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03章 探秘

第一零三章 探秘

“你们在干什么?”二人回头,见孙大厨正板着脸走过来。

“呵呵,孙师傅啊,您可算回来了,等您好久了!您看看,这些都是我们准备的食材,不知孙师傅是否满意?”刘管事笑呵呵的迎上去,孙大厨看他一眼,转向灵儿责备道:“小子,谁让你开这储藏室门的?”

“我…那个……”灵儿结结巴巴不知如何回答,

“呵呵,孙师傅别生气,是在下想着明天就要正式开宴了,正是这些东西派上用场的时候,应该提前拿出来清洗清洗以备用!可惜小石头这儿没箱子钥匙,我们只能看看箱子是否安在?免得到时候出了差错手忙脚乱,让东家丢了面子不是?”

孙大厨不悦道:“什么叫是否安在?我这厨房还能丢东西?”

“呵呵,不是不是,孙师傅,咱们还是看看食材吧!哦,对了,给贵客们用的碗盘餐具也送来了,虽然没有储藏室里这些名贵,却也都是官窑出的精品,您要不要看看?”

孙大厨闻言立刻四下搜索一圈,视线转到屋子正中几个大木箱上便不动了!刘管事陪着笑道:“呵呵,还是孙师傅有眼光,这么多东西,一眼便能找到位置,不愧是名满省城的大师傅!来来,在下帮您打开!”

孙大厨正要迈步,突然一顿,回身大步走进储藏室,围着里面几个箱子走上两圈,然后黑着脸出来,凶巴巴道:“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门锁上?”

灵儿怔愣一下,赶紧掏了钥匙手忙脚乱的关了储藏室门上锁。孙大厨一直站到亲眼看着灵儿把两把锁锁好才冷哼一声,大步走向屋中另几个大木箱。

刘管事跟在他身边,笑呵呵的介绍那些瓷器的来历、年份、烧制方法、价值等等,孙大厨背着手踱着步听得饶有兴趣,时不时还拿出几个碗盘来把玩一番。

灵儿发现凡是价值高的,孙大厨就一直拿着爱不释手的抚摸,那享受的表情如抱着自己情人一般!直到下一个价值更高的出现,他才舍了这个去取另一个!

而旁边的刘管事也好不到哪儿去,见孙大厨喜欢,也是盯着那东西两眼放光,偶尔还会凑到孙大厨耳边小声嘀咕一番,也不知在说什么?

这情形怎么看怎么怪异,好不容易熬到二人把那几大木箱的东西都查验完了,他们回到上方的茶桌前坐下,刘管事笑呵呵道:“孙师傅,您看…这批货怎样?”

孙大厨咳嗽两声,刘管事愣了一下,回头见灵儿还站在旁边,便道:“哎呀,小石头,你还在啊?方才不是叫你出去帮忙了?”

灵儿一脸迷茫道:“帮忙?做什么啊?”

“这个……哦,对了,你是于三介绍来的吧,方才有伙计说于三找你有事,叫你得了空去前面酒楼找他!”

于三?就是最初想抢自己兔子那个痞子头头儿!他找自己干什么?可现在自己还有任务,要不要去了?她询问的看向孙大厨。孙大厨喝口茶,缓缓道:“去吧,早点儿回来!”

灵儿心中一松,太好了,总算可以出去了!她谢过二人准备走向门口,突然想起钥匙还在自己身上,便回身掏出钥匙双手送到孙大厨面前:“孙爷爷,前面酒楼人多眼杂,这钥匙重要,小石头怕一不小心弄丢了,请孙爷爷帮忙保管!”

孙大厨面色不悦道:“我替你保管了还要你做什么?”

灵儿一愣,刘管事笑呵呵打圆场道:“哎呀,孙师傅,瞧瞧您,脸黑得跟包公似的,可别吓着小石头了!小石头,没事儿,这钥匙上有标记,没谁敢要,别人捡了也会乖乖交出来!你去吧,不着急,慢慢去,吃过午饭再来都没事儿!”

这二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要不是之前偷听他们谈话,还以为这二人天生不和了,他们在外人面前演这么一出到底想干什么?灵儿有些吃不住,犹豫的看向孙大厨,孙大厨黑着脸一吼:“傻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灵儿吓一跳,揣了要是撒开丫子就往外跑,她咚咚咚跑向后厨与前面酒楼之间的穿门,却被看门小厮拦住,“喂,干什么的?上哪儿去?”

“我…我是孙爷爷的帮手,听说前面于三爷找我,去前面见于三爷!”

小厮打量灵儿一番,特别留意了她的服饰,皱眉道:“小子,明天就要开宴了,后厨之人忙都忙不过来,你还有心思在这儿瞎晃!走开走开,回去好好干活儿!”

灵儿不解:“可…可于三爷叫我过去啊,说不定有什么重要差事了!”

“谁给你传的话?于三去了东家祖宅,今晚要守夜,直到宴席结束才回来,你身为后厨帮工,在宴席结束前不得离开后厨院子半步,这规矩昨天就下了,没人通知你吗?”

“啊?不能出去?”

“对!就这样,走开走开,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别在这儿挡道儿!”守门小厮不耐烦的轰赶灵儿,而就这几句话的功夫,已经有几拨儿人进出这院门,进者不管,出者必验腰牌!搞得像查犯人一样!

灵儿无奈,只能慢悠悠的往回走,一路上全是来去匆匆的行人,搞得她总得不停的退避躲闪。到大厨房门口时,灵儿停住,想起方才刘管事极力赶自己出来的样子,他似乎跟孙大厨有事商量?现在回去人家肯定不高兴,怎么办?现在去哪儿?

她原本想去大厨房看看柏三婶他们,可大厨房现在忙得不可开交,她不但没挤进去,反而把自己折腾累了,算了,还不如回去睡觉了,反正刘管事说让自己吃了饭再去都没关系,于是她有气无力的往孙大厨休息那院子走去。

进得院门,里面静悄悄的,与大厨房那边的嘈杂纷乱完全不同。灵儿走向自己房间时无意的向孙大厨房间看了一眼,她伸手要推自己房门时却突然又停住,回头再看孙大厨的房间,咦!他房间的窗户怎么黑乎乎的,好像…好像蒙了层黑布一般?

记得刚才过来时,明明看见私人厨房那边的大门虚掩着,与先前自己出来时一模一样,就是说刘管事还在私人厨房那边跟孙大厨商量事情,那么孙大厨房间里肯定没人!没人的话,大白天的盖得严严实实,这是为何?

灵儿偏头想了会儿,脑中突然跳出那晚见过的迷幻草来!她心中一个激灵,机警的四下张望一番,这小院处在颜氏酒楼后厨院子最偏僻的角落,只要院门一关,不管外面忙得热火朝天,里面依然安安静静,是个很好的休息之所。

算下时辰,现在大概是午时差一刻,正是外面最忙的时候,照以往的习惯,孙大厨若要回来休息一般要等午时中刻过后,那么还有至少半个时辰的时间,不如……

灵儿顿时兴奋起来,她偷偷摸摸跑到院门口,从门缝儿往外张望半晌,确定无人注意这边,也没人进来,便将院门关严实,本想落闩,又怕孙大厨突然回来,便把扫院子的大扫帚拿来放在门后,有人进来时有个响动就好。

然后她再仔细检查一番,确认院中再无他人后,蹑手蹑脚往孙大厨屋子摸去。她在房门前蹲了半晌,确认里面没动静儿了才轻轻推推房门,不知是房门有问题,还是自己没用够力,试了几次那房门居然纹丝不动!

莫非从里面栓上了?她凑到门缝儿前往里偷瞧,开始看不清什么,适应一会儿,似乎感觉屋子里有点儿淡淡的莹莹绿光!灵儿心中大喜,莫非是迷幻草?

她用力一推房门,门后啪一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倒下了!她吓了一跳,本能的想拔腿就跑,一迈步又觉得这样不妥,孙大厨一回来就知道自己来过,到时候自己就完蛋了,不如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再想办法把那机关恢复原状!

于是,她缩回去,小心翼翼的跨过门槛儿,然后掩上门。她草草扫视一圈,顿时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只见二三十平米的房间里原本布置简单,只有一床一桌一凳,但剩下的空间却寥寥无几,因为那里被几个大大的木箱填满;还有床脚那地方,一个被黑布蒙住的东西正在发着莹莹绿光!

灵儿不自觉的走向那光源位置,静立片刻,努力控制情绪,颤抖着手将那黑布一揭,一丛晶莹剔透的绿色植物顿时跳入自己眼睑,只见它叶小而厚,如一颗一颗米粒儿般,正是之前在院中见过的迷幻草!

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这东西果然是孙大厨种的!想起《百草集》上关于此草的描述,灵儿赶紧从怀里掏出手帕,挑下端不易发现的位置摘了些小米粒儿的叶子,包好塞进怀里。然后她站起来准备去看门口的东西,却一不小心撞到床沿儿上。

“咔咔咔~~~”屋里不知何处发出响声?灵儿吓得几步蹿到门口,靠墙站着一动不敢动。几息功夫过后,那咔咔咔声总算停了下来,灵儿顺着发出声音的方位找去,发现其来自床侧一帘子后,照理那一般是屋里放置恭桶的地方。

她稍稍犹豫,缓缓掀开帘子,竟然发现其后有个一平米大小的方形黑洞,隐隐还能看到通往下方的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