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00章 偷听

第一百章 偷听

“孙爷爷,怎么了?”灵儿大叫着冲进去,厨房里却空空如也,她扫视一圈,发现储藏间的门开着,里面似乎还有人影儿!遭了,莫非是储藏间里的昂贵瓷器被打坏了?那自己岂不要担责任?

她急慌慌的往储藏间跑,在距门前两尺处,里面突然闪出个人影儿,灵儿来不及刹住,直愣愣的撞了上去!对方身子往后退出一步,稳住,然后往前一推,瘦削小巧的灵儿便被弹得连退几步。

灵儿揉着鼻子抬头,见与自己对撞之人竟是刘管事,他笑呵呵道:“小石头啊,我还以为是谁了?怎么,吃完饭了?没去休息?”

灵儿点头,垫着脚尖想往里看,刘管事身子一侧,有意无意的拦住里面:“小石头啊,我跟孙师傅商量点儿事儿,你到外面去守着,啊!”

灵儿想了想:“孙爷爷也在里面?他不是说除了他,外人都不能靠近储藏间么?”

刘管事稍稍一顿,笑呵呵道:“我自然不能算外人,我是专门负责这边厨房的,方才正跟孙师傅一起清点餐具,看够不够数儿?你先出去、出去吧,有事我们会叫你!”

刘管事一边说一边把她往外推,灵儿时不时回头,犹犹豫豫的往外走。在出门一刹那,她似乎看见储藏间里有个人影蹲在地上捡东西,那东西被天窗的光束一照,折射出白晃晃的光茫。她想再看清楚,厨房的门被啪一下关上,然后是哗哗的落闩声!

灵儿在门口站着,怎么想都觉得不对!方才那脆响明明是瓷器打碎的声音,厨房里整整齐齐,没有半丝碎片,唯独储藏间那边有可能,要真是那里面的东西碎了,算我的还是他们的?到时候追查下来不会赖到我头上,要我签卖身契来赔吧?还有孙大厨,到底有没有在储藏间里?怎么不见他人了?

灵儿四下看看,前面大厨房传菜的人似乎少了许多,中午这趟应该快要忙过了,来这边的人本就不多,那……

她在门口看似无意的走来走去,眼睛却探究的在这厨房门窗和墙上扫来扫去。突然,她发现靠近储藏间的墙角有个一寸多宽的缝隙,那地方还有些隐蔽,大厨房那边过往的行人不留意一般看不到那里。

于是,她故作闲逛的摸到那缝隙处缩成一团儿,趴在墙缝儿上往里偷看。外面太亮,里面太暗,开始看不到什么,只隐隐感觉储藏间里有几个人影在晃,似乎还有人在压低声音说话?

她屏息细听半晌,偶尔能辨别出一两个字,什么“酒席”、“瓷器”之类的,单从这个也听不出什么……又过了一刻钟左右,储藏间的门吱嘎一声响,里面走出两个人来。

第一个一眼便能认出是刘管事,第二个出来关上门,掏出钥匙哗啦哗啦仔细锁了门,锁完还要拉着门锁扯扯,再推推门确认当真锁牢了才放心。这动作很熟悉,明明就是孙大厨嘛!可是下面的对话却让灵儿又惊又迷糊!

刘管事道:“孙兄,你还是那老毛病,干什么都小心翼翼,这儿又没外人,你还弄了个小毛头来当替死鬼,不至于还要锁上一层又一层吧?”

“你知道什么?小心无大错!干咱们这行的,万一被抓到,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你知道的!”

“哎呀,我知道!这话你每次都要念叨多少遍,可咱们兄弟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干了那么多票,也没见怎样啊!官府都奈何不了我们,这颜家还能怎样?”

“嘘~~~”那人比个噤声的手势,警惕的四下张望。在转到灵儿这边之前,灵儿一下子闪开,几步冲到附近花坛边,哧溜扯下一把叶子,看似天真烂漫的开始数数儿!

几秒钟后,窗前一道人影闪过,灵儿能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那探究的视线,她乐呵呵的数完一把树叶儿,往空中一撒,四下看看,然后跑到门口,敲敲门,轻声喊道:“孙爷爷,刘管事?孙爷爷、刘管事?……”

里面没人应,灵儿失望的盯着门看了会儿,声音不大不小的嘀咕:“孙爷爷怎么还没吃完饭啊?他不会睡着了吧?……算了,反正孙爷爷说让我守着储藏间,储藏间在这房子里面,我只要守着房门就好了!”

灵儿乐了,蹦蹦跳跳的跑到方才的位置,又哧溜扯下一把树叶儿开始数,直到数到第三把,一直黏在自己身上那视线才淡了!灵儿长长吐口气,做戏真累!

她回头看看方才那墙缝儿,眼珠转了转,虽然还想过去偷听,不过为安全起见,她决定老老实实蹲在这儿数树叶儿,还有方才听到的那些话她也得好好消化消化!

刘管事叫孙大厨为孙兄,还有他们说话的语气、内容,看来这二人的关系不同一般啊!他们说干他们那行的被抓住只有死路一条,那他们是干哪行的?还有官府都奈何不了他们,莫非这是群杀人越货的强盗?

不会吧!强盗敢明目张胆跑来镇上?不是说那刘管事是颜家的远方表亲吗?这孙大厨很有一些本事吗?等等,记得刘管事还说自己是个替死鬼!什么替死鬼?难道他们真想杀人越货后嫁祸到自己头上?

灵儿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心惊,总觉得自己又陷入了另一场麻烦之中!怎么办?现在抽身还来得及不?即便现在能抽身,那原来的计划怎么办?自己爹娘怎么办?她眉头几乎结成了疙瘩,纠结半天没有结果。

厨房的门总算开了,刘管事出来,讨好的陪着笑对孙大厨拱手道:“孙师傅,那事情就这么定了,我再去找两只熊掌来,后面这些天就辛苦你了!”

孙大厨一手背于身后,挥挥手道:“好了,去吧,记住一定要赶在宴席前一晚回来,否则就来不及了!”

“呵呵,知道知道,孙师傅放心,我保证把这事儿给办好啰!”

刘管事拱手一礼,笑呵呵的转身往外走,路过灵儿身边时微笑着招呼:“小石头,方才孙师傅夸你不少,你可不要让孙师傅失望啊!”

灵儿愣愣的应了,然后呆呆的望着刘管事的背影快速离开。

“小子,过来!”后面孙大厨突然喊了一句。灵儿一顿,应了一声赶紧跑过去,跟着孙大厨进了那大大的私人厨房。孙大厨走到灶台后,指着地上的碎片道:“来,把这个清扫干净了!”

灵儿见地上是两个白瓷碗盘的碎片,故作惊讶又害怕道:“哎呀,孙爷爷,这...这里怎么有碎盘子!不…不是我打坏的!”

“行了,我知道,没有怪你!打扫干净就是了!瞧你那点儿出息!”

“哦,好!”灵儿赶紧去门后拿来扫帚戳箕,仔细的把碎片清扫了,顺带把整个厨房的地面都清扫一遍。孙大厨在一旁看了会儿,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从茶桌的抽屉里拿出个本子开始认真研读,灵儿打扫完后便规规矩矩站到储藏室门前,像站岗的哨兵一样!

如此一过就是一下午,孙大厨什么都没干,就坐在茶桌旁一边喝茶一边慢慢翻看手中的册子。灵儿站在储藏室门前,眼睛时不时瞟向那边,很想从他的举止行为中看出点什么!可惜结果让她很失望,守了一下午,什么事都没发生,什么都没看出来!

傍晚时分,外面有声音道:“孙师傅,小的给您送晚饭来了!”

孙大厨往外看了一眼,慢悠悠的将册子收进抽屉里,淡淡道:“嗯,进来吧!”

一个伙计端着托盘小心翼翼的进来,讨好的笑道:“孙师傅,小的是刘管事身边当差的,刘管事这几日有些忙,让小的专程负责孙师傅的饭食!孙师傅,您看看今日这饭菜可合您口味?若是不喜欢,小的立马给您换!”

孙大厨淡淡的扫了一眼,挥挥手道:“下去吧,有事叫你!”

“是!孙师傅,小的姓邱,名小亮,您有事随时唤小的,小的就在门外!”

孙大厨不爽的瞪他一眼,伙计立刻点头哈腰的陪着笑脸退出去。孙大厨等房门被掩上,才拿起筷子,每样菜夹一点儿慢慢品尝。灵儿站了半天,肚子早就饿了,看到别人吃饭,闻到饭菜香,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咕噜直叫唤。

孙大厨看这边一眼,灵儿捂住肚子不好意思道:“孙爷爷,我…我不饿,一点儿都不饿!真的!”

孙大厨淡淡道:“橱柜里有碗筷,拿来坐下吃吧!”

灵儿愣了一下,本想推辞,见孙大厨面露不悦之色,只得谢过,自己去拿了碗筷,站在孙大厨下首如数米般慢慢吃着。

灵儿当晚跟着孙大厨在这空旷的私人厨房里一直待到戌时末,门外有人来敲门,进来的是几个手拿大刀五大三粗的汉子!灵儿吓了一跳,还以为来了土匪,对方却对孙大厨拱手道:“孙师傅,辛苦您了!我们来接班了!”

孙大厨点点头,站起来道:“东西可得看好了!”

“是!孙师傅放心,定不会有半点儿闪失!”

双方交接一番,孙大厨带着灵儿离开那私人厨房,回头见那几个汉子站在厨房周围,领头的汉子则拿着大刀在周围游来游去!啧啧,这架势、这神气不比官府衙役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