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04章 地道

第一零四章 地道

这是什么状况?这地道通往何处?是孙大厨自己挖的?还是本来就有?要不要下去看看?万一被抓到怎么办?……灵儿脑中一长串疑问,满心好奇却又有些害怕!

她犹豫半晌,为安全起见,决定还是暂时不下去。她回到床边,在花盆旁的床沿儿上摸索半晌,总算找到个不显眼的凹槽,往下一按,帘子后又是一阵咔嚓咔嚓响,等声音消散,进去看,里面只有一个恭桶,还有点儿臭臭的味道,完全看不出下面有地道!

然后灵儿用黑布按先前的方式小心翼翼的盖好那株迷幻草,轻手轻脚摸到门口,寻找方才推门时发出声响的东西。找来找去,原来是把长把儿的锅铲,按其长度和门上的痕迹估计,那锅铲应该是挂在门后,一端卡在附近木箱上的。

她将锅铲挂回去,试着调整位置,让自己出去之时正好能让其恢复原状。当她把锅铲一头卡木箱棱上时,意外的发现那木箱特别眼熟?

灵儿盯着看了半晌,突然一惊,这箱子大小形状颜色跟储藏室里那几个大木箱简直一模一样!先前回来前明明看见那几个木箱完好无损的放在储藏室里,怎么跑这里来了?她围着木箱转了几圈,还特地查验了那锁头,真的一模一样!怎么回事?

她正在疑惑之际,外面院子似乎有响动,一阵咚咚的脚步声后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小石头、小石头,快起来,孙师傅叫你过去帮忙!小石头!……”

灵儿吓了一跳,偷偷从门缝儿往外偷看,那是刘管事的手下,偶尔来给孙大厨传话,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不过却是个脾气暴躁、不易相与之人!

嘭一声巨响,灵儿房间的们被那伙计一脚踹开,他嚷嚷着冲进去:“喂,小石头,叫你了,听见没有?再不去……咦,怎么没人了?方才明明看他往这边来的!”

那伙计从屋里出来,在院中四下张望一番,又喊了两嗓子,还挨着门敲了一遍,灵儿躲在门后大气不敢出,只能静待那人离开。

果然,伙计没找着人,有些生气的骂了几句,便大步出了院子,啪一声摔上院门后扬长而去!灵儿拍拍胸口轻轻吐口气,看来自己真不适合干这鸡鸣狗盗之事,丁点儿响动就能把自己吓得心都跳出来!

她平静一会儿,猛然发现自己处境相当不妙,方才那伙计过来走一趟,没找着自己,肯定去孙大厨那里复命了。自己现在出去,要是被人看见,怎么解释?不出去,待会孙大厨回来,不是把自己逮个正着?还有,这屋里的迷幻草、地道还有这大木箱怎么解释?

灵儿犹豫再三,直觉如果现在出去多半就没机会回来了,不如…趁着现在没人,去那地道里探探,兴许还能找到离开酒楼的路!至于如何教训颜家人那边,还是先保住小命儿再说!

于是她揭开盖住迷幻草的黑布,借着那微弱的绿光找了油灯,然后打开地道,点了油灯,小心翼翼的走了下去。石梯往下二三十步后便是平地,右手边的墙上有个拉环,看那拉环的链条往进口方向延伸,应该是关门的机关吧?

她拉着拉环用力扯两下,上面咔咔咔一阵响动后,入口果然被关上了!灵儿举着油灯往前走个十来米,便发现前面有岔道。她想了想,选了左边的岔道,并在进来方向那通道的下方做好标记后才缓缓前行,再走二十米左右,便是一段往上的梯子。

上面是出口?到哪儿的?这么近?她举着油灯盯着出口方向看了会儿,似乎与方才进来的地方极其相似,出口也是个一平米大小的方块儿。

她想了想,退后十米,把油灯放地上,然后借着那点儿余光扶着墙缓缓走上梯子,直到靠近那方框位置处停住,蹲下坐在梯子上静听上面的动静儿。

叽叽喳喳、乒乒乓乓、咚咚咚……各种声音都有,外面似乎很嘈杂?那叽叽喳喳好像是动物的叫声?乒乒乓乓像是在砍骨头?咚咚咚像是走路的声音?这么乱!莫非上面是大厨房不成?

她又仔细听了会儿,突然进出吱嘎一声响,然后是沙沙沙故意放轻的脚步声,片刻后又是吱嘎一声响,一人道:“孙兄,兄弟们都准备好了,怎样?什么时候动手?”

“嘘~~~”上面沉寂好一阵才有人道:“孙兄,外面都是咱们的兄弟,怕什么?”

“小声点儿,当心隔墙有耳!”

“哎呀,哪来的隔墙?四周早就查清楚了,没事儿!”

“你这小子,早就提醒过你,小心无大错!兄弟们为这票准备了几个月,可别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问题!”

“好了好了,知道了,孙兄,算我服你了行不行?我听你的就是!对了,孙兄,那批前朝瓷器上午已经换过了,我怕大白天的抬出去太显眼,就暂时放你住的那屋子里!打算今晚夜深人静时再运出镇子去,你看这样安排可否妥当?”

“我屋里?!可有被人看到?”

“怎么可能?孙兄,我把那小子指使到院子里,一直有人看着他,箱子是从地道走的。唉,原本想就放地道里,找机会直接运走,可那地道太窄,放了箱子就堵上了,只好搬你屋子去!”

“嗯~~这样也可以!对了,后面进来这几箱瓷器,里面有些还是比较值价儿的,我已经挑出来了,你去找些赝品来换上,把挑出来那些也运走!”

“还要找啊!孙兄,反正咱们今晚就要动手,还费那些功夫作甚?照我说啊,这颜家没几个好东西,直接下它几大包蒙汗药,让他们睡个几天几夜,等他们醒了,咱们早就回山头儿上去了,还用管他怎样?”

“糊涂,直接下药,万一有漏网之鱼怎么办?”

“那也好办,直接给他几刀让他见阎王去!”

灵儿吓了一跳,上面二人的声音她早就听出来了,明明是孙大厨和刘管事!听刘管事那语气,给人家几刀似乎只是家常便饭!这家伙干什么的啊?

上面静了一会儿,孙大厨长叹一声:“你啊你啊!你这小子,就只能一辈子当山贼!”

李管事嘿嘿笑道:“孙兄,你也别说我,你不跟我一样,咱们都是山贼,当山贼有什么不好?想干嘛干嘛,没人管不用交租不用受气,回去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没钱了下山走一趟不就什么都有了!”

“唉,瞧你那点儿出息!除了吃喝还知道什么?”

“嘿嘿,孙兄,你就别损我了,你看我来颜家装孙子装了几个月,不也一样好好的,又没捅娄子!对了,孙兄,咱们花这么多时间,光拿几件瓷器怎么够?要不…咱们干脆灭了这家子,把那值钱的东西全搬山上去,岂不干净?”

孙大厨一时没有回答,半晌后道:“这颜家也算不得什么大富之家,不过听说这两年他们占了人家不少田地房产,搜刮的银子也都挖坑埋着!刘老弟,我让你查的埋藏之处可有找到?”

“这个……孙兄啊,那颜老太婆忒厉害,我们派去几个丫鬟都不顶事儿,能找的地方都找过去,硬是没找着地方!孙兄,你说颜老太婆会不会把银子存银庄里去了?”

“不可能,这点儿我早就查验清楚了,除那颜老三夫妻时常把银钱存钱庄,颜家其他人从不跨进钱庄门半步!那些银子肯定在颜家祖宅里!”

“那…那怎么办?要不…要不咱们今晚就杀进颜家祖宅去,一个不剩全灭了,再掘地三尺,我就不信找不到!”

“莽夫!算了算了,这事儿暂且放下!找不到地方也没关系,我自有办法让颜家人老老实实把吞进去的全吐出来。你给兄弟们打声招呼,今晚只运东西,不得惊扰旁人,万不得已不要伤人;其他的,等明儿宴席后我自有安排!”

“有安排?孙兄,你打算……对了,那盆子野草你养活了?”

“什么野草?那可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来的神草,明儿能不能成就看那神草起不起效了!”

“随便吧,你道理多,我说不过你!那孙兄,我这就跟兄弟们交代下去?”

“去吧!……等等,你把东西放我房里,可有给房门上锁?”

“放心吧,孙兄,你以为我当真那么糊涂?我在你房门上做了个小机关,只要有人进去肯定会留痕迹!”

“不行,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走,跟我回去看看!”

“啊?不用吧?要不咱们走地道吧?”

灵儿闻言吓了一跳,赶紧摸着墙下梯子,然后快步过去端了油灯就往地道深处跑,也不管那两人有没有进来。她端着油灯回到岔路口,选了方才没走过那条道儿,急慌慌的往前一阵小跑,幸好这边没有岔路,弯弯拐拐走了一里多,总算看见出口的石梯了!

为防万一,她如先前一般将油灯放下面,然后轻手轻脚摸着梯子上去,静听片刻,确认外面没声音才用力推那出口木板。

随着木板咔咔咔的移开,外面情形渐渐清晰起来她伸头出去观望片刻,心中大喜,太好了,这出口居然是在镇子边缘一个破旧废弃的小院之中,从这里出去,遇到人的可行性较小。

她想了想,回地道中把那油灯吹灭了揣进怀里。然后把出口移开一条缝儿,钻了出去,再盖上入口。呼~~~总算出来了!灵儿长长吐口气,站起来拍拍衣服准备离开,突闻附近似有噼里啪啦的响动,还隐隐有人说话的声音?

她四下看看,没见人影儿啊!再看地上那出口盖子,她怔愣片刻,贴上去听听,“快,快追,别让那小子跑了!”

灵儿大惊,遭了,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