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09章 暂结

第一零九章 暂结

灵儿跟着丁捕头大摇大摆的出了颜氏酒楼,衙役们吆喝着在前开路,跟在丁捕头身边的灵儿总算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做横着走,这感觉当真不错!难怪那么多人撞破头皮也想有权有势,瞧瞧,这就是好处之一不是?

颜家祖宅位于半林镇西面靠苍茫山一侧,院子挺大,结构却不怎么紧凑,倒像是一条街上好多户人家合并起来的一般,然后再在这后面盖个花园,加两间屋子什么的。

灵儿一行人到时,颜家祖宅所在的那条街全被官差封闭了,看守的衙役们见丁捕头前来,自动让出一条道儿,将看热闹的乡邻轰赶开去。

他们跨进颜家大门,转过屏风,就见地上并排摆着好几口棺材,几个妇人孩童趴在棺材上哭哭啼啼。丁捕头打个眼色,他手下的衙役便冲过去,吆喝着将妇人孩童们驱赶到一旁,然后灵儿跟着丁捕头走上前去,挨着棺材一口一口查看。

首先正中最富贵华丽的棺材,一看就知是早就准备好的,如果没猜错的话,那里面躺的肯定是颜老太太。

丁捕头走到棺材边站定,一青衣中年人便上前拱手道:“丁捕头,这是颜家老太太,身无外伤,据在下初步查验,她应是受了什么惊吓,其后又大喜大悲,喉咙中一口浓痰卡住,没及时吐出来,导致其窒息而亡!”

灵儿个头不怎么够,趁着他们说话的功夫踮起脚尖爬在棺材边沿儿上往里张望,里面那尸体虽面色乌青,五官略微变形,不过灵儿一眼便认出这确是那晚欺负自家爹娘的颜老太婆。看她穿得富丽华贵、戴着满身金银的躺在棺材里,灵儿心里直吐舌头:

老天爷对这老婆子当真不错,她以前做了那么多亏心事、缺德事,无病无灾的活到六十,说死就死,一点儿痛苦都没有,死了还要穿金戴银,莫非还想去地下享受?啧啧,也不知这老婆子积了几辈子德才能得此待遇!不过算了算了,人都死了,就不说那些了!

灵儿心里正在胡思乱想,感觉后领被人一提,抬眼居然是方才那个汇报死者情况的人!那人板着脸盯着灵儿瞧了会儿,沉声道:“哪来的小子?这里出了大事,被官府查封了,一般人不得擅入,不知道吗?你爹娘了?”

灵儿挣扎几下,四下看看,见丁捕头正挨着棺材一个一个查看,一排棺材都要看完了,灵儿焦急的大喊:“丁叔叔、丁叔叔!”

丁捕头回头看来,见到灵儿如此情形愣了一下,拎着灵儿的中年人板着脸道:“丁捕头,这是你带来的?”

丁捕头笑呵呵的过来,拉着灵儿一扯便将她扯到自己身后,对中年人拱手道:“不好意思,姜仵作,这是在下新认的小友,心思灵透,有几分聪明劲儿,方才在酒楼那边他就帮了不少忙,所以特地带过来看看!”

中年人皱眉瞪着灵儿看了半晌,本想说什么,丁捕头指着身旁的棺材问道:“姜仵作,这人是谁?为何身上脸上如此多伤痕?”

灵儿闻言好奇的趴在棺材边沿往里看,这一眼真把她吓了一跳,赶紧退回来,棺材里的人两只胳膊被砍断,被人为的放在他身体旁边,身上脸上到处是横七竖八的伤痕,那张脸已经被划得看不出一点点儿本来面目!

为何对方会下如此狠手?难道对方与此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不成?姜仵作过来往里面看了看,又回头看看旁边一群妇孺,声音平直道:“这是颜家老太太的大儿子颜大郎,生前做过不少强抢豪夺之事,与之结仇之人也甚多。

据家丁仆妇说,贼匪洗劫时,先是把所有人都集中到了院子里,又专门把颜大郎叫出来,列数他以前种种罪行,问颜大郎是否认罪?颜大郎矢口否认,如此惹怒了贼匪头子,才落得如此下场!”

“哦?原来如此!那这个了?为何表情如此狰狞?”

“这是颜二郎,以前也干过不少缺德事,听说两三个月前,他们跑去隔壁镇上欺负一户人家,谁知那户人家也不是善茬儿,他家七岁的小女儿原本痴傻,一次掉进天坑后再醒来就变聪明了,还多了份儿神力,两棍子就把这两兄弟打得腿残!

这次贼匪来袭,这厮腿还没好,贼匪把他拉出去,说是就这么砍死他便宜了他,便生生折断他四肢,这厮是被生生痛死的,所以面目才如此狰狞!”

“哦?还有这等事?那贼匪莫非是这颜家仇人不成?”

“在下不知,这就是丁捕头要查证的事了!”

丁捕头打个哈哈,突然道:“你说的那个傻姑变聪明还多了份神力之事真有其事?那傻姑家住何处?”

灵儿闻言吓了一跳,生怕那仵作报出自己的家世背景来!她正惊慌之际,那仵作道:“不清楚,这牛鬼蛇神之说本不可信,多半是那傻姑有点儿力气,被人无意夸大,一传十十传百便成了神力,这种事听听就好,还是不要当真!”

灵儿轻轻松口气,跟着丁捕头把剩下几口棺材也看了一遍。这次颜家被洗劫除了颜老太太死的都是男丁,颜家的子孙除了颜老三重伤刚被救醒外,其他基本都没了!颜老太婆的两个孙子也没逃过。

按照家丁仆妇的说法,贼匪对颜家人口了如指掌,甚至根本不用旁人指认,他们自己就能准确无误的把颜家人从人群中挑出来,又列数其以往各项罪状。因此,可以初步推断,这群贼匪定是颜家的仇人,而且此次来袭准备充分,并无半点儿蛛丝马迹。

有了结论,丁捕头等人也不用那么着急,找画师来画了不少贼匪头像,准备上报给县太爷,然后发通缉令,其他的只要有亲属来交钱认领,便放回家去。

直到傍晚,酒楼和颜家祖宅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就剩颜家几个妇孺在院中哭哭啼啼。丁捕头和师爷、仵作商量一番,决定把这些尸体都运回城里暂时寄放在义庄,等县太爷那边有了结论这些人才可下葬。

如此,颜家一案算暂时告个段落,灵儿辞别丁捕头前,丁捕头扯了块令牌给他,拍拍他肩膀道:“小子,有事拿这牌子来县衙找我,不过咱们既然是朋友,不能总是我帮你,你得帮我办件事!”

“啊?”灵儿先是一愣,然后拍拍胸脯底气十足道:“有事丁叔叔尽管说,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惜!”

丁捕头哈哈大笑,“其实也不算什么难事,耳朵过来,我告诉你!”

灵儿凑过去,丁捕头对她小声嘀咕几句,灵儿眨眨眼想了想,立刻点头答应:“丁叔叔放心,这事儿我准能办好!”

“呵呵,好,那我等你好消息!”

等送走丁捕头一行,天色已黑,灵儿一时没地方去,便找个角落换了身儿衣服,恢复以往小石头的形象,然后开始在镇上晃荡。她原本想去住店,可一进客栈门,人家看他穿得破破烂烂,还只身一人,只当他是要饭的小乞丐,二话不说把他赶了出来!

如此碰壁几次,灵儿气闷的站在街上抬头望月,算算时间,自己在外游荡已经好几个月了,现在颜家已灭,要不…今晚就回家去得了!

于是她掉头往镇口走去,路过一个岔路口时,突闻有人唤自己:“小石头?”

她本能的停下四下张望,一转头见双娘正拎着个竹篮子,带着柏二弟笑眯眯的往这边跑来,“哎呀,小石头,当真是你啊!我还以为你被贼匪们掳走了呢!哎,你怎么逃出来的?听说你那师傅孙大厨跟贼匪是一伙儿的,他没对怎样啊?”

双娘热情的拉着灵儿问了一长串,灵儿干笑两声:“双娘姐姐好!颜老太太酒宴前一天,正好我家有急事,爹娘叫我快快回去,我求了孙大厨和刘管事很久,他们才松口答应让我回去看看,第二天一大早再赶回来。

结果我第二天又误了时辰,怕回去挨打挨骂,就偷偷躲在镇上,想找机会溜进去,可惜一直没机会,所以就没回酒楼了!”

“哦?真的!幸好你没回来,要不现在……哎,不说这些,对了,小石头,天都黑了,你现在还要回家?”

“这个……我去酒楼那边等了几天,看看怎么回事?能不能拿到工钱?现在看来是没希望了,留在镇上也没意义,自然要回家去了!”

“是吗?唉!我和娘的工钱这个月也没拿到了,我娘还被官爷扣了那么久,幸好二弟遇上个贵人,帮忙把娘放了出来还没交钱!哎,对了,二弟,那贵人叫什么名字来着?”

一旁的柏二弟盯着灵儿看了半天,皱眉道:“好像啊!”

“什么好像?”

灵儿赶紧道:“双娘姐姐,时辰不早了,我家那边路不好走,我得赶紧回去了,以后有机会再聊啊!”

灵儿说走就要走,双娘一把拉住她:“哎,等等、等等,小石头,今晚月亮不好,夏天路上毒虫毒蛇又多,你一个人走夜路多危险啊,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去我家住一晚怎样?”

“这个……不太好吧?”