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99章 诡异

第九十九章 诡异

孙大厨走后,灵儿坐在储藏间门口愣愣的发呆,回想这几日的状况,怎么想怎么奇怪,总觉得这孙大厨有问题,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她一时又说不出来。

她在门口百无聊赖的坐了一个多时辰,也不见孙大厨回来,前几天天天都忙得腰酸背痛,现在突然闲下来,她还真有些不习惯!

于是她站起来,在孙大厨的私人厨房里缓缓走上一圈,说来也奇怪,这厨房大是大,东西也齐全,放置位置也讲究,可为何就这么一尘不染了?厨房又不是博物馆,弄得这么干净做什么?难道孙大厨每日都不用开火么?不开火不动手算什么大厨?

她走到灶头前扫视一圈,又伸手往锅里抹了一把,拿起来看,居然有层薄灰,还有一点点儿铁锈星子,这锅明显是买来就没开封嘛!

“你在干什么?”后面突来的声音把灵儿吓得差点儿惊声尖叫!她快速回身,习惯性的举起拳头摆出防卫姿势,待看清来人,赶紧收手恭敬的行礼:“孙爷爷好!”

孙大厨多看了她两眼,沉声道:“不是叫你看着储藏间吗?你在这儿干什么?”

“我……”灵儿四下看看,脑子一转:“孙爷爷,我饿了,所以想…想看看……”

“这里没吃的,要吃东西去大厨房!”

灵儿一愣,眨眨眼道:“孙爷爷,您了?要不我帮您端过来?”

没想到孙大厨居然毫不犹豫的点头,并不耐烦的挥手道:“去吧去吧!”

灵儿出了私人厨房,缓缓走向大厨房,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心中狐疑更甚:孙大厨是颜家花重金特地从省城请回来的大师傅,之前在县城颜家开的酒楼里就干过两个多月,照理说他的厨艺应该没问题才对!

可作为大厨子的他,占着那么好那么大的地方,不做饭不开火,吃饭还要别人送,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啊!

她来到大厨房,找了厨房刘管事,说要端孙大厨的饭菜,意外的是刘管事丝毫不惊讶,很快就亲自端过来一个托盘,上面是非常精致的三菜一汤。

灵儿伸手却接,刘管事笑呵呵道:“不用不用,小石头啊,你现在可是孙大厨面前的红人儿,我可不敢让你亲自动手,以前都是我送去的,还是我来吧,你走前面带路就是!”

灵儿只好走到前面,从大厨房到私人厨房不过几十米距离,还在同一个院子里,哪需要带路?不过听说大户人家规矩多,刘管事似乎有心巴结讨好孙大厨,人家想要这机会,自己还乐得轻松,为何不可了?

到了私人厨房门口,刘管事停下,笑呵呵道:“小石头啊,你也累了半天了,去大厨房吃饭吧,我已经叫人给你备下了,孙大厨这边我来伺候!”

“不…不用吧!还是我……”

“是刘管事来了吧?进来吧!”孙大厨不知何时走到厨房门口,刘管事笑呵呵道:“孙师傅,真是不好意思,今儿来晚了,还要麻烦小石头师傅跑一趟!”

灵儿赶紧摆手道:“不麻烦不麻烦,我个头小,跑得快,正好!正好!”

刘管事笑道:“瞧瞧,这小子多伶俐,不愧是孙师傅看中的人!”

孙大厨道:“好了,端进来吧!小子,你去大厨房吃饭,然后回院休息一下,未时之前再来就行了!”

灵儿本想婉拒,突然发现孙大厨似乎在跟刘管事互相打眼色,她低头乖巧的应诺一声,转身缓缓走向大厨房。孙大厨和刘管事在门口站了会儿,直到亲眼看着灵儿走远,孙大厨打个眼色,低声道:“进来吧!”

刘管事进门,孙大厨在门口警惕的四下张望一番,然后缩回去啪一声关上门。而这一连串动作都一丝不差的落到躲在花丛背后的灵儿眼里!

她蹲在原地观望片刻,见那边大门一直紧闭,真想摸过去偷听一下,但这地方人多眼杂,大白天的做那些小动作被抓住就完了,如此她只得放弃了!

灵儿站起来转身,嘭一声额头被结结实实撞了一下,她自己也被撞回地面,双方揉着额头痛呼,对方道:“喂,小子,你在这儿偷偷摸摸干啥?”

灵儿捂着额头看过去,居然是昨日反对自己看管孙大厨那边餐具的厨房大管事,姓颜,据说是颜家的隔房堂兄弟。

她赶紧爬起来赔礼:“对不起,大管事,我…我看那花坛里好像有条虫子,怕它毁了花草,所以…所以……您快起来!”

灵儿伸手去拉大管事,却被一巴掌拍开,大管事自个儿揉着腰爬起来:“你这臭小子,大白天的偷偷摸摸,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没有没有,大管事,孙爷爷让我过来吃饭,我…我吃了饭就去上工!”

大管事往私人厨房那边望了两眼,皱眉道:“孙大厨不在?”

“在啊,他在屋里吃饭,刘管事也在里面!”

“刘管事?”大管事想了会儿,嘀咕:“两个大男人,大白天吃个饭还要关门,也不知道在干吗?真是……”

灵儿听他一番嘀咕抱怨,似乎对孙大厨极为不满,她趁机找个借口溜走,几步窜进大厨房,直奔洗碗的院子去。那边双娘他们正是最忙的时候,灵儿跑前跑后帮了他们一刻钟,他们才算缓和了许多。

得了空的双娘道:“哎,小双子,听说你得了个好差事,怎么,差事办砸了?被孙大厨赶回来了?正好正好,前两天不觉得,你一走我们都快忙不过来了!”

柏三婶道:“双娘,别瞎说!小石头那差事不是一般人干得来的,现在是午饭时间,小石头定是过来吃饭的!”

“啊?不会吧?小石头,你中午可以吃饭了?”

灵儿不好意思的笑笑:“是啊!孙爷爷让我过来吃了饭休息会儿再去!”

“过来吃饭?你们那边不是好大一间厨房么?孙大厨都不做饭么?”双娘又问,灵儿尴尬的笑笑,这正是她想问的问题,她不自觉的看向柏三婶。

果然,柏三婶没让她失望,接话道:“傻孩子,谁说大厨就得天天做饭?大厨之所以称为大厨,只有在大人物来时才动手,平时他们要好生修养,还得研究食材、菜色,他们的饭食自然是由别人伺候的!”

“啊?这样啊?那做大厨岂不比做老爷还清闲?”

“当然不是,大厨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做的东西要是主子老爷不满意,立马就能让你走人,到时候你不仅拿不到钱,名声也臭了,以后要做其他的都没人信你。所以啊,他们的心事都花在研究食材、厨艺上,做的不仅要美味儿还得精致!”

双娘和灵儿都是一副受教的表情,片刻后,双娘又好奇道:“哎,小石头,孙大厨到底给你派了什么差事啊?也洗碗么?”

“不是,就是看管一套瓷器而已!”

“看管瓷器?那有什么好看的,只要关门上锁,这大院子里谁还敢来偷不成?”

灵儿尴尬的笑笑,想起先前看到的那些精美碗盘,还有孙大厨小心翼翼、爱不释手的样子,这还真不是件轻松的差事,对了,得赶紧吃了饭回去,万一出了什么闪失自己就倒霉了!

灵儿进到大厨房要了饭菜,见厨房里太忙,没地儿待,干脆跑到洗碗那院子的角落里吃饭,顺便跟双娘几人聊聊天。

双娘看着灵儿碗里的大鱼大肉,好一番啧啧的羡慕,灵儿悄声道:“双娘姐等会儿,我吃了来换你,你再来吃点儿!”

“啊?能行吗?要是被看见!”

“没关系,我帮你挡住!”

柏三婶看两个孩子嘀嘀咕咕,也没说什么,只是淡定的继续忙自己的活儿,而中间的吕五娘自始至终一直没怎么说过话,只顾低头忙活!

替换过后,灵儿一边洗碗一边道:“三婶,方才孙爷爷让我过来叫饭,送过去的是刘管事,我以前没怎么见过刘管事,他是负责什么的啊?”

“刘管事?”柏三婶想了好一阵,摇头道:“我也只见过那人一两次,他好像是…东家的远方亲戚,两个月前才来的,原本是让他负责孙大厨那边儿的事情,孙大厨来了后,他就两边跑,具体负责什么也不太清楚!”

灵儿边边角角又问了不少问题,据说最近这一两个月后面厨房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各个地方都有安排人进去,所以即便在这儿干了几年的柏三婶也认不全。

灵儿一直帮到午时末才离开,脑中回想着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和方才从柏三婶那里听来的消息,总觉得这颜氏酒楼的大厨房里透露着几丝诡异。而这诡异的核心,凭直觉,灵儿觉得这些事似乎都与孙大厨有关,而孙大厨最诡异的地方就是半夜那几株迷幻草!

灵儿踱着步子慢慢往休息的院子去,走到一半她改了主意,决定直接去私人厨房那边。刘管事给孙大厨送饭已经去了大半个时辰,应该完了吧?可她到孙大厨的私人厨房时,那里依然大门紧闭,门外没挂锁,那就是里面有人了?

灵儿在门前站了会儿,正在犹豫要不要敲门进去,突闻里面啪一声脆响,什么东西坏了?灵儿一急,想也没想就推门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