的人谁不知道啊?小石头,你长这么大,你爹娘都没带你来镇上逛过么?”

灵儿干笑两声,打个哈哈敷衍过去,对了,她想起来了:记得以前就听人说过,半林镇的颜家之所以称为一霸,不只是这两年的事儿,好多年前就是如此;而当时颜家只是个普通人家,有几亩田地,一个老院子,跟富庶二字完全不沾边儿!

那颜家兄弟几人能够横行,一来他们全家人品本就又浑又狠,二来就是有了冯家的支持。冯家一直都是半林镇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颜家老大老二又一直是冯氏木场的工头管事,后来冯家又看中颜老三的精明算计,将自家庶出的姑娘嫁给了颜老三。

如此,两家更是臭味相投,合为一家。那颜老三的娘子就是冯家的庶出女儿了?没想到一个庶出女子能得这么大座酒楼做嫁妆,还能把它打理得井井有条,在本家名声如此坏的情况下,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谈何容易,真想见见那位特别的颜三娘子。

灵儿跟她们一边闲聊一边吃饭,然后她们各自回屋休整一番,傍晚还要继续干活儿。灵儿现在对外是男儿身,初来乍到还没安排住处,无所事事的她开始在后厨院子里瞎逛。这里看看、那里闻闻,遇上面色好的嘴甜的搭几句话,遇上脸臭的识相的躲着走!

一番溜达下来,这后厨院子的门道还真不是一般的多,明明小小一个厨房,分工却异常精细,比如看火的、洗碗的、切菜的、洗菜的、传菜的、做菜的,每一项都有专人负责,一旦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不仅做错事的本人要挨罚,他的直属上司同样要负责。

如此安排下来,这小小厨房里的每一个环节大家都各司其职、小心翼翼、极少出错,但是相互之间的勾心斗角却比他处更甚,一旦出问题,大家相互推诿自然不可避免。无论如何,就目前来说,这法子是利大于弊的!

等下午酉时一到,柏三婶等准时开工,灵儿又跟着继续忙活,这天下午她干的仍然只是跑来跑去打杂分类等力气活儿。

如此一直忙到亥时初才收工,大家拖着疲累的身子各自回房,灵儿却不知自己该去何处。她正在迷茫之时,看门的伙计对她喊道:“喂,小子,你是孙大厨的帮手吧?”

灵儿点头:“是啊,大哥,有什么吩咐吗?”

“呵,我可不敢吩咐你,孙大厨留了话,叫你干完活儿去他院子找他!”

“啊?哦!好好,谢谢大哥,大哥辛苦了!”

灵儿对看门伙计一番讨好的道谢,然后兴冲冲的往孙大厨院子去。他一进院门,就见孙大厨双手环胸仰头站在院中,灵儿顺着他视线的方向望去,什么都没有,乌黑的空中那轮明月倒是挺漂亮!咦,这厨子老头儿还会赏月?真是稀奇!

灵儿乐呵呵的跳过去:“孙师傅,我回来了!”

孙大厨一顿,回头看灵儿一眼,不悦的皱眉道:“你是谁?”

“啊?”灵儿怔愣半晌,眨眨眼道:“孙大厨,我是小石头啊,不是您留我下来做帮手,还让我去厨房洗碗的么?”

孙大厨瞪着灵儿看了半晌,突然呵呵一笑:“哦,原来是小石头啊!怎样,没打碎哦盘子吧?”

孙大厨突来的亲热语气又让灵儿愣了一下,她呆呆道:“还…还好,我只帮忙换水、分类、搬东西,没怎么碰盘子!”

“哦?你忙了一天,盘子都没碰上?”这语气中略带责备的鄙视让灵儿不爽,想自己辛辛苦苦累了一天,却得这么一句话,要是去伐木,说不定一尺粗的大树都能砍倒了!

她想了想,还是低头认错道:“对不起,孙师傅,我明天一定会继续努力的!”

“哼,你知道就好,我可不要盘子都认不出来的帮手!”孙大厨突然又变了张脸,一甩袖子转身进了房间!

灵儿呆呆的望着房门半晌,她拍拍脑袋,我…我刚才幻听了吗?那孙老头子一会儿装不认识,一会儿热情关心,眨眼又变得傲慢无比!他有病吧?

她正在嘀咕抱怨之际,一阵清风拂过,空气中似乎有股甜甜的淡淡的香气,异常好闻!什么东西?灵儿闭眼享受的吸吸鼻子,然后顺着香气的方向寻去,在院墙下找到一丛小草。那小草叶子如米粒儿般大小,浑身透绿透绿的,仔细看,似乎还有莹莹光泽?

这是什么东西?灵儿蹲下细看,又用手拨拨叶子,一股更浓的香气飘散出来,叶子上的荧光也跟着流动!真好看,灵儿喜爱的摘下一点儿放在手心里翻来覆去的查看。

“你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回去睡觉?”

后面突来的声音吓得灵儿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到地上!她回头,见孙大厨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身后!她赶紧爬起来:“对不起,孙师傅,我…我不知道睡哪儿?”

“那间!去!”孙大厨指着院子左面一间厢房面无表情道。

灵儿谢过,捏着那一小丛刚刚摘下的奇怪小草快步跑向厢房,然后用火折子点了油灯。这居然是个单人间,虽然不大,配备齐全,比自家那闺房还大!

灵儿故作洗漱一番,爬上床,吹了油灯,躺一会儿,又披了衣服,轻手轻脚摸到窗便往外观望。只见孙大厨正站在自己方才的位置,望着那丛奇怪小草一动不动,半晌后他抬头看看月亮,转了个方向,蹲在小草旁边,伸手摸摸小草,嘴里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孙大厨在院子里一直待到子时中刻,月亮正上半空,他站起来叹息一声:“唉,小家伙啊小家伙,你一定要给我好好长,过几天正是你派上用场的时候啊!”然后他有待了会儿,便背着手摇头晃脑的回屋去。

灵儿虽觉奇怪,但累了一天的她早就想困得不行,见没什么可看,便迷迷糊糊爬上床很快便进入梦乡。

次日,灵儿是被柏双娘叫醒的,那小姑娘趴在窗上梆梆使劲拍,震得窗边的灰尘直往下掉,灵儿惊得一下坐起来,穿好衣服给她开门。

双娘毫不客气的跳进来,四下打量一番,羡慕道:“小石头,孙大厨对你真不错,居然给你住单间儿!真好!我要是什么时候能一个人住一间该多好啊!”

“双娘,你回家不就能一个人住一间了?”

“哪能啊?我家一共就三间屋子,一间厨房,一间爹娘住,另一间我得和弟弟们一起挤了!不过我娘说,等二弟挣钱了,咱们家再盖两间房子,到时候就分我一间!”

“那好啊,等不了多久了,双娘姐姐很快就能有自己的房子了!”

灵儿一边跟双娘打哈哈一边洗漱,等她准备出门时,有意无意的往墙角昨晚的位置看了一眼,突然她脚下一顿,回头再看,那里居然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