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97章 迷幻草

第九十七章 迷幻草

灵儿一边跟双娘打哈哈一边洗漱,等她准备出门时,有意无意的往墙角昨晚的位置看了一眼,突然她脚下一顿,回头再看,那里居然空空如也!

怎么可能?她揉揉眼睛再看,真的什么都没有?

“小石头,你看什么了?快点儿,再不去就要晚了!”双娘拉他往外跑。

“等等、等等,双娘姐姐,一下下就好!”灵儿挣开双娘的手跑到那墙角,循着记忆中的位置转来转去。仔细看,会发现那墙角地上似乎有几个圆形的印记,大小如瓦盆。

对了,难道昨晚看到的奇怪小草就是种在这瓦盆里的?孙大厨昨晚在这儿守到子时,莫非那是孙大厨自个儿种的?他每天还把小草收进屋里?什么东西那么宝贝?

“小石头,别磨蹭了,快点儿、快点儿,前面已经有菜单传过来了,脏盘子很快就要过来,咱们得去准备准备!”双娘拉着灵儿一阵小跑,来到洗碗那小院子。

果然,他们一做好准备,前面的脏碗盘就陆陆续续送来。今天依然忙碌,跟灵儿熟识了的双娘一边洗一边叽叽喳喳说话,灵儿应和着自己却很少主动提起话题,因为她心里一直在琢磨昨晚看到的那小草到底是什么东西?感觉…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这个问题一直缠了她大半天,直到半下午休息时,她才有空回那院子。她到那院门口时,正好遇上出来的孙大厨,他见了灵儿笑呵呵道:“小子,碗洗完了?”

灵儿赶紧退到一旁,恭敬的行礼:“是的。孙师傅,我上午跟三婶和双娘请教过了,听说碗盘有大有小、形状各一、材料不同,对应的用途也不同,是这样的么?孙师傅?”

孙大厨满意的抚这下巴点头,笑呵呵道:“孺子可教!好,回去休息吧!”然后他甩着袖子慢悠悠的往他自个儿的私人厨房走去。

“孙师傅!”灵儿喊住他。孙大厨回头:“怎么?小子。想让我来教你?”

“不是不是,那个…昨儿晚上……”

“昨晚?昨晚怎么了?”

“昨晚那个……”灵儿不知道该怎么说?干脆指着墙角道:“这里…这里有东西?”

孙大厨背着手踱着步子走到那墙角,转来转去的看了会儿:“没什么东西啊!”

“不是。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那个…我是说昨儿晚上,我…我看见有那个……”

“哪个?”

“就是那个啊,会发光的那个……”

孙大厨皱眉想了半晌,“没有啊。我在这院子住了好几天,这地方一直这样。没什么东西啊!小子,莫不是你干活儿干迷糊了?快去休息吧,别忘了你还有两天时间,好了。就这样!”

孙大厨哼着小曲儿慢悠悠的走了,似乎心情不错,看他表情状态跟第一次见到时完全一样。似乎昨儿晚上那个变来变去的孙大厨完全只是自己的幻觉一般!灵儿自己也迷糊了,莫非昨晚只是自己在梦游?

灵儿晃晃脑袋。自己真的累了,算了,还是先回去睡一觉再说!她摸回自己那间屋子,往**一倒便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她似乎听到有人唤自己名字,她翻个身咕哝:“别吵,人家好累!”

“灵儿、灵儿啊,快起来,给你看样好东西!”

“哎呀,什么好东西啊?等人家睡醒了再看不行啊?”

“不行,醒了就看不到了,快起来!”那声音不厌其烦的骚扰,灵儿无奈,只得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揉揉眼睛,咦!这是什么地方?

她仔细看了一圈……哦,对了,这是山口镇附近那个破庙!这地方原本是徐半仙的临时住处,后来被几个乞丐占了去!咦,我不是在半林镇当帮工吗?怎么跑这儿来了?

“灵儿,过来过来,给你看样东西!”外面那人兴奋的对她直招手,仔细一看,那不是徐半仙吗?她咚咚跑过去:“徐大夫,怎么是你啊?你不是走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说那些,看这个,好东西了!”灵儿低头一看,顿时呆住,只见墙角几株透绿透绿的小草,叶子如米粒儿般大小,在月光的照耀上发着莹莹绿光!

灵儿惊讶的张大嘴:“哎呀,怎么这儿也有?我看看!”

她伸手就要去摘,却被徐半仙拍了一巴掌:“别动,这可是好东西!老夫花了多少工夫才养活的!”

灵儿愣愣的转头看向徐半仙:“徐大夫,这是什么东西啊?很稀奇吗?”

“当然,这是迷幻草,原本长在深山之中!你看,它身上有层淡淡的药粉,活物若是吸入,就会神智不清,迷迷顿顿,不知所言、不知所行!丫头,你功课没做好啊,我给你的书上不都写得清清楚楚?”

“书?什么书?”

徐半仙不答,只是笑眯眯的望着她,渐渐的,他的身影越来越迷糊,周围的景象也开始慢慢消融,直到成为白茫茫的一片。灵儿有些吓到,着急的一边喊一边四下寻找。突然,她脚下一绊,身子直愣愣的往下扑去。

“啊~~”灵儿尖叫着腾一下坐起来。

“嘭!”额头果然撞着什么东西了!她揉着额头痛呼,却觉头顶也是一痛:“哈,小石头,我好心来叫你,你却故意撞我,真是不识好人心,我不理你了!”

待灵儿回过神来,双娘的身影已经出了屋子,她来不及细想,胡乱套了鞋子便追出去,到门口时她不自觉的又往昨晚那墙角看了两眼,心中有了计较,然后快步跑出院子。

今晚的活儿似乎没昨天多,他们也能缓一缓,干会儿休息会儿。因为下午惹双娘生气,灵儿陪了无数遍不是加小心才算哄得小姑娘开心,她趁此问了些厨房的规矩。

意外的是,孙大厨说的那个规矩口诀灵儿才开个头儿,双娘就一字不差的麻溜的背了出来!原来这东西并不算什么秘密,孙大厨来这里第一天就把规矩写出来交给各管事,要求厨房干活儿的人必须人人会背,并且严格执行,若是不听,立刻赶出去。

灵儿闻言心里暗暗嘀咕,难怪孙大厨要赶自己来大厨房,可明明这里人人都会,干嘛非要让自己来洗盘子?真要给他打下手的话,应该先学切菜摘菜,最差也该是看火吧?莫非他找自己来另有用处?

她突然想起梦中徐半仙的话来,昨晚半夜在墙角看到的那几株奇怪小草应该不是幻觉,那…孙大厨的目的是不是跟几株小草有关了?

灵儿带着疑问一直忙到收工,她回到院子才戌时中刻左右,看院中一片寂静的样子,好像孙大厨还没回来,她又跑那墙角去寻了一遍,仍然什么都没有。她只好回屋,点了灯,关好门窗,从怀里掏出那本一直随身携带的《百草集》,开始仔细查找梦中那药草。

一刻钟后,灵儿大喜,没想到这《百草集》中当真有那奇怪药草的记录,此草名迷幻草,常见于深山之中,动物吸入会使其神智不清、产生幻觉!有些人进入深山后迷迷顿顿回来,说自己进了仙境、见到仙人或是疯癫发狂都有可能是遇上了这种迷幻草!……

灵儿仔细将此草的记录一一看过,还特地留意了徐半仙的批注,上面还有几个病例,她对其中一个特别留意:

此例是说有个大财主好色,时常从街上强抢美貌女子回来。某日,他又看中个如花似玉的小村姑,想将之带回府中享乐一番。

原本以为此女不易上手,谁知他一上前调戏,那女子就说自己家中老母病重,急需银两买药,只要财主给她千两银子做聘礼,她愿意一辈子跟着财主。

财主大喜,心想钱能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便当场答应,给了女子二百两做定金,让随从跟着她回老家收拾一番再接到府上。财主原本打好算盘,等小村姑一到手,剩下那八百两就赖账不给。

村姑到他府上伺候他三天,日日笙歌、夜夜不眠,直到第四日醒来,发现自己被赤身*丢在荒山野岭。他好不容易寻了路回家,却发现门庭已全部换人,自己的所有产业都到了那村姑名下!

他跑到官府击鼓鸣冤,可官府和所有的人都作证是他自己亲自带着小村姑到官府办的手续,自愿把自己所有产业转给小村姑,自己的妻妾子女也被他自个儿赶的赶、卖的卖,一个不剩全部处理掉,外人拦都拦不住!他自己老娘也被他活活气死!

一无所有的财主求告无门,最后疯疯癫癫的跑出小城,去了何处没人知道。照徐半仙的叙述,能让财主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干下如此荒唐之事,必定是那村姑使了什么手段,而那手段极有可能就是这迷幻草!

灵儿看完惊讶不已,此草当真能有如此神效?!若被坏人得了,那岂不是……等等,昨晚孙大厨一会儿一张脸,事后却一脸不知情,莫非就是那迷幻草的作用?可那迷幻草又是谁放的了?自己为何又记得这么清楚了?

灵儿东想西想,突然想起自己到此的目的,还有几天就是颜老太太的寿辰了,若是能用上迷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