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05章 洗劫

第一零五章 洗劫

灵儿大惊,遭了,被发现了!得赶紧跑!她起身就要往外冲,身后那出口的木板已经开始咔咔咔直响!天啊,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她顺手抱起身旁一块大石头往出口处一压,木板的咔咔声戛然而止,下面有人喊:“不好,出口被堵住了!”

“该死!快想办法弄开,决不能让那小子跑了!”然后木板被戳得咚咚直响,眼看没被石头压住那边已经开始突突往上冒,灵儿一咬牙,又搬起块大石头往上压。

石头落下的瞬间,她分明看到一个熟悉的脑袋冒了个头儿,然后是大声的咒骂:“臭小子,敢对老子使坏,别让老子逮住,否则老子非生吞活剥了你不可!”

灵儿一个激灵后退两步,那凶神恶煞骂人的声音不是刘管事是谁!看着被石头压住的出口木板被下面的人捅得突突直冒,灵儿的心也跟着突突直打颤!

“死小子,识相的话快给我弄开,否则老子非杀你全家……”下面的骂声越来越厉害,灵儿一咬牙,干脆把院子里能找到的大石头全搬过来咚咚咚直往木板上压,恨不得把那吐口埋死一般!

一番折腾下来,这破院之中居然垒起一座小石头山,院中的石磨、灶台,凡是用过大石头的地方全被灵儿拆了过来,先前的咒骂声也渐渐低了远了!

灵儿拍拍手吐口气,好悬啊,幸好本小姐眼疾手快,要不肯定被他们抓回去了!这群家伙,肯定是群杀人不长眼的山贼,幸好自己改装过才来了,只要出去隐姓埋名或者恢复女儿身,相信他们很难找到自己。

而颜家那边,既然有这群山贼惦记着,就不用自己费事了,相信过不了几天就有结果!灵儿对那石堆吐吐舌头做个鬼脸,转身走出院门。

山贼们果然会挑位置,这废院就在半林镇北边,门前一大丛竹林,过往行人极少,除非是成群结队、动静儿很大,一般人都不会注意这边,如此正好方便她大摇大摆离开。

灵儿捡小路离开半林镇后便往苍茫山方向去,进入苍茫山已是傍晚,她先前留了点儿衣服食物在那临时山洞中,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次日,灵儿并没有立刻离开苍茫山回家,而是在山上徘徊,猎几只野物,主要是为打听半林镇上的消息,看看颜家那边有何动静!

原本以为今天颜老婆子办寿宴,会有不少人去贺寿吃席,来山上乘凉的人不多。可结果恰恰相反,今儿中午来乘凉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大家三五成群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谈论的内容全是颜家,不过却只是些鸡毛蒜皮无关紧要的小事,诸如:颜家摆了好多好多张桌子、酒宴多么多么丰盛、来客多么多么富贵、送的礼物多么多么贵重云云。

灵儿从上午守到傍晚众人散去,依然只有这些消息,她只好悻悻而归,回那临时山洞再待一宿!

第三日,她依然在林子里晃荡,到处找人打听消息,结果还是昨天那些鸡毛蒜皮的小道儿消息,对她一点儿用处没有。第四日、第五日依然如此!灵儿有些坐不住了,很想亲自下山看看,她琢磨来琢磨去,决定明儿换个装束就下山去。

这天早上,她早早醒来打理一番,把自己改装成个文静秀气、白白嫩嫩的小男童,然后蹦蹦跳跳下山去。让她奇怪的是,以往这个时辰这山路上总能碰到些上山的猎户、樵夫或药农,今儿怎么一个不见?

一路下去,到处冷冷清清,就像封山了一样!直到来到山口的广场,总算看到几个人影儿,不过他们并不像以往那样忙着干活儿,而是慢悠悠的把马车牛车拴在木桩上后就凑到一起小声嘀嘀咕咕,脸上眉飞色舞的样子像是在谈论一件极其有趣的事?

灵儿轻手轻脚凑过去,听一年轻人道:“嘿嘿,没想到那颜家也有今天,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那一家子在咱们半林镇横行这么多年,总算遭报应了!”

旁边中年汉子道:“唉,是啊,咱们总算等到这一天了!”

“唉,你们也别太幸灾乐祸,颜家老婆子和那几个小子虽然可恶,其他人也不都那么坏!听说这次除颜家人受灾外,他们家打杂帮忙那些人也受伤不少啊!”

“活该,到处都是铺子,到处都要请人,谁叫他们哪家不好去非去颜家?哼!那些给颜家帮工干活儿的,出来仗势欺人的也不在少数!

别的不说,就说颜家酒楼那个于三儿,没去颜家前不过一个老老实实的樵夫,一进颜家没几天尾巴就翘天上去了,成日带几个小喽喽在镇上抢东西欺负人!那种人缺德事儿做多了,老天爷都看不下去,早点儿收了他免得他出来祸害人!”

“哎,听说于三也被砍了好几刀,断了支胳膊和一条腿儿,不过他命大,好像被救过来了!”

“砍得好,让他留条狗命也好,要不以前欠的债谁来还?”

“唉,算了算了,颜家这次死的死、伤的伤,家财又被洗劫一空,连房产田产都被折成银子卖光了,我看那一家要想再起来怕是不可能了!咱们就当留点儿口德,不说了!”

“哎,刘大爷,你说这事儿到底谁干的?之前一点儿风声都没有!一出事就出这么大的事!”

“谁知道了?我一个升斗小民,每日能挣几个小钱养家糊口就满足了,不关心那些!”

“刘大爷真是的,你要不关心能知道那么多消息?我看对方下手那么狠,不是寻仇的就是山贼干的!对了,听说苍茫山上有伙儿山贼,神出鬼没的很有些手段,这些年专找颜家这种上不上下不下的人家下手,每每得手都能让对方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官府追查了几十年,还带兵进山剿过多少次,结果连山贼老窝都没找到!”

“哎,你别说得那么吓人,咱们现在不就在苍茫山地界儿范围里?”

“你怕什么?那群人专找有钱人下手,咱们想被抢都还不够格儿了!”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我身上现在是分文没有!”

“哧!别那么抠抠搜搜的,没人要你的!对了,你们说……颜老太太那么厉害的人,就算遇上山贼也未必会坐以待毙!可听说前两天她一办完寿宴就自个儿去找镇长,说要把自家的房产田产全卖了,价格低不说还要折成现银,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现在颜家被抢,那些银子半点儿不剩,多半是被那群人抢走了!这颜老太太聪明一世,怎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心甘情愿把全部家底儿双手奉上啊?”

“啊?还有这等事?那颜老太婆莫非老糊涂了?”

“谁知道了?说不定是颜家人这些年缺德事做太多,被山神迷了心智吧!”……

灵儿听了半晌,心里七拼八凑有了底儿,看来不是那群人心慈手软放过了颜家,而是需要些时间,利用迷幻草把颜家掏得一干二净后又杀人灭口!这手段,真真不是一般人想得出来下得了手的!若是自己,最多不过用迷幻草糊弄糊弄颜老太婆,吓唬吓唬她,让她以后不敢再找自家麻烦罢了!现在这个结果,倒是干净了!

灵儿想了想,问道:“大叔,颜家还剩哪些人了?”

聊得正高兴的几人被这突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愣愣的盯着灵儿看了半晌,老头子拍拍胸口吐口气道:“嘿,你这小子,哪儿冒出来的?吓死老朽了!”

灵儿嘿嘿一笑,“我看爷爷叔叔们聊得开心,就来凑凑热闹,你们说的是镇上开酒楼那个颜家么?那家人最可恶,去年我娘在他们酒楼洗碗,打坏一个盘子就扣了我娘半个月的工钱,还打我娘鞭子!他们好可恶,等我长大了一定找他们报仇!”

年轻人道:“小童,你不用报仇了,已经有人帮你报仇了!前晚颜家祖宅和酒楼都被人洗劫了,颜家人死的死、伤的伤,没剩几个了!”

“真的吗?太好了!那…那颜老大和颜老二还在吗?他们最爱欺负人!”

“没了,颜家男丁除了那颜老三,其他全死光了,颜老太婆也死了,听说还是被活活吓死的!嘿,这就是作孽太多的下场!”

灵儿拍手叫好:“太好了太好了,以后我娘就不会被他们欺负了!”

“嘘~~嘘~~~小声点儿!”老者警惕的四下看看,然后拍拍灵儿脑袋道:“小娃娃,这事儿你知道就行了,回去悄悄告诉你爹娘,可千万别嚷嚷出来,要是被颜家相好的听见,把你当山贼一伙儿的抓起来就麻烦了!”

“刘大爷,你别吓唬小娃娃,颜家灭都灭了,还有谁跟他家相好?”

“嘿,你这小子,叫你小声点儿听见没?你不知道颜家那大姑爷现在正是县衙的县丞?镇上的冯家跟颜家也关系匪浅,这事儿啊,没那么容易完,不信咱们走着瞧!”

“啊?不会吧?县丞又怎样?有本事抓山贼去,在咱们面前耍横算什么本事?”

“他要有本事抓山贼早就抓了,抓不着总得找几个替死鬼吧?所以啊,你们几个毛头小子以后少说些闲话,这种事儿老朽看多了,到时候倒霉了可别怪老头子没提醒你们!”

“行了行了,刘大爷,说得怪吓人的!我们不说了还不行吗?走走,今天的活儿还没干了,咱们上山走一趟去!”几个汉子吆喝着往山上去,唯独老者留下来看守车辆牲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