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98章 换差事

第九十八章 换差事

灵儿爬起来,准备点了灯再仔细研究研究自己那本《百草集》,突然从半开的窗户看见院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她惊了一下,一下子倒**蒙着脑袋。不对啊,有什么好怕的,我又没做亏心事,于是她小心翼翼的爬起来,摸到窗户下蹲着,找机会往外偷看。

很快,她发现,那天晚上她发现奇幻草的墙角似乎有个人影儿,仔细看,那身影,不是孙大厨是谁?再看那墙角,隐隐还能看到莹莹绿绿光。

灵儿惊讶的捂住嘴,对了,自己上次肯定不是梦游,就是在那地方看到迷幻草的,孙大厨一直站在院中,那迷幻草肯定是他的!要不为何他一走迷幻草就不见了,而现在他就站在月光下静静的望着那几丛透绿透绿的迷幻草。

可孙大厨为何会有迷幻草了?据说这东西生长条件苛刻,深山老林里很多,要人为栽种却异常困难!孙大厨一个厨子,又不是大夫,怎会对这东西感兴趣?更意外的是他居然能把它种活了!

最最重要的是他用这草来干什么了?这可不是一般人用得着的东西!莫非……跟自己一样,也是不满颜家人,想用这东西动动手脚?若真是那样就太好了!

不过…好像不太可能啊,他可是负责整个宴席的大厨,要是中间出了丝毫差错,他都是要负全责的,到时候查出来,他不仅做不成厨子,怕是还要进大牢吧?

灵儿想不明白,怕在窗户底下守着,就见那孙大厨有时站在墙角望着迷幻草发愣,有时在院中踱着步子抬头望月,除此之外便无其他动作!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得等到什么时候啊?灵儿打了无数个呵欠,靠在墙角,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瞌睡。这次她脑袋低得太多,差点儿磕到地上去,她一下子惊醒,再看院中,已经空空如也,没了孙大厨的身影也没了迷幻草!

灵儿拍拍脑袋站起来,愣愣的盯着院中看了半晌,又揉揉眼睛细看,当真什么都没有!莫非…自己又梦游了?

她很想出去看看,可又怕遇上孙大厨不好解释,如果那迷幻草真是孙大厨自己栽种的,这人肯定有不少秘密。自己要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撞见,他要是起了疑心甚至歹心怎么办?灵儿哆嗦一下,不行,自己的任务还没完成,不能再惹事,就当…就当梦游了吧!

她忍下好奇爬上床继续睡觉,第二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笑呵呵的跟众人打招呼,卖力的干活儿,同时该打听的该记下的都努力背下。

直到傍晚时分,负责大厨房的大管事突然来叫她:“小石头,哪个是小石头?”

还在洗碗的灵儿赶紧擦擦手站起来:“是,我在这儿!”

大管事打量灵儿几眼,奇怪的嘀咕了两句,然后道:“孙大厨叫你过去,你跟我来!”

“是!”灵儿跟双娘几人点头示意后跟着大管事出了大厨房,走向孙大厨的个人厨房,他进去时,孙大厨已经坐在正上方的茶桌旁了!

灵儿乖巧的过去见礼:“小的见过孙爷爷!洗碗的差事小的都学会了,口诀也都记下了,请孙爷爷检查!”

孙大厨看看她,想了想,挑几个问题问问,灵儿对答如流,从他眼中越来越多的赞赏来看,孙大厨对自己应该是很满意的!

果然,孙大厨点头道:“嗯,不错,孺子可教,现在开始,你不用去大厨房了,就留在我这里,负责清点看管碗盘吧!”

带灵儿来的大管事惊讶道:“大厨,不妥吧!您这里的碗盘都是寿辰当天特地为老寿星准备的,一个小碟儿至少也要一二两银子……这孩子这么小,若打碎一个,怕是卖了他都不够赔啊!”

灵儿闻言也有些惊讶,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让自己来做?要是自己真的一不小心打烂个小蝶儿,颜家不会逼着自己签卖身契吧?这就得不偿失了啊!

可…可要是能亲自负责颜老太婆的碗盘,那岂不有机会直接接触颜老太婆了?灵儿想起自己先前的计划,再加上当前这差事,真是天衣无缝啊!只要接下这差事,十有**能完成计划,可要是不接,实施计划难上加难!

她正在自我挣扎之际,突闻孙大厨道:“小子,你想不想做这差事?”

灵儿抬头,见孙大厨和大管事都直愣愣的望着自己,他们表情不一,特别是大管事,极其不信任甚至带点儿警告的眼神,灵儿眼珠一转,决定了,就这么办。

她故意怯生生道:“孙…孙爷爷,您…您知道我爹爹生病需要钱,要是…要是小的把这差事办好了,能…能有赏银不?”

孙大厨呵呵一笑:“当然,这差事可不是别人想得就能得的,只要你能把这差事办好了,大寿过后,至少能得十两赏银!”

“十…十两!”灵儿惊讶得瞪大了眼,大管事冷笑一声:“哼,穷小子,赏银虽多,却不是那么容易得的,要有半点儿闪失,你就等着一辈子为奴为婢吧!”

灵儿瑟缩一下,怯生生的望着孙大厨:“孙…孙爷爷,真…真的会……”

“呵呵,别听他瞎说,没那么严重,只要你把碗盘看好了,不丢不打坏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小子,这可是个赚钱的好机会,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

看孙大厨笑眯眯劝诱的样子,似乎很想让她接下这差事,灵儿觉得怎么有点儿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而自己就是那只待宰的小鸡!

灵儿如小兔子般缩在地上犹豫不决,大管事不耐烦道:“孙师傅,你看这小子毛都没长齐了,怎能让他负责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行!必须得换人!”

孙大厨斜大管事一眼,傲慢的冷哼一声:“我的厨房我说了算!我说用谁就用谁!”

“你……”大管事瞪视孙大厨半晌又软下身段儿:“孙师傅,我不是想干涉你这厨房的事儿,可要当管事,不说要多有经验,至少得年岁大些吧,这小子……”

“小子,你自己跟大管事说,敢不敢接这差事?”孙大厨鼓励的望着灵儿,灵儿顿觉倍受鼓舞,一咬牙一跺脚:“敢!孙爷爷放心,大管事放心,小石头一定把这差事做好!”

大管事瞪着灵儿看了半天,灵儿挺直身板儿直直的望回去,良久以后,大管事站起来道:“好,好!孙师傅,既然你执意要用这小子,到时候出了差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孙大厨拨拨茶杯,吹口气道:“不送!”

“哼!”大管事一甩袖子,气冲冲的出了厨房,灵儿愣愣的望着那走远的背影,回身见孙大厨依然优哉游哉的喝着茶,她怯生生道:“孙爷爷,我…真的能行吗?”

孙大厨抬头看他一眼,笑呵呵道:“不行也得行!”

灵儿怔愣一下,怎么觉得这话里有话啊?不管了,既然已经接了,一定得好好谋划谋划自己的计策。

次日上午,孙大厨专门腾出时间给灵儿介绍那些精细贵重的瓷器,这些东西是被单独存放在他私人厨房隔壁的储藏间里的,门上挂了两把大锁,置放器具的每个大木箱也都上了锁,孙大厨光开锁就用了不少时间!

昨晚灵儿就打听过了,据说这套器具是颜三娘子特地从冯家借来的,是前朝遗留下来的官窑贡品,办完酒宴后还要一个不差的还回去,难怪这么宝贝!

当她亲眼看到那些精美的瓷器时确实也震撼了一番,这器具每一件的大小形状用场都各有讲究,这时代就能卖几两银子,若放现代绝对是价值不菲的古董!

孙大厨一边介绍,一边爱不释手的抚摸那些碗盘杯碟儿,每一个都那么小心仔细,生怕弄坏一丁点儿似的,即便灵儿想看看,孙大厨都护犊子的藏着杯碟儿,只许她在三尺外观看,想摸上一下绝不可能!

介绍到一半时,门外突然有人来找孙大厨办事,据说是酒宴那天给老寿星准备的食材到了,请他去验货。

没办法,这事儿不能拖,孙大厨不耐烦的把通报者赶出去,依然爱不释手的抚摸那瓷盘一番,眼里满满的痴迷绝不亚于热恋中的男女!直到两刻钟后,外面的伙计一催再催,孙大厨叹息一声:“唉,这么好的东西,却流落到如此穷乡僻壤,真是苦了你们了!”

然后他摇头晃脑并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放回去,一层一层盖好软布绸布等等,然后锁好箱子,并围着箱子一一检查了。

外面的伙计又在催了,孙大厨火了,怒吼:“催什么催?催命啊?给老子滚!”

然后他气呼呼的走向门口,似乎这时才想起还有灵儿这个外人在场。他瞪着灵儿凶巴巴道:“傻愣了干什么?出去啊!”

灵儿赶紧应了就往外跑,她本想跑到外面院子里去,却听孙大厨吼了一声:“回来!”

灵儿站定,回头,见孙大厨黑着脸出来,锁好储藏间两把大锁又仔细检查后道:“你…从现在开始,每日的任务就是守在这门口,里面那些宝贝要是出半点儿差错,你就等着坐大牢吧,哼!”

孙大厨一甩袖子扬长而去,留下灵儿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怎么回事?方才还好好的,说变脸就变脸,刚才他发脾气的样子,像极了那天晚上自己初次发现迷幻草时他对自己发脾气的样子!还有他方才温柔抚摸碗盘、对着碗盘喃喃自语的样子……好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