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01章 钥匙

第一零一章 钥匙

灵儿跟着孙大厨回到住的院子,孙大厨道:“小子,早点儿洗洗睡了,晚上没事儿不要出门,明儿早上卯时三刻前去厨房与那几个差人交班!”

“差人?”

孙大厨斜他一眼:“就是方才来咱们厨房看守那几个汉子!他们是东家特地从县城请来帮忙的官差!”

“官差!”灵儿惊讶的张大嘴,那群人居然就是官差,而不是像官差!

孙大厨冷哼一声:“官差有什么了不起?一个月不贪不刮也才几百文俸禄,这趟差事比他们几年俸禄还多,你以为没钱人家会来?哼!你这小毛头,说了也不懂,回屋去吧!”

孙大厨背着手哼哼唧唧的往自己房里去,灵儿在原地呆立半晌,直到孙大厨拿了个木盆出来,看见他还在原地,便吼一嗓子:“傻愣着干什么?回屋去啊!”

“哦,是!”灵儿应诺一声撒开丫子往自己屋子跑,进去后啪一声关上房门。孙大厨瞪着灵儿房间嘀嘀咕咕念叨:“臭小子,非得老子说几遍……”

灵儿回屋洗漱后熄了灯,在**呆坐,脑中一遍一遍回放上午偷听到的谈话。这孙大厨平时看着挺正常的,可那屋里明明就两个人,除了刘管事就是他,跟刘管事对话的不可能有旁人。

这孙大厨到底是干什么的?他来颜家到底有何目的?自己为何会被他选上?刘管事说自己是替死鬼,他们到底要用自己干什么?这事儿总觉得悬得很,要不要离开这地方?可又该怎么离开了?

灵儿不知坐了多久,听闻外面钟楼的大钟撞响,居然已经午夜了?她突然想起院角的迷幻草,便轻手轻脚下了床,摸到窗户底下往外张望。

外面月光皎洁、星光灿烂,整个院子如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柔和的白纱,景物还算清楚。她仔细搜索几圈,外面除虫鸣声外,一片寂静!孙大厨的房间黑洞洞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头两次见过迷幻草的墙角也空空如也,似乎世间一切都安眠了一般!

灵儿不甘心,又趴在窗户底下守了半个时辰,直到更鼓声响,眼皮直打架,她才退回床边,往上一倒,裹了被子一翻身便睡了过去。

次日天没亮,灵儿被一阵如雷般的敲门声惊醒,她手忙脚乱整整头发衣服,跳过去一拨门闩,房门被啪一声踢开,然后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臭骂:“臭小子,老子昨晚怎么说的?卯时三刻前必须去厨房交班,现在什么时辰了?还在睡觉,不想干了是不是……”

灵儿缩着脖子受着,脚下还在偷偷钻来钻去的穿鞋子!这如风雨雷电般的臭骂一直持续了近一刻钟,对方骂够了,一挥手道:“傻愣着干什么?快去交接!”

灵儿哦一声赶紧跑出房门,却发现外面天色灰暗,月亮还挂在天边,好像还不晚啊?现在到底什么时辰啊?

“臭小子,磨蹭什么?快去!”身后一阵怒吼,灵儿如受惊的兔子般吓得噌一下蹿了出去。等她一溜烟儿跑到私人厨房门前,昨晚来交接的几个汉子正坐在门前打盹儿,听到声音,领头的哗啦一下拔出大刀,厉声喝道:“来者何人?”

灵儿怯生生的走出去:“官…官爷,是我!”

“站住,你干什么的?”

“我是孙大厨的帮手,白日里负责看守这里面储藏间内瓷器的!”

对方狐疑的打量灵儿一番,后面一汉子上前小声道:“大哥,昨儿交接的时候,我也见过这小子,应该没问题!”

领头的这才收了大刀,看看天色,天边开始微微发亮,大厨房那边已经有了灯光,他沉声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后面的汉子从怀里拿出个东西看了看,“卯时二刻过一点儿!”

“嗯,把大家都叫醒,再过一刻半钟,咱们今儿的任务就完成了!”

“大哥,大家伙儿都醒了!我看反正也差不了多少时间了,外面大厨房又有人,这时候肯定不能出事,咱们早点儿撤吧?”

“不行,咱们接任务时说好了,每晚从亥时正守到卯时中刻,其余时间出问题咱们一概不管,但在此期间决不能出问题!那么多时间都守过了,不差这一刻钟,大家起来清醒清醒,准备准备!”

灵儿闻言心里多了分赞许,没想到这官差头子还挺负责的嘛!她站在原地怯生生的问:“大叔,请问…我在这儿等么?”

官差头子上下打量她一眼,兴许是看她年幼个头小,构不成什么威胁,便指指旁边他们用来休息的凳子道:“坐吧!等时辰一到,我们就走!”

“谢谢大叔!”灵儿高兴的谢过,几步蹦过去,端端正正的坐着。

官差头子转了两圈,对手下们嘱咐一番,踱到灵儿身边,再看时辰,似乎还有半刻钟,他双手环胸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就你一个人,姓孙的了?”

灵儿赶紧站起来先鞠躬一下:“官爷,我叫小石头,昨儿上午才被孙爷爷叫来负责看守瓷器的,孙爷爷让我卯时三刻前务必过来交接,以免耽搁了官爷!”

官差头子手抚下巴满意的点头:“嗯,小子会说话!你这差事,颜家给你多少工钱?”

灵儿愣了一下,“回官爷,小石头前几天才来,什么都不懂,也从未领过工钱!”

“哦?前几天才来?”官差头子语气中似乎多了丝警惕,灵儿赶紧补充道:

“是的,前几日我爹生病,我娘让我把家里唯一值钱的几只兔子抓来镇上卖,好换点儿药材米粮回去。那时正好遇上去集市收野味的于三爷,他们想要我兔子却不给……,后来说这边酒楼缺个伙计才叫我来的!他们答应一定给我工钱的!”

官差头子冷哼一声:“又是于三那货,他算什么爷?在老子面前还不够提鞋了!”

灵儿低头不答,半个时辰后,大厨房那边热闹起来,天色也一下子亮了许多,官差头子一挥手:“兄弟们,时辰到了,收工!”

汉子们纷纷站起来,伸着懒腰打着呵欠,嘀嘀咕咕抱怨:“唉,总算到时间了!熬了几夜,明明什么都没干,累得我腰酸背痛的!”

“是啊,这半夜当差一天两天还好,一下子就是半个月,实在累人!大哥啊,你跟东家说说,让他们多加点儿钱,要不太亏了!”

“行,差事办完了,只要不出岔子,你们不说我也会要!小石头,你过来!”

灵儿咚咚跑过去,对方将一串钥匙扔她怀里:“给你,厨房门和储藏室的钥匙,收好了,今儿晚上交接时再还我!”

灵儿赶紧宝贝的抱住,点头应诺:“好好,官爷放心,我一定保管好!”

“呵呵,你小子!老子姓石,排行老二!”

“石二爷好!”灵儿很上道的鞠躬称呼,石老二满意的点头,用力拍拍她肩膀后一挥手,带着这群五大三粗的汉子打着呵欠缓缓离开。

灵儿拿着钥匙在门口呆立片刻,直到一刻钟后,天色全亮,孙大厨才慢悠悠的摇晃过来,见了灵儿手里的钥匙,皱眉道:“小子,这是什么钥匙?”

“这个…是方才那位姓石的官爷,他让我先收着,晚上交接的时候再还给他!”

孙大厨盯着灵儿,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半晌后他拍拍灵儿肩膀道:“好,不错,小子!”然后他绕过灵儿走到厨房门口,掏出钥匙本想开门。

在他钥匙送到锁孔前时又突然停下,回头道:“小子,你来!”

灵儿赶紧应诺一声,手忙脚乱的拿着一串钥匙上前,这把试试、那把捅捅,忙活好一阵,别说开门,连锁孔都没插进去!而孙大厨却双手环胸站在后面静静的看着,见灵儿如此狼狈也没说帮忙,灵儿能感觉到身后探究的视线正紧盯着自己的手!

灵儿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下心情,再一把一把试,咔嚓一声,门锁总算开了!然后她站到一旁,低头让孙大厨进去。

孙大厨点点头,嗯了一声进去,然后他径直走到储藏室门口道:“小子,过来,把储藏室门打开,我要进去查验查验东西!”

灵儿依然而行,这次没花太多时间,很容易就找到钥匙开了门,孙大厨斜眼看看灵儿手中的钥匙,指着剩下的小钥匙道:“那是干什么用的?”

灵儿低头看看,这钥匙串上一共八把,三把大的,五把小的,两把大的已经用过了,小的…她还真不知道,于是她如实回答。

孙大厨走进储藏间,指着地上装瓷器的木箱道:“你进来,用那钥匙试试这些箱子!”

灵儿愣了一下,看看小钥匙,看看那木箱,再看孙大厨,见他微微眯起眼,眼底似乎有丝敌意,还有…几分算计?

她心里咯噔一下,对了,这木箱里的东西可是孙大厨的宝贝,若这钥匙连这东西都能开,那自己岂不是犯了孙大厨的忌讳?那…那他会不会……

灵儿赶紧低头,把钥匙往前一送:“孙爷爷,小石头不敢,还是您来开吧!”

孙大厨看那钥匙一眼,挥挥手道:“姓石的把钥匙给你保管,你就当尽职尽责,绝不轻易将之转交他人,若是出了问题……哼!”

灵儿吓了一跳,听孙大厨这么说,她有些无所适从,举着的钥匙收回来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她纠结半晌,打算收回钥匙揣兜儿里,却觉手上一轻,孙大厨拿起钥匙看了看,然后蹲到木箱前开始开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